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成人小说  »  我的淫生

2019-08-26 13:31:13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553)
(第一章)高考之后
那是高考刚结束那会,摆脱了书山学海,整个人都轻松了。一帮人已经张罗着怎么潇洒人间了。
那天有点闷热,找了个同学聚会几天的理由我从家里溜了出来。刚出了家门我就一下蹦了起来,终于解脱了。耳边没了老爸老妈的唠叨声,风光都明媚了起来。
火急火燎的跑到夏蓉家,她老人家还在美美的睡午觉呢。
夏蓉是我的青梅竹马,这几天叔叔和阿姨都不在家,我三天两头跑她家。
看看少女海棠春睡的诱人小模样,我偷摸的在那小嫩脸上捏了一把,真水灵呀。
却突然发现,一抹红霞染上了那精致的耳郭。
难不成这小妞在装睡?想着那薄被下的无限风光,我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下面鸡巴立马起立敬礼了。
顺势就躺到她身边:「不行了,天太闷了,我头晕乎乎的,得休息一下才行。」大手毫不认生的摸了把小奶子,把她搂到了怀里。
「哎呀,人家刚迷糊了一会,你怎么来这么早呀,是不是春心荡漾把我当红姐了?告诉你,我可是把你当哥哥的。」蓉蓉红着脸挣脱了我的怀抱,「皮皮哥,你休息一会吧,我收拾一下。」
躺在带着少女芳香的软床上,偷看着美少女起床的慵懒风情,不禁心儿荡漾,小美人虽然个子矮了点,不过上下玲珑透剔,随意套着的T恤难掩那没穿内衣的尖尖小荷包。精致的娃娃脸,两条白嫩的玉腿纤细而修长,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娇美的气息。
「这小妞一直偷偷喜欢着我,啥时候找机会吃了吧。免得被某些禽兽占了便宜。」几天前刚吃了女友的第一次,这几天一直想着那紧凑的销魂之地。正是欲火一点就燃的时候。我心里美美的意淫着蓉蓉,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饱饱地睡了一觉,直到秋红来到夏蓉家才醒了过来。
秋红是我的女朋友,直到前几天吃到她的处女猪。我才知道了秋红还是个小富婆。同学三年,她一直很文静低调,班里的同学没人知道她家什么背景!包括我这个男友。
秋红今天明显刻意地打扮过,没有穿她比较喜欢的休闲装,而是换了一件低胸的开领衫,下身是刚刚盖住大腿的短裙,这一打扮,整个人越发的显得青春靓丽,性感成熟了,惹得蓉蓉很是不爽。娇小的她一直对秋红的性感耿耿于怀。
秋红一进来就发现我躺在蓉蓉的床上,有些吃醋的说:「皮皮你怎么能睡在别的女孩子床上。」
我立刻用被子捂住了脸:「没什么,蓉蓉又不是外人,我等你等太久了有点困了,可不是刻意的。」
蓉蓉却很不给我面子说出了真相:「哼,皮皮哥想占我便宜来着。」秋红很是吃惊:「不会吧,我这么禽兽,连窝边的妹妹都不放过?」说着自己乐了起来,显然她以为蓉蓉是开玩笑的。
我讪笑道:「你别听蓉蓉胡说,我的人品你还不知道么,哪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秋红半信半疑地盯着我,道:「那走吧,咱们先去吃晚饭,吃完饭再去唱K,好好地Happy一下。」
三人出了家门,来到街上,就见任霞英姿飒爽的站在街的一边,脑袋歪在一边盯着我们。
看到任霞,蓉蓉立刻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把小脑袋拧到了一边。这丫头一直和任霞不太对付,好像两人有角似得。
我也有些吃惊:「任霞,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任霞是秋红的一个远房表姐,参加工作也才一年多。任霞不仅人长得相当漂亮,身材也极为火辣。就是脾气十分火爆。
