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玄幻武侠  »  俠醫淫者夢(四)

2019-10-15 15:14:39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217)

??
??

??
??

(四)

“我們告辭了,醫生,謝謝你長久來的幫助!”說完,它們飛出了窗外,昨天晚上冥界使者來通知我,冥界已經開始一年一度的轉世工作,我暗門里的朋友們都符合要求,于是我推它們去投胎了。怎麽說也是多年的朋友,大家還有點不願意走,畢竟在我這里不用發愁,我會按時給吃給喝的,只不過有時候要執行點任務罷了。
“翔子,你爲什麽不走呢?”我對正在吮吸我陰莖的她說。
“人家喜歡醫生,還想再同你多呆一段時間。”說完,她又把我的陰莖含了進去,涼涼的快感刺激著我,鬼的嘴怎麽會是熱的呢,不然早就被發現了。
翔子的一條舌頭變成了三條,從不同部位舔我的陰莖,每個舌頭都很靈活,然后她的頭開始上下用力的套弄起來,一條舌頭纏在我的龜頭,另一根在我的莖身上,最后一條舔著我的睾丸。
“可是你應該知道這一段時間就是一年啊。”我摸著她冰涼的臉說。
“當然知道,難得醫生你可以同我們接觸,就讓我好好替你服務吧。”翔子吐出我的龜頭說,她的三條舌頭又變成了一條,在用力的舔著我的睾丸。
“你有沒有修煉什麽技能啊?”
“當然有了,醫生,你看。”說完,她飄在空中,身體一轉,變成了另一個人,漂亮的臉蛋,大大的胸脯,渾身散發出成熟的豐姿。正是我喜歡的類型。
“不錯,那就來讓我操吧。”
我說完,翔子已經脫掉了身上變化出來的衣服,露出了豐滿的乳房,然后她坐到了我的腿上,我吮吸著她有彈性的乳頭,同時身手拉掉她的褲子,分開她的陰唇,粉紅色的陰蒂同陰道展現在我的眼前,我的龜頭用力的頂了進去,翔子立刻開始晃動腰部,處女般的陰道緊緊的夾著我的陰莖,與鬼做愛就有這個好處,她可以變化陰道。
我用力的摳著她的肛門,同時挺動著陰莖,龜頭在她的子宮里肆意的沖撞,我感覺陰莖就像有團火一樣,而她涼爽的陰道正好與我配合。
“醫生,有人找你,是松本館長,同您約好了的。”枝子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
“五分鍾后帶他來見我。”我說。
“是!”
我說完立刻加緊了運動,陰莖的摩擦速度也加快。
“醫生,不要那麽快啊!啊!!啊!!”翔子的陰道也很配合我,一緊一松的夾著我的陰莖,同時雙手從后面伸長,抓住我的睾丸,我的睾丸一緊,一陣快感傳來,然后在翔子的子宮里射了,還好她是不會懷孕的。“醫生,你真厲害,鬼都被你操的好舒服。”降子說完,站了起來,雙手用力分開自己的陰道展現給我看,我的精液從里面緩緩的流出,滴在了地上。
我吻了她一下,“替我清理好。”
她的舌頭又發揮了威力,不光舔光了我龜頭上的精液,還舔光了地板上的。“醫生,謝謝你的陽氣。下次要再找我啊!”她俏皮的說。
我走出了暗門,坐在辦公桌旁邊,不一會松本進來了,我是他的顧客,他開的連鎖書館給我提供了好多資料,這個家夥還算可以,他是個地道的左派,經常發表演講譴責右派掩蓋侵華的事實。
“醫生,好久不見了。”
“呵呵!!松本館長還是老樣子啊。”我打趣的說,其實只要是個人就看出來了,他的精神實在不太好,臉色發黃,眼窩深陷。
“開玩笑了,醫生,我的店子來了好多新的漫畫書,我明天送過來啊。”
“我們是熟人了,松本,你來不是光同我說這些的吧,有什麽事情就說吧。”我把腿擡起放在桌子上。
“我的店里鬧鬼了。”他神秘的說。
“什麽?啊 ̄ ̄”我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我給了你符咒了,你有沒有貼啊。”我站了起來,然后拍了拍衣服。
“我貼了,可是我太太從國外回來后,開始信了基督,把貼的符都拿掉了,只是在房子里放上一本聖經。”他無奈的說。
“哦?你太太?”我的腦海里浮現了一個風騷的身影,我同她太太一向不和,或者是她太太不喜歡同我這種人打交道,每次我去的時候都給我眼色,因爲我深惡痛絕日本右派,而她父親就參加過侵華戰爭,而且還是個老頑固,以前我沒有機會教訓她,現在也許是個機會。
