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玄幻武侠  »  【玄幻】我不小心跑到了私有女孩都想上我的世界!

2019-10-15 15:14:43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645)
徒有雷同,純屬巧合!、、
思緒隨著視線回到我的床上,我抽出面紙處理事后的殘渣,一面回想著剛才
的妄想。

話說回來剛才那個是怎麽回事?明明沒有這方面癖好的我怎麽會産生這種奇
怪的妄想?而且我很確定我原本想要的是在電車上偷偷摸摸的跟風花結合的場景
才對,該不會是我接收了什麽奇怪的電波?

我的眼睛馀光掃過桌上,發現上面放有一本昨天閱讀過的BL書籍,上面標
題是「學長不要,電車上的人都在看」。

原來是這本害的嗎!

「咚!」突然,一聲巨響從我房間外面傳了出來。

什麽聲音?有什麽東西砸到我們家嗎?

我將褲子穿好,慢慢走向窗戶邊,探頭向窗外看卻沒有發現任何東西,一會
后我就將這件事情給抛在腦后,回到床上倒頭就睡了。

然后,在夢中,我又碰見了天使。

嗯,既然是夢的話,連續兩天都能見到天使也不奇怪吧。

「喂!那邊那個雄性人類!你聽得見我說話吧?」跟昨天一樣是那個小女孩
天使出現了。

雄性人類?是說我嗎?

「對,就是你啦!我現在要說的是對你很重要的事情,你現在給我仔細聽好
了!」

讓我好好睡,別吵。

「你現在就在睡覺啦!給我仔細聽啦!喂!喂!」小女孩天使沒禮貌的聲音
逐漸遠去。

然后夢就醒了。
預知后事如何??請回複!!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早晨的陽光流進我的房間時,進入我的腦袋內的第一件想法就是今天要怎樣
整未央。感覺剛才好像做了什麽奇怪的夢,不過已經想不太起來內容了。

進入未央房間,小心的拉開被子。跟我想的一樣,今天未央也是穿著內衣褲
就直接睡了。

這傢夥的雙腳相當不雅觀的呈現O字型,往上移可以看見藍白條紋的胸罩跟
內褲,與碧衣學姊和璃子的胸罩比較起來感覺很普通。

嗯,沒啥好鑑賞的。

「起床了!」我將棉被蓋了回去然后若無其事的用手刀叫未央起床。

我跟未央搭乘同一班電車,在車上看見了瑞希老師。

「早安。」我跟未央一同向瑞希老師打招呼。

「早安,雪斗。」瑞希老師走近我,因爲電車擁擠的空間的關系,她的巨乳
已經稍微碰到了我的身上。瑞希老師跟昨天的偷窺狂一樣,都是難得一見的巨乳
呢。

「雪斗,你還是坐男性專用車廂比較好。」瑞希老師說「最近還聽說有癡女
集團出現的樣子,身爲男生的你要是碰上可是很危險的。」

「知道了。」我應聲敷衍瑞希老師,自從被風花襲擊過以后,我現在已經是
刻意在搭乘一般車廂了,聽到瑞希老師這麽說反而還起了想看看那個癡女集團的
念頭。

學校的一整天都沒什麽特別的事情,欣賞著女同學們毫不掩飾的內褲,跟男
同學聊著不熟悉的服裝、電視節目等話題,我開始能習慣這個世界的生活了。

午休,我正要走向學生會辦公室的時候,一對紫色頭發的雙胞胎姐妹出現在
我面前。

「喂,你,能不能過來一下。」雙胞胎的其中一人向我說道。她們一人扎了
個漂亮的馬尾,一人則綁了可愛的雙馬尾,是對美麗的姐妹花。

「什麽事?」我問。

「過來就知道了。」印象當中曾經在原來的世界聽三太郎提起過她們,單馬
尾的是姐姐,雙馬尾的是妹妹,好像有在外面溷太妹的樣子。

咦?溷太妹的?

就在我剛剛才意識過來的時候,姐妹兩同時勾起了我的手臂,強行將我拖進
附近的女生廁所中。姊姊將門關上,妹妹將我壓在牆壁上。

「你們是誰?」我問。

「你不認識我們,但是我們可是對你很熟悉喔,你可是我們晚上的配菜
喔。」姐妹兩人露出了看著獵物般的笑容。

「配菜?」

「配菜的意思就是說啊,腦袋里面想像雪斗你下流的樣子邊摸自己的小穴,
這時候的雪斗就是自慰用的配菜喔。」妹妹露出淫笑。

嗚,好大膽的發言,不,這個只是爲了要嚇我而說的。

「一看見本人就我下面就已經濕了,好想趕快泄一次啊。」姐妹倆人看著我
的全身上下,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在原來的世界中,就是將男生將女生強押進男子廁所中輪奸,沒想到竟然讓
我碰上了!不要!這樣子下去會懷孕的!咦?我應該不會懷孕吧。

那就盡管上我吧!

「直接讓老二插進來好像有點太無聊了,用乳交來個顔射怎樣?讓他射個幾
次以后再取下他的童貞,姊,你覺得好不好?」

「好啊,贊成。」姊姊說。

乳交的話我也贊成。

妹妹將扣住我的腋下,姐姐抓住我的雙腳夾住胸部,胸部再夾住胯下的東
西,使我成爲了完全浮空而無法移動的乳交體位。

「一下子就變這麽大了?沒想到雪斗是個色男生啊。」姐姐的乳房份量不
小,完整的將我的東西包覆起來,柔軟的觸感使我一下子就完全興奮起來。

姐姐開始將我的身體上下擺動,胸部開始摩擦著我的東西。

「嗚哇,好痛,慢一點。」因爲妹妹抓著我腋下的關系,在身體的大幅扭動
之下感覺很痛。

「會痛的話就趕快射啊,老二不是很爽嗎?待會還要換我做呢。」妹妹說,
兩人完全無視我的哀求,繼續著強制乳交。

「雪斗的老二用起來真爽啊,果然本人就是跟妄想的不一樣。」姐姐的胸部
摩擦到了龜頭上,劇烈的快感使我忍不住呻吟。

「姐姐,看來這小子也爽起來了。」

「好,那麽就一口氣讓他射。」姐姐加速摩擦的動作,腋下的痛處跟下體的
快感的反差使我再也按耐不住,白色的欲望噴瀉而出,穿過胸部撲打到姐姐的臉
上。

「呵呵呵,明明是被強暴還射了這麽多,沒想到雪斗竟然是個這麽淫亂的男
人啊。」姐姐將我的身體放下,用手背擦掉臉上的精液。

「姐姐,換手。」妹妹的手抓的不是很緊,看來是把我當做無力反抗的小男
生吧,看來隨時都可以掙脫,不過還是先觀察一陣子吧。

姐姐跟妹妹的位置交換,妹妹同樣用胸部夾起了我的東西,並且低頭含住我
的龜頭。

「嗚喔喔。」妹妹的嘴吸允著龜頭上殘留的精液,美妙的快感使我的東西再
度完全興奮起來。

剛剛才射過一次的東西又被妹妹這樣子舔著,有另外一種獨特的快感。

「第一次被舔肉棒的感覺如何?」姐姐壞心眼的問。

「嗯嗚。」我發出了呻吟聲。

「不要光是叫床啊,給我回答『肉棒好爽,請繼續用力操我淫亂的肉棒』,
不說的話就叫我妹咬你喔。」姐姐說話的同時,我感覺到妹妹的牙齒開始碰觸到
我的東西上面的皮膚,難以言喻的恐懼感傳了上來。

