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家庭乱伦  »  嫂嫂在老家的風流事迹

2019-08-26 13:31:06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764)
? ?? ? 嫂嫂爲了封住我的口勾引我和她做愛,我的第一次就這樣給她。但是做完這次之后嫂嫂一直都沒有給我,害得我幾乎每天晚上都自慰來
? ?? ? 解決我的痛苦。現在我是才嫂嫂爲什麽怎麽容易就把身體給了別人,哥哥一出差就是幾個月一年在家的時候不超過3個月。性欲這個東西真的很難忍啊,我想哥哥在外面也會找其他的女人來解他的饑渴。我還是在原來的工廠工作在嫂嫂家里住一切和原來的一樣沒有什麽變化好像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就這樣又過了一年。又到了炎熱的7月,我接到了老家的喜帖是我三姐的。我三姐今年23歲她大我兩歲,我三姐高中的時候一直在城市里讀書很少見到她。哥
哥在外地出差抽不開身回來就叫嫂嫂做代表去老家參加三姐的婚禮。我向廠里請了一個月的長假,因爲我知道我老家里結婚的規矩幾天是回
不來的,嫂嫂的崗位很特別只能請15天。我臨走時候和嫂嫂說:嫂嫂,你在老家你可不要激情放射啊,被發現了會很慘的,我們老家很封建
的。嫂嫂說:“好了,我知道了我的小舅子。”我們收拾行李去往老家,我們坐了6個小時的快巴后轉了2個小時的普通班車后10多分鍾的三
輪車終于到了我們村口。我們的老家很落后沒有電話,只有步行進去。因爲嫂嫂結婚是在她家那邊結的沒有來過我們家不知道路就問我:
“小峰啊,到了沒有?”我回答道:我們還要步行1個小時就到了。嫂嫂一聽,抱怨道:“我的天啊!還好結婚的時候沒有在你們家,沒有人
來接我們嗎?”我說:沒有,我們老家很窮的沒有電話,我只有步行進去了。我和嫂嫂一起步行進去好不容易走過了長長的路然后翻過了一
座山,山下面有個村子。我高興地和嫂嫂說:嫂嫂我們到了。嫂嫂筋疲力盡地回答:“終于到了?我的媽啊,我從來沒有走過怎麽長的
路。”出來工作后第一次回到家,家里的人看到我都非常的高興問我在哥哥那邊好不好啊有沒有給哥哥添麻煩啊等等。媽媽一看我身邊的嫂
嫂以爲是我的女朋友,也許是她忘記是她的大媳婦了就問:“阿峰啊,這個是你的女伴嗎?”我說:媽她是大哥的媳婦啊你忘記了?媽媽看
了看嫂嫂又看了看照片不好意思的說:“哎呀,你看我的記性,連媳婦都忘記了。”媽媽連忙招呼嫂嫂。周圍的人知道哥哥的老婆來了連忙
過來看嫂嫂。大家都在忙忙碌碌的操辦三姐的婚禮。好不容易看到了三姐和三姐夫,我們就聊了起來。我和三姐三姐夫聊天的時候有一個人
在和嫂嫂聊天,我看了一下那是隔壁村的林哥和我們同姓,他比我哥哥大幾個月我們村的很多人都受過他的恩惠,對于我們村來說他算是個
有錢人了,可是對于我現在來說他和我們一樣有錢,因爲我現在的工資算是蠻高了。林哥這個人好是好就是好色,他經常對我們村里有些姿
色的女人說些下流話但是他沒有利用他的身家來要求女孩子給身體給他(這個是我聽說的不知道事實)。當然了,他對我們家的恩惠也很多