那天吃掉了秋红,正是春风得意之时,谁知道第二天就被她莫名其妙的揍了一顿,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原则,我的下场可想而知。昨晚,我想着弄清楚始末和她缓和下关系,约她到夏蓉家汇合然后出去玩,开始她还很高兴,但当她听说还有秋红一起的时候,突然又说有事情就不来了,然后就气呼呼的挂了电话。我当时还嘀咕这家伙是不是吃枪子了,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
任霞冷笑对我说道:「这回是你先请我的,我当然事情办好了,想来就来了。」蓉蓉见状,在旁边冒出来一句:「脸皮真厚。」任霞气得差点跳了起来:「小丫头,你说谁脸皮厚呢?」秋红一看不对劲,赶忙出来打圆场,把我和蓉蓉都拉上了一边等候的出租车。
车子很快来到了一家不错的饭店,我和蓉蓉都是第一次到如此高档的饭店里吃饭,两个人就跟乡巴佬似的,都十分的拘束不自在。餐厅里那些富丽堂皇,豪华奢侈的摆设,就连端菜的服务员都一个比一个漂亮,看得我眼都花了,不过我更心虚的是在这吃一顿饭不知得花多少钱。
秋红看出了我的担心,趁任霞不注意的空当悄悄安慰我:「皮皮,你就放心好了,我有会员卡,可以在这里刷卡消费,还可以八折优惠,今晚所有的费用都由我来出。在表姐面前,你就说是你付的帐就行了。」我感激地抓住了秋红的手:「红红,太谢谢你了。」蓉蓉看到了,立刻竖起眉毛哼了一声。
秋红小脸一红,赶紧挣脱开我的手:「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呀!」吃过晚饭,逛了会街,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四人来到了早已预订的好KTV包房唱歌。
一向喜欢唱歌的蓉蓉,一进了包房,便欢呼着跑到点歌台前开始猛点歌了,而任霞也是一个麦霸,毫不客气地拿过话筒就开唱,蓉蓉见自己点的歌被任霞唱了,便生气地拿过另一个话筒故意捣蛋的乱唱,结果两人象斗鸡似的争了起来,谁也不让谁。
秋红则趁这机会坐到了我身边,亲热地抱住我的胳膊,我顿觉自己的手臂被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给包围住了,我转头冲秋红看去,只见秋红低胸装下的两个奶子若隐若现的,好不诱人。
秋红看到我的色眼俏脸一红,轻轻地在我腰上捏了一把:「皮皮你往哪看呢,眼睛放老实点!」
我嘿嘿傻笑,拿过啤酒和秋红喝了起来。
看着正唱得不可开交的表姐和蓉蓉,秋红捅了我一把低声问道:「皮皮,你怎么突然很怕我表姐了?」
我硬撑着笑道:「哪有,我怕她干嘛?」
秋红白了我一眼:「怕就是怕,还不好意思承认,可真有你的!」任霞唱了一会,忽然发现我和她表妹亲热的坐在一起,两人差不多都快抱到一块去了,不由得心头怒起,走过来强行坐到了我们两人的中间,随手拿起啤酒就递到了我面前:「来,喝酒。」
我见她来势汹汹,只得乖乖地跟她一碰杯,把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任霞却并没有就此放过我,又接连敬了我三杯。任霞横竖看我不顺眼,特别是看到我和表妹亲热的样子更是来气,自恃自己酒量了得,打定了主意要把我灌醉了,好让我出乖露丑,以泄她的心头之愤。
任霞打了要灌醉我的主意,却没料到我在家里经常和老头子对吹,酒量居然不错,竟和她战成了平手。两人接连喝了七八听啤酒,任霞就不免有些头晕了,她暗叫不妙,这样下去岂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把这家伙灌醉了,自己个多半也趴下了。