「嗚!我知道了,我說。」這種台詞根本就是強奸清純女高中生的片子的性
別顛倒版嘛「肉棒好爽-」

「大聲點。」姐姐命令道。

「肉棒好爽,請繼續用力操、操我淫亂的肉棒。」我羞恥的說了出來。

「呵呵,說得不錯,妹妹你就給他點獎勵吧。」姐姐說完,妹妹加速了口交
的動作。

「啊哈。」剛才的台詞使我的羞恥心喪失,我開始呻吟起來。

「又爽起來了。真是的,這樣子就不像是在強奸了嘛。喂,你給我自己扭
腰。」姐姐無意的羞辱台詞,妹妹的胸交跟口交的多重攻擊下,使我想要追求更
多的快感。

以妹妹的手爲支點,我的腰施力讓東西能往妹妹的口中送過去,明明是被強
暴但是卻又要自己扭著腰有著一種被征服的快感,不好,這樣子下去M體質會覺
醒的吧。

「要射了,要射了。」一段時間后,我感覺到第二波的精液又湧了上來,就
在爆發了前一刻妹妹的嘴離開了我的東西,噴瀉而出的精液慢慢的在妹妹的胸部
上流下。

「哇,童真老二真是爽死了,待會插進來的話一定更爽。」妹妹將我的腳放
下,並且擦拭自己胸部上的精液。

「姊,就造之前說好的,雪斗的童貞就給我吧。」妹妹說著,開始脫下自己
的內褲。

我看著妹妹的身體,接下來她會坐在我身上,強制將我的東西插入她們的裙
子中隱藏的秘密花園中吧。兩姐妹雖然口氣有點粗俗,但基本上也都是美人,沒
什麽好挑剔的,對從來沒有女性經驗的我而言,這真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情。

但是,不想要,不知道爲什麽,我不想要我的童真就這樣在這間女子廁所里
面被奪走。

「那個。」我開口說話「在做之前,可以先接吻嗎?」

「接吻?雪斗還真是清純呢,好啊。」妹妹笑著,將臉靠近我的臉頰。

很好,上當了!

「扣!」的一聲巨響,我的鐵頭功撞向妹妹的腦袋!

「嗚!」妹妹的身體向后一仰,立刻暈了過去。然后,我甩開姐姐的雙手,
反手將她壓在牆上。

「抱歉,接下來的就不行了。」趁著姐姐還沒有意識過來發生了什麽事情的
時候,「扣!」我再度往姐姐的額頭重重一擊。

向兩人道過歉並擊暈后,我趕緊離開了廁所。真是,我到底在干什麽,這可
是脫離童貞的大好機會啊!

************

將那對雙胞胎丟到腦后,我到了學生會辦公室中。

碧衣學姊還沒來的樣子,辦公室內一個人也沒有,不過辦公室的桌上比平常
多出了一個很顯眼的大盒子。

從那個盒子的樣式來看,該不會是「那個」?

我將盒子打開,果然跟我想的一樣,136張麻將牌以及替換用的六張紅色
五數字牌,連四人份的點棒、骰子一應俱全,這是一盒日式麻將組。

以前只有在電腦遊戲上玩過,實物還是第一次看到。

「啊,雪斗,午安啊。」碧衣學姐拿著便當盒進入社辦。

「學姊,這是哪來的?」我指著麻將盒說道,雖然碧衣學姊在這里是男生的
個性,不過感覺上她應該不至于把這種東西帶到學校來。

「那個啊,之前沒收的,就暫時放在辦公室里面了。」原來如此,還真想見
識下把這種大玩意帶到學校來的傢夥長怎樣。

「學姊,你會打嗎?」我問。

「啊,我還只是懂規則跟背熟役種的程度而已,雪斗你呢?」

「啊,雖然略有心得,不過-」我故意做出耍帥的動作「不是脫衣麻將我不
玩!」

話一說出口,碧衣學姊張大了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糟糕!因爲跟學姊的談話感覺太像跟男性朋友聊天就順口說出來了,但現在
可不是兩個大男生在哈啦打屁啊!

「雪斗,你剛才說什麽?」碧衣學姊的臉色變了。

「啊,那個,我開玩笑的。」看能不能想辦法打馬虎眼溷過去吧。

「不,是認真的吧!雪斗只玩脫衣麻將對吧!」仔細一看,碧衣學姊的全身
興奮的顫抖著,嘴角似乎也流下的口水,對淑女來說真不是個優雅的姿態。

「啊,抱歉,是這樣沒錯。」我被碧衣學姊的氣勢給壓了下來。

「那就來打吧!放學后來打!」碧衣學姊的眼睛閃閃發光,看來是無法避免
這場戰斗了。

然后,我打手機給未央,這傢夥跟我想像的一樣,聽見是脫衣麻將就馬上飛
奔過來;然后連絡璃子,在原來的世界我曾經看過她用手機玩日麻的遊戲,她也
很爽快的答應了。

放學后,我、碧衣學姊、未央、璃子四人坐在學生會辦公室中,拿一張高度
合用的桌子充當麻將桌,一邊洗牌一邊確認規則。

「那麽,打半莊戰,半莊結算的時候三位要脫一件,四位要脫兩件,沒問題
嗎?」見碧衣學姊跟未央勐點頭,我繼續說下去「然后,我個人想追加類似祝儀
的規則,滿貫直擊的時候也要脫一件,跳滿脫兩件,以此類推。」

「直擊?」未央問。

「就是讓別人放槍的意思,而且,胡牌的人可以親自脫放槍者的衣服,這樣
如何?」我說。

「當然沒問題!」碧衣學姐跟未央很有干勁的大喊。呵呵,果然跟我想像的
一樣,在這個世界親自脫男生衣服可是很有魅力的,簡簡單單就接受了這個條件
啊!

我的,可是想著「總有一天會碰到願意玩脫衣麻將的少女」而在麻將上下了
苦功,不只是基本的牌技,連胡牌機率、讀出別人的舍牌的這些進階技巧都下了
苦功,現在終于有用上的時候了!

那麽,碧衣學姊、璃子,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爲了這一天而鍛煉出來的牌技
吧,把你們身上的黑色制服跟內衣給一件件給脫下來,至于未央給我到一邊玩沙
去!

堆砌好牌,擲出骰子,決定造著碧衣學姊、未央、我、璃子的順序打牌。

由于第一次接觸實體麻將的關系,我花了幾局做熱身,慢慢的可以進入狀況
了。

東三局,我的莊家,寶牌東。

「東。」未央的第一打。

「碰!」立刻被我碰了出來。

這張東是寶牌、而且還是脫衣目標的雙風牌,竟然連想都不想的就打出來,
可以確定未央在麻將上只是個初學者程度而已。

碰出了東以后,手牌已經是一向聽狀態,很快就能拿下一個滿貫了!

第七巡,我已經是聽47筒的狀態,這時未央打3筒,不是我要的。

「抱歉,那張我要了。」碧衣學姊攤牌,「平和,斷麽。」

什麽!

「耶?這種牌怎麽不立直呢?」未央驚訝的說道。

「啊,的確是呢,因爲想試試看暗聽,所以就忘了,我真是的。」碧衣學姊
做出懊惱的樣子。

才不是忘記!碧衣學姊是故意這樣子做的!

現在的我是莊家,又是滿貫確定,一但讓我胡出分數就被拉開,因此碧衣學
姊刻意選用了暗聽,一邊防守一邊湊小牌來破壞我的攻勢!這才不是什麽「只懂
規則而已」的程度,很強,碧衣學姊肯定是個強敵啊!

然后,南一局,因爲碧衣學姐先前的妨礙,我沒能拉開點差,目前還是處于
四人點數相差無幾的狀態,到了第八巡。

「立直!」我丟出點棒打出1筒。聽58萬,雖然只有立直赤寶牌,但是中
了5萬的話還多一個三色同順,這是一手好手牌,看見我的態勢,碧衣學姊跟打
1筒進入防守,很好,這次不會再讓她來妨礙了。

「吃!」未央吃了碧衣學姊的9萬,打7萬,副露已經有白了,應該是打算
做只有役牌的小牌。不過,看她這種無腦進攻的模樣,應該中途就會放槍了吧。

「4條。」「啊!那張,我要榮!」就在一瞬間,未央突然攤開35條,胡
牌了。

「啊呀,真糟糕,沒想到未央你竟然聽4條啊。」打出4條的人說話了,那
是璃子。

「哈哈,總算是胡一次了。」未央笑著,從璃子那里接過一千點棒。

我端看了璃子的舍牌,這張四條是她原本要用的!

「故意的。」我問。

「不,是不小心的。」璃子露出得意的笑容,一邊洗牌一邊說道「脫衣麻將
什麽的我是沒有興趣,不過說到比勝負的話我都是會全力以赴的。」

璃子爲了不讓我胡出,故意放槍給點數最小的未央,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人
在麻將之中已經是個高手了,原本以爲她只是業馀玩玩的程度而已,沒想到璃子
竟然也是個強者!

