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玄幻武侠  »  淫俠戲春風-(4)

2019-10-15 15:14:40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682)
淫俠戲春風??-(4)? ?? ?? ?? ?? ?作者 元陽九鳳
[雪山豔尼]楊彩妮
[淫俠]殷俊雄回到「萬仁山莊」,一連數個月都在山莊享用內的眾女奴,包括[雪蝶]薛凱琪、周雯淇及周勵淇姊妹、曹敏琍等美人兒,被他肏操得欲仙欲死;今天他肏搗曹敏琍玉臀保護的菊穴,忽然,聽得門外傳來女子聲音:「大膽淫賊,{雪山派}前來除魔衛道,你快快出來受死。…」
[淫俠]殷俊雄正在興頭上,聽得不爽,便走到門外,正想趕人,忽然眼睛一亮,眼前尼姑容貌仍似三十餘歲,算得甚美,更令人心動的是尼姑身旁的一位嬌滴滴的美姑娘,容貌更在先前連番姦淫數女之上,明豔動人之極。
那尼姑是{雪山派}的現任掌門,武林上人稱[雪山豔尼]楊彩妮,雖然年剛三十餘歲,但武功沈穩,顯然是新一代的高手,那個美少女看來應是[雪山豔尼]的徒弟[雪魄冰姝]何傲儀,她手中托缽,垂頭站在[雪山豔尼]楊彩妮身旁。
[雪山豔尼]楊彩妮見到[淫俠]殷俊雄英偉不凡,不禁一呆,怎地這賊莊?出來的是這人,難道…也是剛巧來除魔衛道的同道中人不成,忍不住問道:「這位大俠,不知如何稱呼?」
[淫俠]殷俊雄正是要兩人這片刻遲疑,一記[淫龍翻騰]直接將[雪山豔尼]楊彩妮翻摔在地,一旁[雪魄冰姝]何傲儀還不明白什麼回事,殷俊雄另一式[毒龍探路]已將她的穴道封閉,那美少女雖然會武,但不甚高明,給殷俊雄一指點中穴道,登時暈死過去。
[淫俠]殷俊雄心中淫念早起,這時也不打話,哈哈大笑走上前去,抱著沒法動彈的美少女師徒步進內堂,準備好好享用。
[雪山豔尼]楊彩妮怒目瞪向[淫俠]殷俊雄冷喝道:「大膽淫賊,究竟你是何用意?」
[淫俠]殷俊雄先將一股{淫妖浪勁}灌注入[雪魄冰姝]何傲儀的體內,才放她在床前椅上,讓她可看著自己如可姦肏她師父,轉頭對[雪山豔尼]楊彩妮淫笑道:「本大俠名「淫俠」,不知妳可聽聞?入得我「萬仁山莊」,女子必會留下處子貞操的…哈…哈…哈…」他淫笑幾聲,忽然脫去衣袍,露出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正向著她怒瞪頂頭獨目。
[雪山豔尼]楊彩妮一聽,立即臉色大變,早聞武林中一名[淫俠],不問身份,四處淫姦仇人妻女,弄得臭名滿天下,偏偏武功極高,沒人奈得他何,但被姦淫的女子仍甘心待他如奴隸,真是離奇…,今次下山就是他半年內連姦本派幾位女弟子,兩師徒卻如此般遇上而失手被擒。
[淫俠]殷俊雄哈哈大笑︰「{雪山派}的[雪山豔尼] …妳落在本大俠手中,我自會叫妳舒舒服服得求生不得、飄飄欲仙的求死不能…哈…哈…哈…」說罷,魔手把[雪山豔尼]楊彩妮頭上的僧帽扯下來,她烏黑柔長的秀髮如瀑布般瀉在雪白的肩上,魔手幻美地東一拉、西一扯,已將她身上僧袍撕得片片剝落。
[雪山豔尼]楊彩妮在武林中給人一本正經、高傲莊嚴的感覺,但現在她赤裸裸躺在地上, 她一雙肥美肉腴的大奶子,竟如此碩大無比、足有木瓜般大小,絕非一般黃毛丫頭可比,而且肌膚雪白,與腹下一片濃黑陰毛強烈對比,令[淫俠]殷俊雄情慾高漲。
豔美的成熟韻味下,[淫俠]殷俊雄握著硬如鐵棍陰莖的魔手,不自覺捋動得更快,他低下頭來,扳開[雪山豔尼]楊彩妮胯間幼嫩淫肉窟窿察看,只見陰道盡頭還有一片薄薄白膜在內,殷俊雄滿心歡喜,高興地在嫩肉陰唇上吻著:「爽也!爽也!原來[雪山豔尼]楊彩妮仍是一位處女尼姑呀!…」