哪知道我喝上了瘾,反倒端起酒杯敬起了任霞:「任大美女,再来……」几大杯酒下去,任霞再也吃不消,捂着嘴冲进卫生间了。我也内急想上卫生间,可是任霞躲在里面半天不出来,我等得着急,只得到包房外的洗手间去了。
秋红见我脚步踉跄,担心我喝醉了,便也跟了出来。
我被任霞灌得晕乎乎的,跑到洗手间狂吐了一番,吐完了洗了把脸,整个人清醒了不少。出来的时侯却见秋红就站在男洗手间门外,紧张地看着我问:「皮皮,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摇摇头,忽然又笑了起来,「你表姐还想灌醉我,没想到却先把她自己灌醉了,哈哈……」
「你瞧你,都醉成这样了,还逞能。」秋红一边埋怨着,一边过来搀扶我往回走去。
我却顺势抱住了秋红,把脸贴上了她的胸脯,眯着眼道:「好软和啊,跟两个大白馒头一样。」
秋红红着脸轻轻扇了我脑袋一巴掌:「你个土包子,就知道拿吃的比喻。」秋红顿了一顿,一把抱住我贴在自己胸前的头,她本来就穿的低胸衫,奶子是若隐若现的,这时一挤压,我的脸顿时贴在了温热的两只肉球上,忍不住感叹着:「好香啊!」
顺势便环住她的腰,伸出舌头在两座奶子的沟沟里舔了两下,秋红顿时面热心跳,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想要推开我却哪里推得开,所幸旁边并没人看到。
抱着秋红娇媚的身子,我很快就有了反应,明显地感觉身下的鸡巴在快速充血,在短短的时间里遽然而起,硬硬地顶在了秋红的小腹上,顶得秋红芳心乱颤,春心荡漾起来。偷眼看了看四周,走廊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个个包房里正传出一片鬼哭狼嚎。
秋红见状,胆子也大了许多,双手搂着我,主动地将香唇凑了上去,和我亲吻起来。
我的呼吸也粗重起来,嘴巴狠狠地吮吸着秋红的丁香小舌,双手更是放肆地在她的娇躯上揉捏着,下面的鸡巴更是毫不客气地在秋红的小腹下蹭来蹭去,我一时性起,伸手便去撩秋红的短裙,秋红急忙抓住了我的手,颤抖着回应:「皮皮,别……别在这里……这里不合适。」
「那在哪里?」秋红的话倒提醒了我,我看了看四周,忽然眼前一亮,「红红,你去女厕所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秋红俏脸一红,却还是听话地进了女洗手间,在里面转了一圈,刚要出来,我却已经迫不及待地跟了进来。
「没有吧?」
「嗯。」
秋红话音刚落,便被我拉着进了最里面的一个隔间,将插销插上,一转身抱住了她。
「皮皮,不要……别……」秋红没想到自己竟会跟我跑到洗手间里来偷情,多少还是有些顾虑。
可是她的手却情不自禁地死死抱住我的头,让我的头尽量地贴住自己的酥胸,我在那两个被自己的脸挤压变形的奶子上来回吮吸。
秋红扭动着身子,嘴巴贴在我的耳边告饶:「皮皮,你……」我的舌头已经在灵活地挑动她奶子上的凸起,秋红一阵急剧的颤抖,要说的话被深吸的一口气带了回去。
秋红还要反抗,可是我突然张开嘴将左边的奶尖儿整个含进嘴里,舌尖抵住奶头旋转着蠕动,秋红奋力推着我的双肩,可是看到的是每次秋红深深吸气,那两只小白兔就会像充气一样一蹦一跳的,我嘴里「呜呜……啊啊」含混不清地回应着秋红的求饶,可是手却依然在秋红身上游走着。
我张开大手盖住秋红的挺挺的小屁屁,滑腻腻的。然后用力一握,同时嘴巴吸住她的乳尖将它扯了起来,然后又猛地一松,秋红被我逗得嗯嗯啊啊地呻吟起来。
「皮皮你好讨……讨厌,别咬,难受死了!」
我不管不顾,继续含着那软嫩的乳头肆意蹂躏。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咣铛一声,然后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起,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不开眼的女人用的偏偏是我们两人隔壁的隔间,秋红吓得鼻子里面大气也不敢出。可是我却在这时侯将裤门拉链给打开,从里面掏出了挺立的鸡巴。秋红还以为我也想小解,有些害羞地转开了头,哪知道我却捧着她的脸转了过来,一转过来秋红就看到我那根怒涨的肉棒在离她不过几厘米的地方晃悠着。