主要是我們是同姓關系,哥哥出去工作的路費和第一個月的生活費還有三姐高中的學費都是他給的。嫂嫂和林哥有說有笑的很投機。我心里
想,嫂嫂不會給我添什麽亂子吧,在這里被抓到紅杏出牆的事不好玩的。后來林哥和我們說:“我帶弟妹去逛逛村里。”我很猶豫不知道該
跟去還是不跟。后來三姐說:“嫂嫂,慢慢逛啊,不過要早點回來媽媽不喜歡等人吃飯的。”嫂嫂答應著出去了一直到吃飯了才回來。
? ? 第二天天亮了,迎親的隊伍來了。三姐上著鄉親們做的驕子去了全村人爲他們蓋好的新房,中午全村的人用自己的糧食在三姐的新房開
始了中午餐(我們村很窮的,連結婚的飯錢都出不起所以參加婚禮的人都是拿出自己家里最好的菜去新人家吃)。林哥和我們坐在了同一張
桌子上,這個是當然的了林哥是我們家的大恩人了很自然的和我們坐在了一起。午飯過后就回到自己家去忙碌著晚餐了。
? ? 到了晚餐盛宴的時間了,有些人家里有酒的就拿了出來給大家痛飲。吃飯的時候林哥的眼睛老是在看嫂嫂還不斷的夾菜給嫂嫂呢,我知
道林哥對嫂嫂有意思了。很快就到了鬧洞房的時間了,全村的人里里外外的把這個房子包圍得好好的在喊:“親她,親她。”三姐夫無可奈
何親了三姐一口之后整人的招數不斷的出來搞得一對新人筋疲力盡的。后來大家都很自然的散去了,大家知道現在的時間是新人做事的時
間。按照我們村里的規矩,女方嫁人的時候女方家里必須要兩個男人來和新人住上25天這個代表著女方家里的團結。本來是我和哥哥來住
的,可是哥哥出差很能來只有我和嫂嫂住在一起了。我和嫂嫂各住在一個房間里,突然聽到了姐姐的呻吟聲。我和嫂嫂不約而同的來到了三
姐的房間門口偷聽。后來嫂嫂不小心笑得大聲了一點房間里的聲音就停下來了,我們就輕步快跑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里了后來就一直沒有聲音
了。第二天我們起床了,嫂嫂趁三姐他們不在的時候問我:“小峰,怎麽隔音怎麽差的啊?”我說:嫂嫂,你以爲是在城里啊隔音設備怎麽
發達。嫂嫂問我:“小峰,昨天聽到聲音你心里想不想啊?”我反問嫂嫂:你想不想啊?嫂嫂嚴肅的回答:“想也不會找你。”之后我們就
吃飯了。到了晚上,我和三姐夫獨處的時候問三姐夫:三姐夫,我們家你感覺怎麽樣?三姐夫回答道:“很窮,但是很朴實也很團結老家的感
覺給我很好。”我又問:三姐夫,你昨天晚上和三姐有沒有……三姐夫是城里人說話自然很開放他說:“我才剛剛調情就給你們給破壞
了。”我又問:三姐的身體很舒服吧?三姐夫笑著望我說:“你三姐很保守的,我和她談了三年戀愛都沒有給過我。”我剛剛又想問可是嫂
嫂和三姐都走過來了。睡覺的時候嫂嫂突然來到我的房間里,我以爲她又要找我做愛了誰知道她說:“昨天她們沒有做成。”我說:你問三
姐了?嫂嫂說:“是啊,沒想到你三姐還是個處女。”我高興地回答道:“你以爲我三姐想你啊,怎麽需要。”嫂嫂生氣地說:“你三姐和
男人做過愛后還是怎麽保守我佩服。”說完就走了。晚上睡覺我上廁所的時候聽見有一點呻吟聲,我以爲是三姐的呢就去三姐的房門聽,沒
有聽到什麽。我又走了幾步有發出了幾聲,我便去了嫂嫂的房門去聽。一會兒又發出來了,我在想是不是嫂嫂又想了?