半莊結束,碧衣學姊和璃子一二位,一次也沒胡出大牌的我三位,未央四
位。

碧衣學姊的表情充滿期待,璃子一副毫不關心的模樣,但是可以看見視線確
實有朝向我這邊。

我將黃色的領巾拉開,丟在一旁,這時旁邊的未央正在解開領帶。

呵呵呵,沒想到竟然在女人脫衣服之前自己先脫了,有意思,比起花瓶一般
的笨蛋女人,這種對手才有意思!我燃燒起來了!脫了你們!絕對要把你們兩個
的衣服給全脫了!

第二場半莊開始,東二局,璃子的莊,寶牌5筒。

「吃!」第十巡,未央打出5筒,我拿出34筒收下。這個半莊我改變做
法,以鳴牌攻擊爲主,雖然是個危險的做法,但是對現在的我並不成問題,爲什
麽這麽說呢?理由很簡單。

「發。」下兩巡未央再打出生牌,「碰!」這難得的機會再度被我拿下。

因爲未央是我的上家。

在麻將中只能吃上家的牌,而我的上家正好就是初學者程度的未央,因此我
要利用這個機會,盡情做出華麗的鳴牌攻擊,讓她們兩個想阻礙也阻止不了。

十五巡,我將摸到的赤五跟手牌攤開,「自摸!發,寶牌三,滿貫!」

「去。」碧衣學姊碎了一口,這麽一來,我取得了頭位。

東三、東四局,我皆以小牌鳴牌攻擊爲主,使兩人沒有逆轉機會,終于,到
了南三局。

「碰!」璃子拿下碧衣學姊的8筒。「吃!」緊接著拿下我的1筒,很明顯
的是筒子溷一色牌,不,舍牌中的字牌排列很奇怪,這是筒子清一色!胡出的話
至少滿貫以上的大牌!

這一巡摸到的是9筒,將旁邊的兩張9萬拆開打出。有直擊滿貫的危險,再
加上我是璃子的上家,這里出牌得小心點。

對面的碧衣學姊出牌也變得謹慎,舍牌也只有條子跟萬子。

「槓!」而未央則是暗槓7筒,「立直!」下一巡打三筒,很顯然這傢夥完
全沒有防守意識。

十四巡,我聽牌了,雖然手牌不錯,但是因爲剛才的9筒作祟,現在變成了
只能胡9筒的狀態,因爲璃子正在做筒子清一色的關系,場上不可能會再出現一
張9筒的吧,這局應該胡不出。

「嗚。」璃子模起牌思考一會,將抽到的牌打出,竟然是一張9筒!

對了,78筒幾乎已經出盡,9筒對璃子而言是完全用不到的牌,這是意外
的好運。

「榮!風牌一盃口寶牌二,滿貫!」我倒牌,這下子就可以脫掉璃子一件衣
服了。

「榮!立直,寶牌四,滿貫!」未央也倒牌,聽的是單吊9筒!而且竟然還
對中里寶牌!

「榮!七對子!2900點!」碧衣學姊也倒牌,她也是謹慎的留筒子牌做
對子,最后竟然也單吊9筒!

「等等!這樣子是流局吧!」璃子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竟然三個人都剛好單
吊九筒,這可是倒黴到極點的狀況。

「啊?流局?」未央露出不解的模樣。

「有些地方三家同時胡一個人的牌會變成流局的,不過我都是習慣不這樣
玩。」碧衣學姊解釋道。

「啊,我也覺得不算流局。」我附和,其實我平常在玩的麻將遊戲都是三家
和流局。

「那,我也認爲不算流局。」未央跟著我們兩個說。

三票對一票,璃子只能接受被脫兩件的命運,碧衣學姊對脫女生衣服沒興
趣,所以兩件都交由我來脫。

「呼呼呼。」我露出淫笑,將璃子的領帶跟鞋子脫下,順便欣賞了她胸口若
隱若現的胸部。

「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呢,雪斗。」正在我脫鞋子的時候,璃子露出了皮笑肉
不笑的表情「說得也是呢,現在的雪斗是『那個雪斗』呢。」

嗚啊,差點忘了,雖然在未央跟碧衣學姊的眼中我的行爲沒什麽,但是璃子
卻是對我的目的非常清楚的,這下子把她給惹火了。

第二場半莊結束,頻頻胡出的我取得一位,未央靠最后的槓寶牌意外取得二
位,碧衣學姊三位,璃子最后沒能逆轉,四位。

璃子脫下制服,這次總算是看清楚了她的內衣,那是一件以白色爲底,青色
花紋做裝飾的胸罩,內褲也是相同的樣子,穿上璃子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成熟美。

璃子已經是半裸的狀態了,相較之下我只脫去領帶,衣服還是完整的狀態,
后援還是相當充足,那麽,下一場半莊的目標就是衣服也是完整狀態的碧衣學
姊!

第三場半莊,東一,碧衣學姊的莊。

「自摸,七對子。」碧衣學姊漂亮的以暗聽連莊。

「3筒。」東一一本場第十六巡,我觀察了一下碧衣學姊的場面,故意打出
了一張生牌。

「榮,立直,七對子。」這張被碧衣學姊拿下,摸了里寶牌沒有中獎,學姊
懊惱的歎了一口氣,因爲錯過了能脫我衣服的機會,但這麽一來我的分數一下子
就落到了四位。

「好!這次絕對要脫到雪斗的衣服!」未央興奮的說。

不過對我而言,攻下碧衣學姊衣服的佈局已經完成,剩下的就等色情之神將
牌送到我的手中!

然后。

東一局,三本場,寶牌1萬。碧衣學姊持續連莊中,就在這時候出現了!色
情之神將牌推入我的手中。

中中中,111333萬,開場配牌就有三暗刻!

觀察著碧衣學姊的舍牌,我謹慎的下著牌。

第三巡,碧衣學姊打5條,這時我摸到了第四張1萬,不槓牌直接將1萬打
出。接著第五巡碧衣學姊打出2萬,見狀我跟著打出摸到的4萬。

「立直。」碧衣學姊在第十巡立直。「立直!」我也宣告立直,我等的就是
這一刻!

「赤五條。」因爲立直的關系,危險牌從碧衣學姊手中出來。

「榮!」我攤牌,碧衣學姊神情一變,這時她才發現中計了。

她的手牌是七對子聽3萬,而剩下的三張3萬全在我的手中,她的立直是不
能胡牌的。

而我的手牌是,111333萬44筒34條中中中,聽二五條。

「立直,中,三暗刻,寶牌四!倍滿!」我做出了難得的倍滿直擊,將可以
脫下碧衣學姊三件衣服!

根據兩個半莊的觀察,碧衣學姊的牌風傾向七對子,這場半莊開始我就開始
觀察碧衣學姊在連莊下的舍牌習慣。

隨后,從第五巡舍2萬的動作來看,應該是手上有12萬或23萬拆開來打
的,但是在我的視線中已經看見了四張1萬,因此可以推測碧依學姊手上留的是
3萬。

接下來,就是誘導學姊將七對子中最后聽的牌變成3萬了,如果手上已經有
五組對子的話,剩下的舍牌后補只有三張,萬一碧衣學姊從中選擇3萬打出的
話,我的計畫就失敗了。

幸運的是,學姊的把柄已經落入我的手中,那就是-她想脫我的衣服!對,
就是這想脫衣的欲望,讓我將學姊推入絕境。

就跟我想直擊學姊的衣服一樣,學姊也在尋找直擊我的機會。因此,我故意
放棄槓牌機會打1萬,放棄三面聽可能性打4萬,由于這兩張牌都是摸到后打出
的關系,順利營造出「雪斗手上沒有123萬字牌」的假象。

這個假象使得學姊心想「以后雪斗萬一摸到3萬,多半也會因爲用不到而丟
出」,再加上在學姐的視線中3萬都是未見牌,這些假像使得學姊最后在選擇七
對子聽牌時選擇了3萬。

最后,就是故意去聽學姊的現物五條,等待學姊放槍了。

「學姊,你先坐下來。」我讓學姊坐下,讓她把雙腳擡起,然后我連襪子一
起卸下她的鞋子。

然后,我騎到學姊身上,學姊沒有任何抗拒的意思,甚至因爲感覺到我的身
體而興奮起來,我解開學姊黑色制服的鈕扣,因爲以前就是穿這種的,所以我脫
起來特別順手,同時學姊身上的香氣也撲鼻而來,非常好聞,最后,退下她的裙
子,同時用手背感受了一下學姊纖細的美腿。

終于,碧衣學姊在我面前也呈現半裸狀態,雖然已經看過一次,但是學姊的
黑雷絲內衣也是非常好看。

「那麽,繼續吧。」碧衣學姊沒有任何難爲情的樣子,全神貫注在麻將桌
上,剛才的放槍將做莊贏得的點數全部吐出,現在處于些微落后的狀態。

東三局,我的莊家。

「榮,斷麽。」碧衣學姊攤牌。璃子故意打出了碧衣學姊要的牌,使我的莊
潦草結束。

東四局,寶牌8萬。「吃」我攤出78萬拿下未央的9萬,現在的我是萬子
溷一色好牌型。

「榮,一盃口。」這次換成碧衣學姊丟出了璃子要的牌,再度流掉我的大
牌。

可惡!這兩個人因爲知道陷入了危險狀態,所以聯手盯緊我嗎?