秋红明白我的意图,立刻摇了摇头,可我却并不罢休,用力的按着秋红的肩膀往下压,秋红身不由已的坐在了马桶上,我将鸡巴抵在她的唇上来回地滑动着,同时双手强行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移开,秋红恨恨地在我腿上轻掐了一把,这才微张小嘴,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我的鸡巴太大,噎得秋红涨红了脸,差点喘不过气来,鸡巴头子抵着一个软软热热的地方,我爽得直哆嗦。情不自禁开始了抽插。
「嗯……」秋红根本不会口交,含住我的肉棒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俏脸憋的通红,努力让自己的双唇大大的张开,让我的肉棒更多的进入自己的口腔,然后就不知所措了,完全是在模仿着接吻的样子用小香舌逗弄着我的龟头,殊不知一般的女人根本做不出这样淫荡的动作。
终于挨到隔壁响起了冲水的声音,然后是洗手池哗哗的水声,扯动手纸擦手和那女人离开的脚步声。秋红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吐出了嘴里的鸡巴。
我的手却再次动作起来,我掀起秋红的短裙,从后面小屁屁的上缘慢慢地将她的内裤往下褪,秋红羞怯无比扶着我的肩头轻抬莲足,让那白色的小内裤彻底的从自己身下离开。将自己最最珍贵的少女宝贝暴露在我眼前。
秋红的阴毛很是稀疏短小,下面两瓣略显饱满的唇肉呈粉嫩的颜色,中间一道缝隙有隐约的水渍闪光,缝隙的上端有颗吐出来的小豆豆,粉粉嫩嫩的小巧可爱。
「真漂亮。」少女的嫩屄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娇嫩,我忍不住的就伸手过去,摸摸那卷曲柔滑的阴毛,指尖滑进那缝隙里。
「皮皮,别……别摸好吗,好奇怪的感觉。」
秋红突然死死抱住我的脖子,她的呼吸粗重却又急促,我能感受到从她鼻子里呼出的热浪里饱含着紧张。
秋红以前也曾听人说起过许多男女在公共洗手间里打野战的故事和笑话,对这些毫无廉耻的男女极为鄙视,可是却没想到自己今天居然也跟男人干起了这种事情,一时间羞愧难当,抓着我的手道:「皮皮,别在这里好不好?」「没关系,不会有人发现的。」
我慢慢左手抚摸着秋红的后背,轻轻安抚着她,秋红因为紧张和兴奋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我左手已经滑落到了秋红的腿弯处,轻轻抬起她的右腿,用手指划到上面的小豆豆处,指尖轻轻一捏。「嗯……」少女一个激灵后嘤咛出声,「皮皮,绕了我吧,别……别逗我。」
我看着少女纯洁美丽的如花娇靥,那碰触的鼻息急促而幽香,开始用拇指按住那坟起的阴阜,食指和无名指撑在娇嫩的花瓣两边,中间开始在那细滑柔软温润娇嫩的沟里上下滑动,时而在那细小的洞口打转,尝试着钻进去勾弄那蠕动的腔壁。
「皮……皮,好痒又有点疼,别……别玩了,我好怕。」两个人面色潮红,在这样的环境里,激动和紧张让两个人的心跳都在急剧加快。
看着秋红不堪挑逗,螓首伏在我的肩上一直颤个不停,我感到自己的鸡巴好像在充血一般热烘烘地发胀,伸手在她的腔壁又一阵抠摸,逗得秋红骚痒难耐,玉腿不停地扭动着,羞处那里更是不停地溢出春水来……我将湿漉漉的手伸到秋红面前,坏笑道:「红红,你看,你的水好多啊!」秋红脸红红地骂了一声:「小混蛋……」