“怎麽辦醫生?我的職員幾天前對我說,晚上有書在空中飛來飛去,我開始不相信,但是昨天我自己卻看見了,而且還聽見了有小孩子的笑聲。”他說道。
“好吧,你回去把你書店建立以前的情況給我拿來,比如你員工以前的工作,你家人以前有什麽大的變動,以及你書店的地皮以前有什麽建築等等。”
我剛說完,他就給我一個好大的袋子,“我都準備好了,里面有詳細的資料,希望你快點行動,我的太太已經被嚇壞了。希望你可以幫她一幫,以前有什麽不對,我給您道歉。”
“松本,你知道我的規矩的。”
“好的,我答應如果成功的話,我給你50萬美圓。”
“算了,看在朋友的分上,30萬就可以了,還有這錢必須由你太太付。不許用你自己的。”
“好,好,我知道。”
“好吧,你把這個符咒拿回去,貼在書店,可以暫時保你平安,明天我在聯系你。”
“謝謝,醫生。”
松本走后,我打開了他帶給我的資料,慢慢的看了起來,翻了半天沒有什麽線索,突然,我發現他給我的資料里面有一張廣告傳單,是她太太在美國渡假時候學習的基督教宣傳,我忽然有了靈感,“枝子,打電話到美國找bonny,我有事情。”
“是,醫生。”
“翔子,替我辦件事情。”我對著身后的暗門說。
“好的,醫生。”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電話吵醒了,“bonny,我昨天拜托你的事情怎麽樣了?哦!好,謝謝。”我放下了電話。
“醫生,我回來了!”
我回頭一看,翔子已經站在我后面了,“怎麽樣?一切都搞好了嗎?”
“好了,醫生,我發現……”
等她說完后,我對她說:“好了,去休息吧,鬼也會累的。”
“是啊,醫生,我昨天變化了幾次啊,以后要補償我啊。”她說完,手在我的陰莖上捏了一下。
“我會的。”我回敬的在她的乳房上用力的按了一下。
“松本嗎?今天晚上我會去你那里,不過要你太太配合我的工作,我會告訴你怎麽做的。”放下電話,我歎了一口氣,“枝子,我的衣服準備好了嗎?我現在還沒有穿衣服。”
“好了,醫生。”說完,枝子走了就來,拿著我的衣服,然后替我折好了被子。
“枝子,過來,幫我一下。”
“什麽?”枝子走了過來。
“我的雞巴還難受,替我放松一下。”
“討厭,醫生。”
枝子走到我身前,蹲下了身體,我還沒有穿褲子,她熟練的拉下我的內褲,然后雙手靈巧的開始套弄我的陰莖,上下的捋著我的包皮,“醫生,你還沒有去廁所吧,你的雞巴今天特別的大啊。”
“那你還不快點。”
我說完,她的舌頭就開始挑逗我的尿眼,我坐在了床上,她的頭趴在我的雙腿之間上下的動著,舌頭在我的龜頭同包皮之間來回的舔著。
我沒有忍耐,因爲還有事情要辦,所以我按住她的頭,陰莖用力的沖刺著,龜頭頂著她的喉嚨,她任由我抓住頭,雙手把玩著我的睾丸,不一會,我就射出了精液在她的嘴里,她的喉嚨蠕動著,喝下了我的精液,然后她伸出舌頭替我清理了龜頭同睾丸,又順便舔干淨嘴角的精液,“醫生,今天爲什麽這麽快啊。”她站了起來。
“我有事情,改天再慢慢來。”我親了一下她的耳朵。
我走出了診所,走在大街上,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松本書社,他的店子離我的診所不太遠,過三個街區就到了,實№也有幾公里了,我進了書店。“先生,要幫忙嗎?”我正在浏覽書架上的書,一個甜甜的聲音響起,我回頭一看,是個服務小姐,人很漂亮,臉上挂著笑意,眼睛眯在一起,傳統的日本女生。
“帶我去見你的老板。”
“請問你有沒有預約?”她身體前傾,問我。
“呵呵,預約,只有他找我才用預約,我找他就沒有必要了吧。”
“可是……”她還要說什麽,一支手搭在她的肩膀,“不用了,他是我的vip客戶。”松本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站在了她的后面,小姐笑著退下了。“醫生,你不是說晚上來嗎?”
他笑著說。
“我現在來觀察一下,情況,就在這間屋子嗎?”
“是的,是我生意最好的一家。”
“帶我四處看一下。”