「自摸!立直一發寶牌三!」「榮!立直平和斷麽寶牌二!」兩人相繼胡出
大牌,因爲直擊未央的關系,未央也變成了半裸狀態。

一打二已經超出了我的牌技可以應付的范圍,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看著
兩人胡出大牌,就這樣到了南三局-南三局,我莊家,寶牌9筒。

碧衣學姊:39900(剩胸罩、內褲)

未央:7100(剩胸罩、內褲)

我:21100(剩鞋子、水手服、褲子、內褲)

璃子:31900(剩胸罩、內褲)

雖然沒有犯下嚴重的錯誤,而且還是我做莊家,但是目標的碧衣學姊跟璃子
都超過了我一萬點以上,再加上這個被盯防的狀態,想從她們兩個人手上拿下分
數幾乎不可能,結果碧衣學姊一位,璃子二位勝出,結果就會變成沒能從她們身
上剝下衣服,變成我對著她們的內衣乾瞪眼的悲慘狀態!

再加上,如果兩個人就這樣持續聯手盯緊我的話,最后我將會一次也沒能擠
進二位,落得衣服慢慢被脫光的下場!

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看了一眼配牌3455萬、13379筒、1條、東東北,不行了,這種
配牌雖然能胡出,但是沒有做大牌的希望,看來逆轉是不可能了。

第一巡,摸到的是東。雖然是風牌,但是現在不是悠閑的靠小牌連莊的狀
態,真是難辦,這里打北。

第二巡,進來3萬,打1條,第三巡,又是3萬。

怎麽回事?才不過自摸三次,某種神祕的流動!脈動湧現而出!

感覺到了!某種脈動流進了我的手牌中!

我丟出了1筒,我感覺到了,色情之神將要賜與我的某個役滿的脈動-第五
巡,進來3筒,我開始拆掉79筒。

第七巡的時候,一張5萬出現了!

3334555萬333筒5條東東東!四暗刻聽牌而且還是五面聽牌!要
是這個四暗刻成功的話,一舉逆轉,順利脫離三位!如果榮到其中一個目標,就
是役滿直擊!脫五件!兩人不管哪個的衣服都不夠賠!

「立直!」我打出5條立直。正常來說應該是暗聽,等待4萬成爲四暗刻,
不過只期待4萬的話就太浪費的這手好牌。

靠著立直榮了2356萬就有滿貫直擊的機會,如果成功直擊了碧衣學姊或
璃子的話,滿貫直擊的一件衣服,再加上三位必須脫的一件,總共就是兩件。

全裸!在這里滿貫直擊成功的話!就能讓一個人全裸!

來吧!放槍吧!碧衣學姊也好、璃子也好、還是不重要的未央也好!打出萬
字牌!讓我成就這個四暗刻吧!

「兩條!」「槓!」未央做了大明槓,新的寶牌表示是8筒,也就是說新寶
牌也是9筒。

未央做了大明槓后,做牌型開始會綁手綁腳,還沒有新的副露以前還不用太
在意。

從碧衣學姊的舍牌來看,她又是七對子牌型,就算已經聽牌了也只聽一張
牌,就聽張數而言我是她的五倍,也不是我的對手。

第十一巡,璃子已經開始直接將摸的到牌打出。

第十四巡。

進來的牌是張九筒。

雖然場上還未見,又是雙寶牌,不過是偏張牌的話還勉強可以通過吧。

「九筒。」我將牌丟出。

未央的眼睛發光。

「榮!」未央攤開手牌。

123萬1239筒發發發槓2222條!沒想到竟然是字牌暗刻單吊9
筒攻擊!

什麽!我竟然放了這傢夥雙寶牌,未央的手牌是發寶牌五,跳滿!

我要被這變態脫兩件!

「哎呀,運氣不錯。」碧衣學姊說著,手上施力,上面的七對子牌倒了下來
「榮。」

99萬22449筒11條南南北北,也是單吊9筒攻擊!分數是七對子寶
牌4,跳滿!

我也要被碧衣學姊脫兩件!

「呵呵呵,又是9筒呢,雪斗。」璃子露出了詭異的笑容「我記得-三人和
沒有流局對吧!」璃子的表情變得非常憤怒,簡直就是忍耐許久,纾了一口氣的
樣子。該不會!

「去死吧!榮!」璃子倒牌,789萬5赤578筒345789條,也是
聽9筒!分數是平和三色同順寶牌三,跳滿!

要被璃子脫兩件!

這是怎麽回事!這張九筒竟然被三人和牌!而且還是雙重寶牌!色情之神在
抛棄我了嗎!不,難道說色情之神其實是個變態女?

這一次放槍決定了結果,我總共要脫六件衣服!不夠賠!就算我硬坳說鞋子
跟襪子算兩件也不夠賠!

「我去上個廁所。」我站起身,正要轉身的時候,璃子按住我的肩膀,將我
壓在原地。

「等脫完了再去上也不遲啊。」璃子笑著說道,完了,璃子已經完全怒了,
現在我不在她面前脫光不行了「一個人脫˙兩˙件,對吧」

仔細一看,未央的口中喘著氣,已經進入變態狀態,碧衣學姊的身體也顫抖
著,眼睛直盯著我,嘴角還流下了口水,很顯然也興奮起來。

「我開動了!」未央說著意義不明的台詞撲了上來,將我壓倒在地板上。

未央幾乎是用扯的拉下我的水手服,璃子奪去鞋子,然后碧衣學姊扯下我的
長褲,一轉眼間我的身體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那麽,剩下的這一件怎麽辦呢?」璃子說,三個人都用掉了一次機會,只
剩一次,但是我身上也只剩下一件衣服,而且還是最重要的那一件。

在對局中悲慘的敗北,然后被三個半裸的女孩子議論著怎樣脫衣服,該死,
我的東西怎麽會、會因爲這種場景而硬起來啊。

「一起脫如何?」碧衣學姊提議,其馀兩人皆贊成,于是三人六只手搭上我
的四角褲,準備一把扯下。

我伸手想要制止,要是現在被扯下的話肯定會被發現我硬起來的東西,那樣
子就太丟臉了。

「真是,還在抵抗啊,這可是約定喔,約定。」璃子說著,分出一只手拉開
我的左手,碧衣學姊也分出一只手拉開我的右手。

我一次被三個人壓倒在地,已經無法抵抗了,就在我的最后的羞恥心被扯開
的那一瞬間。

「有人在嗎?碧衣同學,你在里面嗎?」學生會辦公室門外傳來了聲音,那
是瑞希老師的。

三人的行動靜止了,她們意識到自己現在在干什麽事情。
首先,學生會長帶頭玩脫衣麻將,然后,在密閉空間中三女一男同處一室。
只穿著內衣在神聖的學生會辦公室中將這個男生的衣服給剝光。而且三個人爲了
脫我的衣服,是壓在我的身上的。