[雪山豔尼]楊彩妮不懂[淫俠]殷俊雄話中意思,只感他吻著自己閉合著的陰唇,陣陣麻癢感覺自陰戶傳來,卻不知道[淫俠]殷俊雄正用嘴巴直接灌注一股{淫妖浪勁}入自己的陰戶,[雪山豔尼]楊彩妮雙手勉力按著的頭,意圖想用力推開他,苦於受傷無力,反而像是在撫摸、鼓勵殷俊雄繼續淫糜的動作。
[淫俠]殷俊雄今天連禦三女,一般姦淫姿勢早已生厭,所以現他要在[雪魄冰姝]何傲儀眼前另創途徑為[雪山豔尼]楊彩妮破處開苞,以增加肏姦時的快感,忽然想起歡喜佛的女上男下參禪像姿勢,便立即有了主意。
於是[淫俠]殷俊雄盤坐在床上,抱起[雪山豔尼]楊彩妮赤裸裸的嬌軀放在懷裡,令她背靠自已、面向著[雪魄冰姝]何傲儀,殷俊雄雙手從後伸出、按住[雪山豔尼]楊彩妮那對肉腴豐軟的巨大豪乳,以一種奇異的韻律搓、揉、捏、揸,把白晢軟滑的大奶子搓成不同的妖淫形態;[雪魄冰姝]何傲儀不知道[淫俠]殷俊雄正用淫糜的手法挑撥[雪山豔尼]楊彩妮體內那股{淫妖浪勁},令她體內的淫穢慾火狂飆,只見她媚眼開始變得迷離,瓊鼻、櫻唇嗡張無聲、卻氣喘急吟,何傲儀更清楚看到楊彩妮雪肌玉膚漸漸透現出霏淫的綺紅。
看見師父赤裸裸的嬌軀被[淫俠]殷俊雄盡情褻玩,[雪魄冰姝]何傲儀感到羞澀不己,但不知道怎麼說、她竟被這淫穢不堪的情景吸引著,身體感到有灼熱氣流遊走,不想看、仍閉不上眼睛;接著,[雪魄冰姝]何傲儀看見[淫俠]殷俊雄又捉緊師父的腰枝,雙手用力分開她的雙腿後,反掌把[雪山豔尼]楊彩妮腹下的一片濃黑陰毛用手刀刮光了。
這時[淫俠]殷俊雄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由[雪山豔尼]楊彩妮股溝鑽出來,她感受到那灼燙而粗糙的陰莖緊密貼著自己的大陰唇,氣機相吸之下,她體內那股{淫妖浪勁}更是像癲馬亂跑,令[雪山豔尼]楊彩妮的顫動酥穴更酥痕!大量白濁、粘稠的液體由光溜溜的小蜜穴滲瀉著。
[雪魄冰姝]何傲儀看到師父白晢豐軟的陰戶前,那粗筋漲凸的黑色大肉棒不停撩動,沾濕了白濁色的淫水,知道[淫俠]殷俊雄將要姦淫師父,只見他將[雪山豔尼]楊彩妮兩條修長的玉腿、放在自己腰旁兩側、像騎馬一般,那大得恐怖的大龜頭對準師父濕淋淋的陰唇,只待他雙手用力拉下,便奪去[雪山豔尼]楊彩妮的貞操!
可是師父卻媚眼如絲的靠著[淫俠]殷俊雄,完全沒有阻止的表示,[雪魄冰姝]何傲儀大驚之下不禁用力掙扎,努力夾緊雙腿,像要叫喊師父甦醒、逃出他的魔掌。
不過,[雪山豔尼]楊彩妮體內那股{淫妖浪勁}影響之下,竟斷斷續續地道︰「大俠…好…好癢啊!…噢…快來肏…我吧!…不要…放過…我啊!…噢…快來呀!…」
[淫俠]殷俊雄一聽大樂,毫不客氣地淫笑道︰「嚇!…甚麼?不要放過妳?想不到{雪山山}的[雪山豔尼]平日一本正經,骨子?還是這般淫蕩。…哈…哈…
今天姦淫了這麼多美人兒,還是妳老實,第一個央求本大俠姦淫。
好…既然妳這樣想,本大俠便好好的滿足妳吧!」說罷、用力把[雪山豔尼]楊彩妮玲瓏浮凸的嬌軀拉下,那九寸多長的粗糙巨棒就開始直插入她緊窄的陰道之內!…
[淫俠]殷俊雄那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雖是寸寸而進,仍終於可戳破[雪山豔尼]楊彩妮那薄薄的處女膜,直往子宮花心鑽去;他死命不顧、完全不管皺著眉頭的[雪山豔尼]楊彩妮,抓著她的纖腰就大力的頂插起來,雖然已經破處無數,但是楊彩妮處女陰腔的緊致還是讓殷俊雄爽爆了!