「居然还敢骂我,一会非让你求饶不可。」我坏笑着,把秋红转过身子,让她小屁屁翘起来将早已硬挺的鸡巴抵在了她的屄口,用龟头在洞口一个劲地厮磨着。
秋红被我逗得受不了,便探手过来想要捉住鸡巴塞进去,却被我躲开了。
秋红又羞又急,道:「皮皮,你别逗我了,快些那个吧,不然会被人发现了的。」
我笑道:「快些哪个?那你要求我日你才行。」秋红被这个『日』字弄得面红耳赤,哪里说得出口,可是她不说,我便不进去,鸡巴仍旧一个劲地在两片阴唇间来回地逗弄,秋红被我逗得小屄骚痒无比,如有万千的蚂蚁在啃咬一般的难受,只得含羞道:「皮皮,求你……日我好不好?」「这还差不多。」
我得意地洋洋地提着鸡巴,用力往里一顶,龟头挤开那两片阴唇,便毫不留情的闯进了秋红的屄内,一下子顶到一个硬硬的肉粒。那应该是秋红的子宫颈。
我的鸡巴着实太大了些,而秋红又还是第二次,阴户内基本还是未开垦的原始状态,我鸡巴进去的同时她不由得嘴巴一张,眉头微微一皱,半眯着双眼,小巧的嘴巴微微张开着,嫩红的舌尖停留在双唇之间,悠长地发出了一声既痛苦又舒服的呻吟声。「痛!痛,轻点……」
秋红的阴道比较短,我还没全进去呢。秋红打了我肩膀一下:「皮皮你慢点……你前面进去的头头好大,我好胀,好像要裂了。」没办法,我只能缓缓抽出,再缓缓插进去。
秋红的阴道很紧窄,子宫颈周围也包得很紧,每次插入都我感觉得到直挺挺的撞到她那块稍硬的肉块,就是撞不破那个肉粒。这种感觉让我更兴奋。结果我越插越快、越插越深,秋红也从一开始的小声哼叫,到后面叫得越来越大声。还好她还知道忍耐,把声音控制在一定程度,不然都能被卫生间外面的人听到了。
突然,秋红一下子咬住了我的脖子,下身猛挺了两下,两条大腿夹得我死紧。
疼得我差点软了。只感觉下面龟头抵住的子宫颈突然像小嘴一样张了几下,一大股热流喷涌而出。难不成秋红一下子高潮喷水了?
我的阴茎卡住穴口,秋红的淫水没有地方流出,全部集中在我的龟头附近,反而把子宫颈周围的阴道壁撑开,感觉整个龟头包裹在一团热水中,包括马眼在内都酥麻酥麻的。
我低头一看,秋红的小腹部位居然稍微有点鼓了起来,我忍不住用力一挺,大龟头直接抵住了秋红的子宫颈口,这时因为秋红的出水,子宫颈口扩张,我的龟头居然一下子进去了小半截。秋红猛然用力锢住了我的脖子,「皮皮别动,好疼呀,让我缓缓。」
我从后面环住她,左手捏住她右边的奶子,轻搓慢抚,鸡巴杵在她屄内犹如泡着温泉,恰在这时,外面洗手间的门又一次响起。
这次进来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推了推我们两人所在的隔间,秋红吓得身体抖动了一下,小屄夹得更紧,两眼都有点翻白了。我却更觉舒爽,把手臂又紧了紧,控制不住地用力揉捏着那两只倒吊的奶子。
却听外面的一个女人娇笑着:「我看哪,那个虎子就是对你有意思,你看他那双眼睛,盯住你就不放,就差冒绿光了!」
「你还是省省吧,他盯着谁还不都是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恨不得用眼神就能把你扒光……」
然后是隔间的板门关合的声音,插插销的声音,掀马桶盖的声音,之后是水注落在马桶里发出的清脆响声,每一个声音传来秋红的身体就会抖动一次。
我虽然也有些紧张,但鸡巴被秋红厚实的子宫颈口紧紧的箍着,里面一片潮湿温热,爽得我差点就射了,而隔壁传来的女人的尿尿声更是刺激着我龟头又涨了一圈。
我再也顾虑不了那么多,我的双臂从后面扳住秋红的双肩,晃动着屁股在她的屄内慢慢地抽动起来,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大力冲击秋红的子宫颈口,想重新品尝下进入子宫颈的酥爽感觉。可是耳朵还是在留意着外面的动静,秋红舒服的捂住了嘴,生怕自己会不小心呻吟出来而被外面的人听到。