順便一提,雖然我們事先有把門鎖上,但是瑞希老師是有這里的鑰匙的。

直接把麻將藏起來是來不及的!我們找出一張布蓋在桌上,並且小心不出聲
的將桌子推到一旁,大家各自撿起自己的衣服,迅速沖往旁邊的櫃子中。

「奇怪?剛才還有聽見聲音的。」瑞希老師的聲音從櫃子外面傳了出來,從
她的聲音來看,我們的掩飾工作做得很成功。

「等看看碧衣同學會不會回來吧。」瑞希老師沒有想走的意思,這下子糟
了。

回過神來,當初只是隨便找個能躲的地方,現在才發現這個櫃子的大小只是
能夠勉強擠進四個人而已,現在我們四個人的身體互相緊緊的貼著。背后可以感
覺到碧衣學姊的胸部,左手邊可以感受到未央的呼吸,而我的臉貼上了璃子的胸
溝中。

因爲我們四個人都是只穿著內衣褲的狀態,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們的肌
膚,無論哪個都是光滑細緻,感觸非常美妙,我的東西瞬間興奮起來,並且頂到
了未央的身體。

「哈呼……哈呼……」未央感覺到我的東西,身體顫動了一下,然后手假裝
不經意的移動到我的東西上。

「沙沙。」然后,假裝在調整身體位置,未央的手隔著內褲握住我的東西,
並且緩慢的撫弄起來,這淫水上腦的變態女!不會看時間點的嗎?

「呵……呵……」碧衣學姊的喘息聲從我背后發出,我感覺到她悄悄的把自
己的私處往我的大腿上靠。

想要伸手阻止未央,但是在活動空間太狹小的關系,我的手一動就會碰到璃
子的身體,因爲對璃子知道我的事情,對她還是有些顧忌,所以還是不要亂動的
好。

瑞希老師還是待在辦公室中,未央的騷擾也在持續著。

未央的手按上我的胸部,假裝是不小心碰到實際上是在感受我的乳頭。背后
的碧衣學姊靠的更近,我清楚的感受到她嘴唇中吐出的熱氣,不對,碧衣學姊的
行動有點怪怪的。

她在聞我身上的味道,雖然她覺得應該不會被發現,但是我已經感覺到碧衣
學姊在這麽做。

因爲還是要顧慮要假裝是不小心碰到的,未央撫弄我身體的動作是緩慢的,
再加上中午已經射了兩次,短時間內我還不用擔心會在這狹小的空間中射精。不
過我已經受不了讓這未央爲所欲爲了。

我伸出手擦過璃子的身體,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后想要去
抓住未央的手想要將她拉開。

但是因爲姿勢的關系,我的手變成沒辦法用力的狀態,雖然可以碰到未央搭
在我跨下的手,但是沒能夠阻止她的動作。

這時候,我感覺到璃子調整姿勢,將胸部往我的頭部擠,我的臉頰可以清楚
感受到她胸罩上雷絲的觸感,該不會連璃子都發情了吧!

漸漸的,未央的動作開始使我跨下有的感覺,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就要在這
個櫃子中羞恥的射精了!

終于,聽見了瑞希老師的腳步聲,她等不到學生會成員的出現,總算是離開
辦公室了!

確認瑞希老師離開后,我打開櫃子,四人一起離開擁擠的櫃子中。

好險好險,總算是脫離危機了,奇怪,爲什麽胯下有種奇怪的感覺。

「呼……呼……」這才發現未央的手還是搭在我的胯下上套弄著,口中喘著
氣,眼神還相當興奮。

「你給我回神啊!」我賞了未央一個上勾拳。

因爲這場脫衣麻將花費了許多時間的關系,回家的電車上沒能等到風花,因
爲已經很疲倦的關系,回到家后整理一下學校的課業后,我很快的就睡著了。

然后,我夢到了天使。

嗯?又是天使?不過既然是夢的話那應該都沒有什麽好奇怪的吧。

「給˙我˙聽˙好!」小女孩天使用她那稚氣的聲音表達憤怒。

是的,我有在聽。

「告訴我你在什麽位置?」天使沒頭沒腦的冒出來的這句話。

位置?我家嗎?我家是在電車站下來后往前走三個路口,一家便利商店的對
面。

「不要拿人間的專有名詞跟我說啦!告訴我你的位置啦!」天使打斷我的話
大叫。

但是我不會用天使的專有名詞來描述位置啊,真麻煩,話說回來你問我家在
哪做什麽?

「因爲你就要碰到危險了啦!我要找到你才能保護你啊!快點!告訴我你的
位置!」

完全聽不懂。

「你什麽意思!喂!聽我說話!喂!喂!」天使的聲音漸漸遠去。

然后夢就醒了,我只有隱隱約約記得夢中好像有什麽「危險」的,不過那絕
對比不上早上起床最重要的事情。

我打開未央房間的門,拉開她身上的棉被,抓住她的雙腳,然后我踏上她的
私處。

「接招!電器按摩!」我的腳開始激烈運作。

「啊啊啊啊啊!」未央發出慘叫!

果然叫未央起床最好玩了。

午休時間我再度到學生會辦公室看,碧衣學姊正認真的在處理文件。

「學姊,那盒麻將呢?」我問。

「環回去了。」碧衣學姊說「而且,仔細想想,在學校打麻將還真是不應該
的行爲啊。」

「說得也是。」我應付著說道,碧衣學姊似乎因爲昨天的事情已經很深刻在
反省了。

我跟碧衣學姊兩個人做著自己的事情,很快的午休時間就過去了。「那,我
先走了。」

「慢走。」碧衣學姊說,但是她還是在低頭處理自己的公文。

走到辦公室外面的時候,我向里面一看,奇怪的現象發生了。

前一秒鍾還在椅子上的學姊不見了!辦公桌上只剩下學姊正在處理的文件,
但是人卻消失了。

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湧上心頭。

「學姊!」我大喊碧衣學姊,希望她能回應。這是學姊在跟我開玩笑嗎?不
對!就算是開玩笑,學姐也不會這種憑空把自己變不見的把戲。

我突然想起了掉入這個世界的時候電車上發生的事情。

我趕緊往窗外一看,果然,外面的風景全部變成了黑白色調。

又來了!而且這次不是在電車上!這個現象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會回到原來
的世界嗎?還是說,我又會再跑到其他的平行世界去?

「機機機機。」辦公室外面傳來了奇怪的聲音,難道說有其他人在外面嗎?

我走出辦公室,發現了發出聲音的那個人的源頭。

修正一下,發出聲音的不是人。

那是一個不知道是機械還是生物的怪物,身形約有兩個人高,靠著腳底下的
履帶前進,它的身體周遭長著無數條的粗大的觸手,那些觸手可以自由從體內伸
縮,不知道能伸到多長。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它的頭,應該說那是一個像頭的橢圓形物體,中央有一
個圓形的洞口,那個洞口似乎是彷造女性陰道而做成的,簡直就是將自慰套安插
在額頭上!爲什麽有怪物頭上的器官要長成這個德性?那是要做什麽用的?光是
想到這一點,胯下不禁有種陰森的感覺這只怪物正好就在我身邊,然后,怪物的
頭向下一低,發現了我。

那個,觸手小姐,你跑錯地方了,淩辱向HG在隔壁棚喔。

不過這個觸手怪物當然聽不懂我說的話,它的觸手從體內伸出,朝我襲擊過
來!

快跑!我的腳害怕的發抖著,但是我還是拼命的驅動我的腳拼命逃離這里。

但是已經太遲了,我的腳剛一動,就被怪物的觸手絆倒。才剛想要站起身,
一只粗大的觸手壓住我的身體,然后我的四只感覺到了奇怪的觸感,原來是幾只
較細的觸手開始纏卷我的四肢,將之卷起。

然后,我看見怪物額頭上的穴開始分泌出的透明的液體,那究竟是什麽?恐
懼感湧上我的心頭,但是我的身體已經被制住,一動也不能動。

「去死啊!」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從耳邊傳出,一個白色的身影飛奔到怪物的
額頭上。

仔細一看,那是一個穿著白色服飾的小女孩,她的雙手拿著一只與身材極不
相襯的巨槌。

小女孩將巨槌向上舉起,然后利用下墜的力道,往怪物的頭頂揮出重重一
擊!

「機機機機!」怪物發出奇怪的聲音,纏住我身體的觸手往他的身體收了回
去,然后怪物的身體化爲粒子,就這樣消失在空氣中。

那怪物死掉了嗎?