松本帶著我在店子里走了起來,這個店子很大,“昨天我在四處看的時候,剛走到體育報紙這里,書就飛了起來,還有小孩子的笑聲出現,我嚇的立刻跑回了家里,可是當我回去的時候,我太太已經站在門口,雙眼發呆,在那里傻笑了。”
他帶我到了體育類書刊前,我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鈴铛,挂在了架子上面,“等一下,你拿把椅子放在這里,帶你太太來,坐在這里,你自己在家里什麽也不要做了,看看電視就可以,記住,千萬不可以接任何電話。”
“好了,我現在就去辦。”
下午五點左右,松本就打佯了,他太太已經坐在架子旁邊,在那里保持一個姿勢都2個小時了,“醫生,我就看你的了,我太太的父親已經準備好了錢,只要她一恢複神志,錢立刻彙進你的帳戶中。”
“好了,你先回去,這里就交給我了。”我拿出一團紅色的絲線纏在了她老婆的身上,“夏子,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松本對他已經神智不清的太太說,說實在的,他們的樣子真的不太配,不過居然可以生活這麽多年。
松本離開后,我在架子上找了一本漫畫然后坐在旁邊看了起來,我看漫畫還是很投入的,幾本書看完已經8點多了,外面亮起了燈,夏子還是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我伸了一下腿,然后站了起來,屋子里的燈我已經都關掉了,我走到夏子跟前,她沒有表情的看著我,我伸手在她的大乳房上面捏了一下,她的臉上居然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真是個蕩婦,我的手從她的子里面伸了進去,隔著胸罩開始撫摩她的乳頭,她的乳頭也不小啊,居然在胸罩頂起了尖尖的一快。
我正要撕開她的衣服,忽然屋子里的燈亮了,然后又熄滅了,不一會又亮了,就這樣一亮一暗的,最后所有的燈“啪”的一聲暴了。接著一陣天真的笑聲由遠及近,最后到了夏子的身邊,一本《喬丹精選》飛了起來,而且是向我飄了過來,書到我身前,停了下來,我伸手過去抓住了書,笑聲又響起了,是個女孩的聲音。
這時候整個架子飛了起來,向著夏子砸去,但是架子在接觸夏子的瞬間彈開了,落到了地上,另一個架子也向她飛去,結果一樣,看來我的法術起了作用。
我正在思考的時候,一個人影一閃出現在我的面前,燒的焦黑的皮膚,還有好多蛆蟲在上面爬,臉上已經分不出哪里是子哪里是眼睛了,它慢慢的向我移動。“哈哈!!”我笑了,它停住了腳步,“即使是鬼你不用變的那麽醜啊!”
我說完,一道亮光一閃,然后我在看在我眼前的是個天真,活潑,漂亮的女孩,“叔叔,可以把那個給我嗎?”她的手一指那個鈴铛。
“當然可以。”我取下了鈴铛遞給了她。
“叔叔,你怎麽不怕我?”她咬著手指問。
“你可以告訴我你爲什麽要來這里嗎?”我問,她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淚,我知道她想起了不開心的事情,“不想說,就不要說了,我大概明白了。”
“哦?你怎麽知道?”她擡頭問我,眼睛里露出懷疑的神色。
“你是松本的女兒,是他在2年前同一個妓女私生的,后來你媽媽帶你移居美國,而在幾個月前,松本同她太太一起去美國渡假,其實松本是去看你的,你媽媽已經去世,松本想接你回來,但是不知道怎麽的被夏子發現,也就是他的太太,夏子又在美國接受了一個所謂基督教,其實是個邪教的迷惑,在他們的教派活動的時候,你爸爸被人施了催眠術,使他忘記了你的事情,夏子秘密的綁架了你,然后把你當成祭品燒死。而且他們還吃掉了你的肉身,以至于你的?魄跟隨你的肉身來到了日本。”
“叔叔,你怎麽知道的?”
“我調查了夏子在美國的活動,還委托我的美國朋友調查了有關于那個邪教的資料,知道了情況,而我的另一個朋友從夏子的身體里取到了你的DNA,于是猜到了經過,因爲她是你爸爸的妻子,所以你在之前只是嚇她而已,今天看到她出現你想殺掉她是吧!”
我說完了,她趴在我的身上哭了,“叔叔,我現在不知道怎麽辦才好,”
我摸著她的頭說:“不要擔心,那個可惡的女人我會處理的,你是想在你爸爸身邊呢還是再次做個人呢?”
“叔叔,我想做人,我不要那樣的爸爸,雖然不是他的錯,但是如果他真的想我的話,就催眠根本就不起作用。”