可憐[雪山豔尼]楊彩妮還未來得及說「不!…噢…慢慢嘛!…哎唷…」,下體便傳來劇痛,使{淫妖浪勁}的影響力大減,楊彩妮腦袋突然清醒過來!…對她來說,這痛楚本不算什麼,但她看著自己處女貞血隨[淫俠]殷俊雄的腫脹堅挺巨根一上一落、順著粗筋漲凸的陰莖而流下,知到自己的清白女貞被殷俊雄玷汙,不禁悲從中來,流下清淚來。
處女鮮血隨著[淫俠]殷俊雄淫糜的頂插四濺開來,雖然[雪山豔尼]楊彩妮開始被肏插時刺痛了一下,但是體內那股{淫妖浪勁}影響之下,強悍的性慾淫火讓她被肏幾十下後,就漸漸感受到快感起來,白晢軟滑的修長美腿完完全全掰開了,毫不羞恥地在女徒兒眼前,演示著白饅頭般的小酥穴不斷地接受著殷俊雄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衝擊。
「啊…大俠!喔…噢…噢…不…不要嘛!噢…噢…等下!…啊…不要停呀!哈…噢…噢…」[雪山豔尼]楊彩妮呻吟聲是最悅耳的音樂,[淫俠]殷俊雄一邊聳動著猙獰而堅硬的大雞巴,一邊捏住她兩顆漲凸的乳頭喊道:「嘿!…哈…爽吧!…嘻…嘻…唏…入曬!…唏!…唏…好…過癮啊!」
床上兩具肉體淫穢不堪的撞擊,交合處淫聲不斷響起:「唏…啪!…噗滋!噗…滋…唏…噗滋!噗滋…啪啪啪!…」
[淫俠]殷俊雄感覺胯下粗筋漲凸的大肉棒一下子火熱了起來,還暴漲了一圈!而[雪魄冰姝]何傲儀看到的,是師父[雪山豔尼]楊彩妮平坦光滑的小腹、陰阜,因為被刮光豐茂烏黑恥毛,清晰明顯地出現了一根巨大肉棒的突起輪廓,正在隨著[淫俠]殷俊雄大雞巴的頂插、而不斷的移動著,盡顯極淫穢不堪的影像。
「呵…唏!…唏…呵!」近千下完全插入的淫糜活塞動作之後,[淫俠]殷俊雄雙手托起[雪山豔尼]楊彩妮的翹臀,一邊揉捏著柔軟的臀肉,一邊站起來、讓她的赤裸裸的嬌軀掛在自己的大肉棒上;[淫俠]殷俊雄繼續挺動著臀部,起身問[雪魄冰姝]何傲儀道:「看到嗎?妳的師父多麼過癮啊!…」
兩人肉體的撞擊聲就在面前數寸處不斷響起,[雪魄冰姝]何傲儀不單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師父[雪山豔尼]楊彩妮的小酥穴吞噬著[淫俠]那猙獰而粗糙的陰莖,更可以嗅到兩人性器磨擦時產生的怪腥味道!
「入曬啦!…哈…妳師父的子宮擠得…我灼燙的大雞巴好爽啊!…嘻…嘻…」[淫俠]殷俊雄舒服得呻吟說著,魔手上不斷的把[雪山豔尼]楊彩妮擡起、放下!巨大肉棒上的漲凸粗筋在她嬌嫩的肉腔中不斷摩擦著,可憐的[雪山豔尼]楊彩妮雙手沒東西把持、抱住,只能淩空飄舞般的無力呻吟著,無奈力竭氣衰,陰唇又早已被粗壯而堅硬的陰莖翻開,怎樣扭動收緊,亦不能阻止殷俊雄頂插。
如此淫穢不堪的活塞動作,看到[雪魄冰姝]何傲儀悲痛絕望,卻大大增加[淫俠]殷俊雄虐待[雪山豔尼]楊彩妮的快感,只是淫僧這式[站馬頂天勢],必須女方主動策騎、套壓,才能令男女雙方暢快淋漓、同登極樂;但現在[雪山豔尼]楊彩妮毫無性交經驗,殷俊雄每下要靠自己拗腰、胯間兇猛的巨龍擡頭向上狂插,將她整人頂起、才產生刺激快感,不免煩悶無趣,加上[雪山豔尼]楊彩妮的陰道滋潤分泌較一般少女為少,兩邊陰肉壁稍為枯燥,殷俊雄灼燙而粗糙的陰莖每次插入,都要用鋼硬的大龜頭鑽開陰壁才能稍作前進,故抽插越多、越磨得大龜頭的硬溝隱隱作痛。