「那個,謝謝。」我向那個小女孩道謝,這個小女孩戴著一頂可愛的白色船
型帽,兩邊有著白色花瓣的頭飾垂下兩條粉紅色的馬尾,不知道爲什麽給我ㄧ種
小天使的感覺。

「我說啊!我不是說我會去找你嗎!你怎麽還在外面亂跑啊!要是你死了害
我任務沒辦法達成你要怎樣陪我啊!」小女孩突然連珠的跑出罵人的台詞,雖然
外表很可愛,但這小鬼說話真是有夠沒禮貌的。

「你說啥啊?我認識你嗎?」我問,我的確不記得曾經見過她。

「哈?我不是這幾天一直在你夢中出現嗎?你敢給我說你忘記了!」

「啊,好像是有這印象,但是夢的內容大概都忘記了。」我回答。

「可惡!竟然真的給我說忘記了!」小女孩大罵,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啊,作夢的內容本來就很難記得清楚的。

「那個,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我問,不管怎麽說,能夠輕松打倒
那怪物,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應該是跟我身邊的異變有關系的人物。

「我叫做莉莉,是天界派來幫助你的天使!這次給我記清楚了!」這個叫做
莉莉的小天使大叫。

「啊,原來如此。」天界的天使嗎?雖然有種非現實的感覺,但是至少能夠
了解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那,這里是什麽地方?」我問。

「你說這里?這里不就是人界嗎?真是,人界怎麽都是黑白色的,真難
看。」糟糕,看來我碰上了一個非常粗心的天使。

「這里才不是人界!還有人界是彩色的!」我決定吐槽「我要怎樣才能脫離
這個鬼地方!」

「對喔,這個空間是因爲有那些怪物在才産生的。」莉莉這才意識過來「沒
問題的,應該就要恢複原狀了,啊,剛好要開始了。」

莉莉說完,我的眼前突然一花,然后,世界的色彩恢複了原狀,辦公室內也
出現了碧衣學姊,走廊上也出現了其他學生。但是,女生身上的衣服還是男性制
服,結果我還是沒能離開這個平行世界嗎?

放學后,我將莉莉帶回家中,向她詢問了我目前的狀況,這小鬼說的話非常
亂七八糟,勉強我才能釐清一些概念出來。

之前我一直認定的「平行世界說」其實是錯誤的,其實是現在的人間界受到
某種施展失敗的咒術影響,整個世界的一些設定被改變了,這部分我已經很清楚
了,就是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對性別的意識都顛倒過來了。

剛才出現的怪物也是從這失敗的咒法中産生的,它們造著本能尋找並且想要
侵犯唯一沒有受到影響的我。爲此天界特別派了莉莉來保護我,同時需要我的協
助來將人間界恢複原狀。

「那麽,我要怎麽做,人間界才能恢複原狀呢?」我倒了茶水給莉莉。

「那個啊,我聽姊姊說需要靠受精卵來施展把世界修正的法術。」莉莉一口
將茶給喝完,似乎還挺滿意的樣子。雖然是個天使,但是感覺上跟人類沒什麽差
別呢。

等等。

「你說受精卵?」我問。

「對啊。」

「換句話說,你需要我在女孩子體內中出,並且讓她們懷孕?」我問。

「嗯,好像就是這麽回事。」莉莉說,她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說「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去人間界的婦産科應該就
能找到符合的條件吧,該不會,非得是我的精子不可?」

「你很聰明嘛,就是這麽回事!」莉莉說。果然,雖然不知道爲什麽,但是
現在能把世界恢複正常只有我而已,怪不得天界會需要特別派天使下凡保護我。

「而且,還有很困難的一點就是,以前的世界只要在固定的時間射精的話就
能夠懷孕,但是這個世界的雌性只有在『自已願意』的狀態下射精后才能懷孕,
如果雌性沒有那個意願的話,不管射幾次都不會有受精卵的,換句話說你非得讓
雌性願意爲你生小孩才行。」

這讓我想起了那對雙胞胎姐妹,怪不得她們可以毫無顧忌的跟我做,原來是
因爲這個世界的女人強暴男人以后是不用擔心自己懷孕的。

一定要女性願意才能懷孕的話,換句話說我非得要跟女孩子談場轟轟烈烈的
戀愛才行,而且光是這樣還不行,還必須要能夠互許終生的程度,這樣子對方才
能夠願意爲我懷孕,對完全沒有女性經驗的我而言這實在是很難想像的事情。

「那個,受精卵取出來以后那個女孩子會怎麽樣?」我向莉莉問。

「別擔心,要是真的成功了,我會在生命誕生以前就將受精卵取出並且消除
那個雌性的記憶,對誰都不會造成傷害的。」莉莉自信滿滿的回答。

原來如此,雖然感覺有點複雜,但是聽見這麽說安心了不少。

「那麽,我應該從什麽地方開始呢?」我說。

「這個嘛。」莉莉思考了一會說道「對了,姊姊說要做射精檢查。」

「啊?」

「要確認你的精子是否正常啦,還有要拿一點回天界作檢體之類的,總之你
現在射精給我看啦!」

莉莉一點也沒有難爲情的樣子,難道說她認爲射精這種事情沒什麽大不小
的?

************

「哪有說出來就說出來啊!」姑且先吐槽再說。雖然這幾天聽女孩子說了不
少次,但是聽一個小女孩說「射精」
這種事情感覺還是怪怪的。

「咦?不是可以馬上出來嗎?」莉莉露出感到奇怪的表情。

「當然不是!」我說「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怎麽一回事吧!」剛看見莉
莉第一眼就有這種感覺,這個天使小鬼似乎對人類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怎、怎麽可能有那種事情!我、我來人間之前有讓姊姊教過了!反正就是
尿尿的地方噴出白色的精子對吧!」雖然不知道這小鬼的姊姊到底都教了她什麽
東西,但是這傢夥肯定是不懂。

「聽好了,射精是男生在跟女生親密接觸的時候,男性舒服到最高點的時候
才會出現的!所以你要我馬上出來這是不可能的!」我說。

「親密接觸?」莉莉問。

「所謂的親密接觸啊!就是……」我不知羞恥的向這個小女孩天使說了一些
小孩子不應該知道的事情。

「什、什麽!」莉莉神色大變「你、你說的是交、交尾嗎?你說的是要我跟
你交尾嗎?」

不,我想我應該沒有這樣說。

「野蠻!下流!果然人類都是低等生物!」莉莉指著我大罵著,天使都是這
樣子看待人類的嗎?

「可惡!我知道了!我做就是了!」可以請你不要一副被我威脅的模樣嗎?
突然,我的雙手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沖擊,一轉眼我的身體隨著雙手向后仰到
在地上。

仔細一看,莉莉拿出了樣似弩的武器,對我的雙手射出了半月型的發光物
體,那些東西將我的雙手固定在地上,隨后又向我雙腳射出一樣的東西,讓我呈
現大字型躺在地上。

「喂?你干麻?」被莉莉這樣一弄,我被固定住而一動也不能動。

「預防措施,姊姊說我的身體是羅莉型,所以對雄性人類特別有吸引力,很
有可能會做出各種下流的事情,所以要在你做那些事情之前讓你不能動。」你的
姊姊灌輸給你的知識還真是有夠勐的……

然后,莉莉拉開我的拉煉,拉下內褲,讓我的東西露了出來。

「好臭,真的要讓這種臭東西射精嗎?」莉莉看著我的東西露出了噁心的表
情。

「抱歉啊,因爲還沒洗澡-啊!」正當我想要反駁的時候,莉莉的腳突然踏
了我的東西,一股劇烈的壓迫感從下體傳了上來。

「像你這種噁心的下賤雄性人類竟然想跟天使交尾。」莉莉像背台詞一樣的
說著「少自作多情了,讓你這種垃圾射精,用踩的就行了。好了,快給我射精,
你這個被小鬼踩還會興奮的死羅莉控。」