? ? 過了幾天,家里沒有柴了我、嫂嫂三姐和三姐夫一起去山上砍柴。去到山上的時候碰到了林哥,于是我們結伴而行。一路上林哥很照顧
嫂嫂,教她怎麽砍柴還說了他一些以前的事情三姐夫和三姐一起我在這里就好像是多余的了。我們砍了很多的柴,一人被著一捆下山了。在
走一條很窄的路的時候嫂嫂不小心滑了下去林哥一見馬上伸手去拉,可是路很滑林哥也跟著滑下去了。林哥很有經驗的抱住了嫂嫂在山坡大
了幾個滾才停下來,林哥的頭剛好在嫂嫂的乳房上面。我和三姐他們馬上拉他們上來了,嫂嫂的裙子被折斷的樹枝滑破了大腿上有幾道傷
痕。嫂嫂他們被拉上來后嫂嫂腳上的傷口直流血,林哥馬上去采了些草藥去被嫂嫂敷,林哥給嫂嫂敷藥的時候眼珠子一直看著嫂嫂的大腿。
敷好藥后,林哥爭著要背嫂嫂他把他的柴硬給了我一直背到了三姐的家里。之后嫂嫂換藥的時候林哥都會把弄好的草藥拿來給嫂嫂換上。三
天后嫂嫂的傷口好了而且一點痕迹都沒有,嫂嫂很高興。后來林哥就成爲了三姐家的常客了,幾乎每天都來吃飯而且帶了很多好菜過來。三
姐夫悄悄地跟我說:“那個林哥好像喜歡上大嫂了。”我說:是啊,不過我嫂嫂是我哥哥的老婆,同村的他不敢亂來的。(我雖然怎麽說但
是還是不放心。)兩天后的一個晚上,我做家務做得很晚準備回房間睡覺的時候又一次聽到嫂嫂房間有呻吟聲。我在想,嫂嫂快挺不住了。
從第二天開始我就開始注意嫂嫂了。林哥經常來我家吃飯他和嫂嫂越來越近。過了五天我家的柴又沒有了,三姐叫三姐夫去砍柴。嫂嫂說:
“我去吧,你們忙就行了。”三姐說:“你一個人去行嗎?”嫂嫂說:“我找林哥去就行了。”三姐說:“林哥對我們家的恩惠很大了,這
點事情就不用麻煩他了。”嫂嫂說:“現在家里怎麽多事情要做,我在家又幫不了你們什麽忙只有去砍柴了。我直接去山上如果不見他我就
自己砍能拿多少算多少,至少今天我們有柴火嘛。”嫂嫂執意要去三姐也沒說什麽了。等嫂嫂走后我沒有和三姐打招呼我拿了條繩子很快就
跑去嫂嫂的方向。一會我就追上嫂嫂了,我悄悄地跟在她后面。她上了山走了原來砍柴的地方,到處張望。過了一會,林哥也拿著柴刀走過
來了見了嫂嫂叫道:“弟妹,今天怎麽你一個人來砍柴啊?”嫂嫂說:“是啊,今天家里很忙只有我一個人來了。”林哥說:“你一個人行
嗎?”嫂嫂回答:“沒辦法啊,能拿多少算多少了。”后來嫂嫂拿去柴刀去砍柴,她的姿勢完全不對。林哥看見了說:“哎呀弟妹啊,你這
樣很容易弄傷自己的。”嫂嫂說:“那林哥你教下我啊。”林哥停下了他手頭上的工作,拿著嫂嫂的手教他姿勢。過了1個多小時,嫂嫂在林
哥的幫助下砍到了一捆柴。這個時候差不多是做晚飯的時間了,林哥領著嫂嫂去了一條小溪邊去洗手。在這麽炎熱的夏天砍柴,嫂嫂全身是
汗。嫂嫂那薄薄的藍色上衣早就濕透了,于是嫂嫂就走到了小溪邊的一塊大石頭后面,我就悄悄地在大石頭對面的方向看。嫂嫂正在把身體
的衣服脫下來擦洗自己的身體,林哥洗完手后大叫:“弟妹,你在那啊?”嫂嫂說:“林哥,等下。”林哥順著嫂嫂的聲音走了過去,林哥
到了嫂嫂擦洗的大石頭后面看見了嫂嫂的光滑的背部。林哥傻了眼,站在那好久。林哥吞著口水慢慢地走了過去抱住了嫂嫂,嫂嫂嚇了一跳
回頭一看說:“林哥,你怎麽在這里了我正在擦身體呢。”林哥說:“弟妹,我從第一眼見你就喜歡上你了可是你是林雨的媳婦我又不敢