“說的對,那好吧,你帶著我的鈴铛到寬永寺,那里自然會又人幫你的。”
“謝謝,叔叔!”說完,她拿著鈴铛消失在空氣里。
我回頭看著夏子,“也許我不應該救你,不過現在你得幫我了。”說完,我扯下她身上的紅線,然后撕碎了她的衣服,她仍然坐在椅子上,我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后我騎在她的胸上拉開拉鏈,我掏出陰莖塞進了她的嘴里,她沒有配合我,只是張開嘴,任由我陰莖插進。哦!我突然想起了她現在的情況,我又拿出了項鏈,在她的眼前晃動著,她的眼睛盯著我的項鏈來回的移動,“你現在是個妓女,是個妓女。”
“我現在是個妓女。”她重複著我的話。
我再次將陰莖塞進她的嘴里,這時候的她開始舔動著我的龜頭,雙手也開始撫摩著我的睾丸,舌頭不斷的掃過我的龜頭,我的陰莖被她熱熱的唾液包圍了,她的乳房在我的屁股下面,我脫下了褲子,再次坐到她的乳房上,她的乳頭被我坐的變了形狀。我的手指從她的內褲側面伸了進去,摸上了她的陰道,她的陰道分泌了好多的水。
“啊 ̄ ̄ ̄ ̄ ̄ ̄啊 ̄ ̄ ̄ ̄ ̄先生 ̄ ̄ ̄快來吧 ̄ ̄ ̄ ̄ ̄”她發出了呻吟聲,我扯下她的內褲,她的陰唇張的很長,兩片陰唇覆蓋了陰道口,我撥開她的陰唇,伸手進去感受她陰道的熱度。“啊 ̄ ̄ ̄先生,你的手好厲害。”她在那里發出了聲音,就像叫春一樣,我用力的扯動著她的陰唇,“啊 ̄不要 ̄”陰唇已經被我扯出了血。
我分開她的腿,然后扶著陰莖用力的一頂,陰莖全根進入了她的陰道,龜頭更頂進了她的子宮,她在我身下開始猛的晃動著身體,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的包圍下開始了抽插,“啊!!啊!!!啊!!哦!!哦!!”她有節奏的叫喊著,我壓在她的身上,十個手指用力的扣著她的乳房,然后我用牙齒用力的咬著她的乳頭,乳頭被我咬的腫了起來,乳腺也被我捏的發青。我的陰莖仍然有力的沖擊她的陰道和子宮,她的身上出了汗,摸起來滑滑的好舒服。
她已經被我干的失去了理性,嘴里說著奇怪的話,口水從嘴角流了出來,我把陰莖從她的陰道里拉了出來,然后對準她的肛門插了進去,有點痛,她的肛門還沒有被用過,便宜我了,我毫不可憐的猛力抽插,她在我身下大聲的叫了起來,我沒有利她繼續沖刺著,然后在她的肛門里射了精。
她蹲了起來,張開嘴含住我的陰莖用力的吮吸著,我的龜頭上還沾有她的糞便,她也不顧這麽多了,我用力的頂著她的喉嚨,然后在她的嘴里尿了出來,她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我又一次,插進了她的陰道,用力的抽動起來。
當晚,我們一直在做,直到她被我干的昏了過去,第二天早上,我醒來了,看著她被我干的又紅又腫的陰道口,我的陰莖又硬了起來,不由分說插進了她的陰道里又是狂插了幾百下,然后射在了里面,我替她穿好了衣服,然后清理了一下現場,剛弄好,松本就跑來了,“醫生,怎麽樣了?”他急切的問。
“當然搞定,以后你可以好好做生意了。”
“我太太怎麽還是神情恍惚啊?”
我走到夏子身前,從口袋里拿出了個藥丸放進了她的嘴里,然后對準她的臉,猛的扇了一巴掌,“啪”清脆的一聲過后,夏子清醒了,她摸著臉疑惑的看著周圍,“記得彙錢。”我對松本說,松本連聲道謝。
夏子的生命只有半年,這半年她再也不會體驗到高潮的感覺了,半年后嗎?也許她會因爲心髒爆裂而死,我只是說也許,我是醫生,怎麽可以殺人呢?哈哈!!我笑著走了出去,松本莫名其妙的看看夏子,又看看我。
“醫生,怎麽的臉色不太好啊?”枝子問道。
“昨天晚上太累了,好了,繼續給我按摩吧!”
“是!”說完,枝子的乳房貼在我的背上,慢慢的移動著,從我的脖子滑到了腰上,她的手不老實的向我的下面伸去……


??

??
??
??
??







相关文章:

上一篇:女卧底的遭遇

下一篇:調教高貴女友丹


搜索更多类似《俠醫淫者夢(四)》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