「嗯?你在說什麽?」莉莉雖然說著極度厭惡我的表情,但是感覺上並不是
真的那麽厭惡的樣子,因爲我看見她一邊說還一邊偷笑著。

「姊姊說如果不想交尾的話,只要這樣子踩雄性人類並且說這些話,他們就
會很高興射精了。」莉莉說「才怪!你被你姊姊騙了!」我大叫。

「你才是騙人!姊姊是不會說謊的!」沒想到這句話真的把莉莉惹火了「給
我道歉!不然我把你這個射精器官給踩爛!」

「等等!要是你踩下去我就會一輩子不能射精啊。」我叫。

「我才不管!反正你給我道歉!」莉莉的腳掌踏在我東西的下半部上,腳跟
則是壓在我的蛋上面,說話間還加重力道,從她那種孩子氣的表現來看,搞不好
真的會不顧后果真的踩下去。

「對不起,是我亂說話。」身體被固定、要害被人制住的我屈服在這小女孩
天使的淫威之下。

「哼哼,這樣才對。」莉莉高興的說著,但是壓迫著我下體的動作還是沒有
減緩。

「奇怪了,爲什麽現在還沒有射精呢。」莉莉露出疑惑的表情「都已經踩了
這麽久了。」

「那個,不要用腳,用手幫我套弄。」我說到一半變被莉莉打斷「用手?跟
姊姊說的不一樣,其實是你想要騙我吧?」

「不是那樣子,因爲-」我正要解釋時莉莉的腳再度施力,蠻橫的打斷我的
話「不要再騙我了,告訴我怎樣才射精!」

這小鬼不僅沒有常識,而且還完全不聽人說話,這個該怎麽辦。

「快點說啦!」莉莉叫著,又開始施力。好痛!這傢夥真的踩下來啊!

「等等!我知道了。」不行了,這里只好忍耐點,稍微順著她的意。

「用腳摩擦……那里。」

「聽不到啦!講大聲一點!」

「用腳摩擦我的……那里。」我試著讓忘記現在的自己是被幼小的女孩子踩
踏著的事實。

「你說的那里是哪里啊?講清楚一點!」莉莉不耐煩的叫著羞辱人的台詞。

「嗚……」從莉莉的口氣聽起來,她不是故意想要惡整我,而是真的在問我
這問題。

「快點說清楚,我的腳要摩擦你身體的哪個地方!」莉莉又開始不耐煩,腳
底又開始施力,我感覺到我的陰囊受到恐怖的擠壓,破滅感也隨之而來。

「我的陰莖!用腳摩擦我的陰莖!拜託你別踩啊!」我屈服在小女孩子天使
的淫威之下,緊張的開口亂喊。

「喔,原來就是這根東西啊,真是的,早點說清楚不就好了,是這樣弄對
吧。」莉莉的腳開始慢慢活動,小女孩柔軟的觸感開始傳了開來。

「噁……竟然會膨脹起來,而且還變硬了,這是什麽鬼東西啊。」莉莉露出
了厭惡的表情。

「就說了,這是男生的生理現象啦。」我無力的說著。

「喔……你說的就是勃起對吧,我有聽姊姊說過。」莉莉露出很有興趣的樣
子「身體被固定在地上、生殖器官被像我這樣的羅莉踩踏著,雄性人類只要這樣
子被欺負就會興奮起來,果然都跟姊姊說的一樣呢。」

不對,完全不是這樣。但是雖然這麽想,但是我的身體已經完全在莉莉的掌
握之下,要是違逆她的意思,我的下體不知道會怎麽樣,所以不能反駁她。

不妙,這感覺。

「啊……」我發出呻吟聲,雖然莉莉的腳交沒什麽技巧,但是不斷的摩擦還
是逐漸的引導我的下體高潮。

「那聲音是怎麽回事?難道說,你要射精了嗎?就像姊姊說的,被我這樣的
羅莉天使踩到射精了嗎?」莉莉用天真的表情說著羞辱男性得台詞,樣子非常雀
躍「太好了,這麽一來總算是完成一項任務了!」

「嗚……啊。」一股排泄感隨著無情的踩踏而流出,無力的液體在莉莉的腳
下緩緩流了出來。

射精了,而且還是被這小鬼弄出來的。

「白色黏稠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精液沒錯了吧。」莉莉拿出一個小罐子,
跨坐在我的身體上,仔細的將我的精液弄進罐子中「還會黏黏的,而且好臭
喔。」

被這種連性事都半知半解的小鬼的腳給弄到射精,而且好像遊戲一樣的玩弄
我的精液,這真是太丟人了。

不過還好,家里沒其他人在,這種場面還不會被人看見。

就在這時候,走廊傳來腳步聲。

「雪、雪斗!這、這、這個孩子是誰?你被她怎麽了?」該死!是未央的聲
音!她剛好在這種時候回來了嗎!而且這傢夥似乎是因爲看見我的下體的關系,
發出奇怪的喘氣聲。

不對!比起那個,我要怎樣跟她解釋莉莉的事情!

「我射。」莉莉很順手的搭起弩弓,朝未央的額頭射出了一個金色的箭。

「哎呀呀。」未央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雖然額頭被莉莉的箭給刺了進去,但
是那個箭似乎沒有殺傷力的樣子。

隨后,未央額頭上的箭憑空消失,未央驚慌的神情也從臉上消失。

「啊,原來如此,是天使小姐啊。」未央用平常對待客人的表情對莉莉說:
「是天使小姐的話就沒關系了,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一轉眼間,前一刻還非常驚訝的未殃,現在把莉莉的行爲當作理所當然的事
情,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這是怎麽回事?」我對莉莉問。

「我剛才修改了她,讓她産生『天使莉莉現在居住在這個家』的設定,這麽
一來就可以讓她接受我的存在。」莉莉對我解釋。

原來如此,連可以直接顛倒男女性別意識的方法都有的話,在人類腦中直接
塞入一個原本不可能接受的觀念也是很簡單的事情吧。

「可以把我解開了嗎?」我問,莉莉點了頭,伸手拔出了四肢上的束縛,而
那些東西也在離開我身體的那一瞬間消失了,我起身將衣服整好。

「呼呼呼……精液精液,得到了……」莉莉哼著不知道是什麽的腔調,小心
翼翼的收藏那瓶裝有我的精液的罐子。

看見她那種雀躍的模樣,都不忍心苛責她了。以后再慢慢導正這小鬼錯誤的
觀念吧。

這天晚上,我夢見了惡魔。

嗯,既然都能連續三天夢見天使,那麽夢見惡魔也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吧。

「請問能聽見我的聲音嗎?」說話的是一個小女孩惡魔。

嗯,能聽得見。

「雖然現在您在作夢,但實際上是由我擅自干涉了你的意識,如果講『托夢
』的話您應該能理解吧。」小女孩惡魔的聲音非常沈穩,詳細的向我解釋著。

嗯,可以理解,所以說你是我的奶奶還曾祖母什麽的來的嗎。

「不,事情不是那樣。不過以你現在的睡眠狀態應該很難理解我說的話,所
以你就這樣子認爲也沒有關系。」

說得也是,那麽曾祖母妹妹,你來托夢給我有什麽事情?天國的紙錢不夠用
了嗎?

「不是的。不過詳細的事情現在講不清楚,我想請教您的府上在那里,等到
我們在人間會合之后我再仔細告訴你。」小女孩惡魔對我的話反應沒有很大,依
舊沈穩的向我解釋著。

好的,我家是在電車站下來后往前走三個路口,一家便利商店的對面。

「請問電車站是哪個車站?」

嗯,就是那個叫什麽來的,對了,叫……

然后我的夢就醒了。

清醒的時候,我只有依稀記得好像做了一個告訴別人我家在哪個電車站附近
的夢。

這天,天使莉莉很理所當然的融入我的生活之中。她穿著不知道從哪弄來的
黑色制服與我和未央兩人坐上電車一同上學。

「喂喂,那個雌性人類是誰啊?」在電車上,莉莉指著未央悄悄對我問道。

「喔,她是未央,我的青梅竹馬。」我回答。

「那麽她會願意産生你的受精卵嗎?」莉莉的問題讓我差點跌倒,看來我得
要盡快習慣這沒常識的小鬼。

「那種事情我怎麽會知道,不過大概是不願意吧。」我跟未央的關系只是青
梅竹馬,僅此而已,懷孕結婚什麽的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想未央也是這樣吧。