說,我只有每天去看看你解下我心里的相思,你知道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都打手槍心里想的全是你。”嫂嫂問:“那你現在想怎麽樣?”林哥
喃喃地說:“給我一次好嗎?你可以不同意。”嫂嫂說:“我也好久沒有做愛了,我今天來就是找你的。”林哥一聽笑了起來說:“那我現
在可以……嫂嫂點了點頭。林哥很快的脫光自己的衣服站在嫂嫂的面前兩個人擁抱在一起接吻,兩個人的頭左右搖晃。因爲我這里太遠了看
不清楚所以就走近點欣賞。林哥的手撫摸著嫂嫂的屁股有時還不停的抓慢慢地兩個人躺在了地上,嫂嫂把林哥壓在了下面兩個人的舌尖與舌
尖的接觸,林哥的手還在不停的撫摸著嫂嫂雪白的皮膚。過了一會他們的姿勢改變了,林哥把嫂嫂壓在了下面手撫摸著嫂嫂的乳房和嫂嫂接
吻著。林哥稱贊道:弟妹的皮膚好滑啊不愧是城里的姑娘,林雨那小子有福啊。”說完他就把嘴慢慢地移到了嫂嫂的乳房,林哥用力吸吮著
嫂嫂的乳房想把整個乳房吸進去,林哥又用舌尖來挑逗著嫂嫂的乳頭又用手捏嫂嫂的另一邊乳頭。嫂嫂的呻吟聲漸漸地響起了,林哥用舌頭
舔完了嫂嫂陰部以上的全部肉體,撫摸胸部的那只手移到了嫂嫂的陰部,用手指插進了嫂嫂的陰道。嗯……啊……嫂嫂呻吟著,林哥感覺嫂
嫂陰部里的水已經夠了用衣服放在了嫂嫂的陰部前面把嫂嫂的腳擡起來自己跪在了嫂嫂的陰部面前用自己的陽具摩擦了幾次就把陽具插進了
嫂嫂的陰道里。然后手扶著嫂嫂的腰拼命的插著,嫂嫂的呻吟聲很大,她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林哥的手。插了幾分鍾這樣他們肉體的撞擊響起
了啪……啪……聲。林哥每次插入都把陽具插完,之后林哥的身體成了45度角整個人壓在了嫂嫂的身上。嫂嫂臉上的表情顯得很舒服也很痛
苦。過了幾分鍾他們又改變了姿勢,這次林哥躺在下面嫂嫂在上面。嫂嫂背對著林哥身體上下動著,這樣插林哥可以全部看見嫂嫂的陰道把
他的陽具完全的吞食,林哥撫摸著嫂嫂的乳房那個自己的腰不停的往上頂。嫂嫂的身體前俯后仰呻吟聲慢慢地大了起來,嫂嫂的身體突然后
仰雙手撐住地林哥用手觸動著嫂嫂的陰核。啊……嫂嫂的叫聲很痛苦,林哥的手越來越快。呃……嫂嫂突然大叫了一聲。他又改變了姿勢,
嫂嫂又一次躺了下去。林哥這次很容易的把陽具插進了嫂嫂的陰道里,一只手還在觸動著嫂嫂的陰核。嫂嫂的身體四處亂晃,林哥的腰部動
作越來越大手也越來越快。慢慢的林哥的動作停了下來,漸漸地離開了嫂嫂的身體,兩個人互相喘著大氣。林哥說:“弟妹你的身體很舒服
啊,插起來好爽啊。明天還來嗎?”嫂嫂說:“明天我要回單位上班了。”林哥很遺憾的樣子說:“以后經常回來好嗎?”嫂嫂答應了。
? ? 大嫂,有人在喊。我聽到聲音后馬上上去,看到了三姐和三姐夫。三姐問:“小峰你什麽時候來這里的,看到大嫂了嗎?”我說:嫂嫂
和林哥在下面洗手呢。一會兒嫂嫂和林哥都上來了。三姐說:“我還以爲嫂嫂出了什麽事了呢怎麽久不回家。”嫂嫂說:“我沒有事,林哥
教我砍柴所以怎麽晚,說完就各自回家了。

搜索更多类似《嫂嫂在老家的風流事迹》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