[淫俠]殷俊雄肏插得滿不是味兒,索性邊肏邊行到[雪魄冰姝]何傲儀,一把將[雪山豔尼]楊彩妮放下推倒,跌在美少女身旁。
[淫俠]殷俊雄見到[雪魄冰姝]何傲儀臉紅氣喘、玲瓏浮凸的嬌軀不自然地顫,忽然靈機一動,知道先前灌入她體內那股{淫妖浪勁}的影響之下,已是慾念狂飆,就伸手進何傲儀的胯間,果然是濕淋淋的一大片了;[淫俠]殷俊雄把何傲儀小穴滲瀉著的蜜液直往自己陰莖上抹,又強行分開[雪山豔尼]楊彩妮緊密的陰唇,用手指把那白濁、粘稠的陰液抹向緊窄的陰肉壁,他還恐滋潤不足,又吐幾口唾液,然後把楊彩妮白饅頭般的小酥穴墊高,猙獰的大龜頭對準嫩滑的小淫肉窟,雙手抓住那一對碩大無比、足有木瓜般大小的大奶子,再開始毫不留情地肏姦。
「啪!…唏…噗滋!噗…滋…唏…噗滋!…噗滋!…啊…」經過大量粘稠淫水、唾液的滋潤,[淫俠]殷俊雄這次再深入肏插,果然流暢順滑得多了,每次挺腰前進,九寸多長的兇猛巨蟒順著白濁粘稠的液體直衝到陰道盡頭,子宮花心亦撞得啪啪直響。
「嘩!…竟懂吮住…本大俠龜頭的硬溝不放!…噢…小淫尼…想不到還懂得這一招…噢…噢!爽啊!…噢…」[雪山豔尼]楊彩妮被[淫俠]殷俊雄姦淫蹂躪,本已悲不自禁,自己一生嚴尊蕩然無存,因為體內那股{淫妖浪勁}的影響之下,被他灼燙而粗糙的大肉棒不停肏操、抽插,弄得陣陣飄飄欲仙的高潮襲來,酥麻的陰腔每條神經一下一下被拉扯,刻意提醒著楊彩妮正被眼前的人姦淫著。
其實[雪山豔尼]楊彩妮美貌絕豔,到底已過三十,雖然[淫俠]殷俊雄對她興致甚大,但邊旁還有一位美少女待他破處開苞,故想早點了事,便即加速胯間粗糙而堅硬的兇猛巨蟒抽插,火灼的大龜頭在楊彩妮痙攣顫動的酥穴不斷摩擦,白濁粘稠的精液泄出。
[雪山豔尼]楊彩妮白晢軟滑的嬌軀雖不能動,但陰壁肌肉被肏磨得鼓脹、增加了彈性,緊迫地夾得[淫俠]殷俊雄龜頭並不乾澀,陣陣快感更增姦淫勁道,雙手如策馬執疆、不自覺用力扯捏楊彩妮肥美肉腴的大奶子,把她肏姦至上半身也扯動得起伏不定;插過百下後,[淫俠]殷俊雄毫不保留地挺盡胯間粗糙的大肉棒說:「喔!…小淫尼…嘖…就讓本大俠的精液填滿妳的子宮吧!…噢…待將來妳在{雪山派}生個乖兒子…嘿…嘿!…教他…佛道雙修!…人們知道妳如何普渡眾生…好不好?…哈…嘻…嘻…噢…」
[雪山豔尼]楊彩妮正享受到快感無比的刺激,一聽不知所措、惶然大懼,雖口不能言,仍含糊說道︰「哎!不…不要呀!…噢…求…求你…不要射…在?面嘛!…」不過,她的玉臂、兩腿卻緊緊的纏住[淫俠]殷俊雄的雄腰!
[淫俠]殷俊雄順勢將大龜頭用力插在[雪山豔尼]楊彩妮陰戶深處,再也不把持住,火灼的白濁淫精沖過陽關、加壓狂射而出,大量濃濁精液就在楊彩妮陰道內瘋狂泄射,把那從未肏過的子宮滿滿填塞的。
[雪山豔尼]楊彩妮本想說︰「不要…啊!…放過我吧!…噢…您呀!」雖極力想推開[淫俠]殷俊雄,可惜在體內那股{淫妖浪勁}的影響之下,反而更用力摟抱著殷俊雄,久旱的子宮自動發揮接受作用,對他怒射的灼燙精液全數接收、緊緊鎖在子宮?面,[雪山豔尼]楊彩妮心知一切,因姦成孕是將有的下場。
[雪山豔尼]楊彩妮絕望的神情呆滯,對於[淫俠]殷俊雄笑語毫無反應,任由他把那射精後汙穢不堪的陰莖恣意在自己嘴上拭抹。

相关文章:

上一篇:調教高貴女友丹

下一篇:學苑中的花


搜索更多类似《淫俠戲春風-(4)》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