到了學校,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大家似乎都對于突然冒出來年紀明顯不對
頭的莉莉都沒有任何懷疑,甚至還會很有禮貌的向莉莉說「早安,天使小姐。」

天使的法術還真是厲害啊。

午休的時候,我跟璃子一起吃便當,莉莉則是啃著從福利社買來的麵包。

對了,莉莉昨天所說的事情,問看看璃子有什麽想法吧。

「莉莉,我身上的異變我已經讓璃子知道了,可以把你的事情也說給她聽
嗎。」雖然覺得沒有關系,但還是先問看看莉莉的想法。

「嗯嗯……可以喔……沒問題的,啊嗯……。」莉莉吃著麵包用含煳不清的
語調說著,看來跟其他人談論這些事情應該是完全沒有障礙的。

「怎麽了?雪斗?是什麽事情?」看見我認真的表情,璃子似乎已經大概猜
想到我要談論的話題是什麽了。

「璃子,我跟你說,其實莉莉她是……」我把我昨天晚上從莉莉那里聽來的
東西向璃子再解釋了一遍。

「原來如此,已經跟造成事件的勢力聯絡上了啊。而且沒想到莉莉竟然是天
使,她給我的感覺跟普通的人類沒兩樣呢。」璃子毫無障礙的接受了這些設定,
果然跟璃子談論這些真是太好了。

「那麽,可以幫忙嗎?」我有點羞怯的問。

「幫、幫什麽忙?」璃子突然也害羞了起來,看來她應該已經知道我想問的
是什麽了。

「受精卵啦!既然都能了解的話,那麽應該可以很順利的進行摟。」莉莉沒
常識的發言使我們兩人顫抖了一下「別擔心啦,受精之后就會馬上取出來,完全
不會有任何后遺症的。」

「莉莉,不是這樣的。」璃子說:「需要受精卵的話,在那之前就是要做愛
吧,我跟雪斗雖然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我們兩個人還不是戀人啊,突然要我跟雪
斗做心理還是會有點怪怪的,而懷孕那更是沒辦法的。」

「原來如此,沒有愛情的話就沒辦法了。」很意外的莉莉並沒有繼續強迫下
去。

對了,還有那個也順便問一下。

「璃子,我那個世界女生沒辦法控制自己會不會懷孕,這個世界的女生是怎
樣控制的呢?」

「控制嗎?基本上,只要沒有『想要爲對方生小孩』的想法就不可能會懷
孕,不過也是有一些例外啦。」璃子說。

「例外?」

「記得好像是處在極度恍惚的狀態時被射精的時候也會成功,我也不是很懂
啦,只是印象有在電視上看過這樣的例子而已。」

「也就是說,是在高潮的時候嗎?」我問。

「抱歉,這我就不清楚了,畢竟我也沒有被人射精過嘛。」璃子輕松的說
著,但對我來說是殺傷力很大的發言。

「對了,莉莉,有限制要多久時間之內取得受精卵嗎?」璃子對莉莉問,這
麽一說我也才想起來,這也是很重要的問題。

在一些故事中,收集物品的任務通常會有時間限制,尤其是像這種修正世界
的巨大任務。萬一我必須要在一個月之內就要取得受精卵的話,那對現在的我而
言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得到的事情。

「時間嘛……嗯……」莉莉思索了一會后說「沒有那種限制喔。」

「啊?」這答桉讓我很驚訝。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雪斗的肉體死掉以前都沒有關系,畢竟性別意識顛倒
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異變,所以造成的影響也很小。」

原來如此,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件對天界來說是這麽微不足道的事情嗎?我突
然能夠理解爲啥天界會派莉莉這種小鬼給我了。

「這還真是令人意外放心的答桉呢。」璃子說「也就是說,就算雪斗就這樣
什麽都不做,維持童貞終老一生也沒問題摟?」

「沒錯!不過如果能盡快收集到受精卵,將世界導正的話那當然是最好,所
以還是要好好尋找適w合的對象才行。」莉莉說著,一口氣將自己的飲料給吸
光,隨后露出了非常滿足的表情。

輕松成這副德性,該不會這小鬼其實是打算趁著出這次任務的機會,實際上
是想自己在人間玩吧?

午餐過后,我趁著休息時間到學生會辦公室。

「然后啊……你拿雪斗的照片來用了嗎?」辦公室內傳來了學生會的女生們
聊天的聲音。

「啊……用了用了,而且還用了三次,光是想著雪斗大喊『要射了……要射
了……』就已經要高潮了呢,感覺真是超爽的。」碧衣學姊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個是……討論自慰的妄想對象的話題,而且討論的對象還是我!

「不是有傳言說雪斗在教室里面直接脫衣服嗎?我就想說啊直接把半裸的雪
斗壓倒在桌上,然后就直接搞起來……」碧衣學姊興奮的說著。

竟然把我當成性幻想的對象,難不成她對我……

「然后我還順便連三太郎也一起上了。」碧衣學姊繼續說著。

「哎呀,你乾脆說你把全校男生都上過一次算了。」其他人附和著。

不對,以原來的世界來說,這不過是一群臭男生的黃色話題而已。

我將辦公室的門打開,里面的女孩子見到我進來以后立刻將話題打住,裝做
沒事一般的做自己的事情,不過可以感受到一些人向我投來的下流視線。

嗚,繼續待在這種地方的話,總有一天會被她們輪奸嗎?

放學時間,未央去打籃球,而莉莉爲了認識環境則是在附近晃晃,我ㄧ個人
先回到了家中。

然后,我看見我家的門口站著一個穿著歌德羅莉服的小女孩。

嗯,那種衣服應該是哥德羅莉服沒錯吧,那是一件非常顯眼黑色的禮服,頭
頂上還有一個誇張的荷葉邊大帽子。

「您好,請問是雪斗嗎?」哥德服女孩注意到我,隨即向我問話。

「嗯,我是。」我應聲,奇怪,怎麽感覺她好像在哪里見過。

「我是魔界派來的惡魔庫拉。昨天晚上我曾經在你的夢中通知我會來,請問
您還有印象嗎?」

「啊,有這回事!」我說,雖然模模煳煳的,但我確實有印象她就是昨天晚
上夢見的少女沒錯。

昨天才來一個天使,今天又冒出一個惡魔出來嗎?

「那就好談了。」庫拉從懷中拿出一張羊皮紙「這個是……」

話才說到一半,庫拉停頓了下來。

「抱歉,我先把這個解決再說。」庫拉說完,「碰」的一聲巨響,一只槌子
在庫拉所站的位置敲出了一個大洞。定神一看,原來庫拉在前一刻向右一閃,躲
開了槌子的攻擊。

「閃得還挺快的!可惡的惡魔!」槌子的主人正是莉莉,她重新將槌子舉起
凶狠的看著庫拉。

「隨隨便便就打斷別人的談話,現在的天使都這麽沒有禮數嗎?」而庫拉則
是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了一把巨大的死神鐮刀,雖然腔調相當沈穩,但是可以感覺
到底下所蘊含的殺意。

「對付惡魔不需要禮數!」莉莉大喊,迅速向庫拉飛出,而庫拉向前迎擊。
兩人的身影跟武器在空中閃過,迅速交戰了起來。

「碰!」莉莉的大槌敲擊的聲音不斷響起,面對與那纖細身材不相襯的迅速
又強大的破壞力,庫拉則是不斷的閃躲開。

突然之間,庫拉抓住了一個位置,揮舞鐮刀往莉莉的脖子勾去,莉莉察覺到
事情不妙,立刻縮起身體來閃開這一擊。

「可惡!真是卑劣的打法!」莉莉的身體掉落到地上,因爲剛才的閃躲太匆
忙,她有點站不穩。

「等等!莉莉!怎麽一見面就打啊!」我連忙制止莉莉。

「那還用說嗎!對方可是惡魔耶!」莉莉指著庫拉大叫。

「因爲是惡魔所以就要殺掉嗎?」

「沒錯,惡魔最討厭了!要馬上撲殺!」莉莉喊著,身體又要向前,我連忙
將她制住。

相关文章:

上一篇:我的性史

下一篇:輪姦雙胞胎-描寫細膩,包射兩次


搜索更多类似《【玄幻】我不小心跑到了私有女孩都想上我的世界!》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