终于熬到冲水的声音相继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响到了洗手池边上,我动作的幅度顿时大了起来,可是刚过几下秋红抱着我后腰的手便狠狠在我皮肉上掐了一下,小声道:「你轻点啊!」
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是不是受不了了啊!」秋红含混不清地低声嗔了我一句:「皮皮你真讨厌!」可是外面的两位好像并没有急着要走,哗哗的吸洗手声过后竟然传来化妆盒开合的声音,看来她们是在外面补妆呢,最可恨的是她们叽叽喳喳地就没住过嘴。
「那虎子一定是看上你的胸了,他那双眼睛就没离开过你这里……」一阵嘻嘻的笑声和打闹的声音。
我听着,竟又恶作剧地用力搓了搓秋红的奶子。
「他还不是看上了你的屁股,他刚才摸你屁股的时侯我都看见了,嘻嘻……」我放过了秋红的奶子,转而向下,捏住她的小屁屁揉搓起来,而两个女人打闹着终于走出了洗手间。
秋红终于松了口气,气得回头嗔怪的看着我:「混蛋,她们说哪儿你就动哪儿?」
「我这不是在配合她们么?」我嘿嘿笑着,揽着她的小腰用力地抽送起来。
有着大量淫水润滑,听到人又走了,秋红的心态有点放开了,我的大龟头又开始有部份进入秋红的子宫颈口,这次她没有那么激动了,只是尽力张开双腿,勉力配合着我的冲击。
「呀……皮皮,慢点,慢……点,你的肉棒好……好烫,小屄屄都快被烫坏了,我感觉要尿……尿出来了。」
体会着我大开大合间带来的快感,那酥麻激烈的电击一直击打着秋红的芳心,让她忍不住也开始配合我耸动自己的屁股,用自己敏感娇嫩的屄肉夹着我的鸡巴上下摩擦,一时间也顾不得娇羞,竟然说出来从未说过的浪语。
我到了紧急关头,实在怕再来个人打扰了。又担心秋红的声音太大,顺手拿起她的小罩罩塞进了秋红的嘴里。弄得秋红一阵呜呜呜的。
我的大龟头终于全部卡进了秋红的子宫,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我只觉得龟头好像要被小穴夹断一样,浑身都酥麻了,大鸡巴连续跳了好几下。正准备一鼓作气,突然啊的一声,让处在高潮边缘的我顿时一惊……***********************
任霞在卫生间里吐清醒了,出来却不见了我和秋红,只有蓉蓉在那唱得起劲,不禁问道:「小丫头,皮皮和我表妹呢,哪里去了?」「去上洗手间了。」蓉蓉才懒得搭理她呢,头也没回地答了她一句,便又继续唱她的歌。
任霞在包间里等了一会,仍不见两人回来,发觉有些不对劲,上个洗手间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这算什么,说是请自己一起玩,结果那个做东的人却不见了,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两个人不会是借着上洗手间,趁机躲在外面谈情说爱吧,那可不行。
任霞出了包间,一路寻到了洗手间,却见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孩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翻着白眼说:「我敢打赌,刚才没推开门那个隔间里面的姐妹一定是便秘,这都多大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任霞立即察觉出了异样,她轻手轻脚地推开洗手间的手,慢慢地走了进去,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看过去,只有最里面的那个隔间的门是关着的,她弯下腰往里看去,就只看到一双鞋子,任霞松了口气,站起来向处走去,可是走到门口的时侯她忽然又反应过来,不对呀,刚才那双鞋怎么感觉象是男人的,而且如果是在如厕,应该是鞋尖朝外才对呀。
想到这里,任霞立刻折回身来,踮着脚尖闪进隔壁的隔间,轻轻关上门,然后踩上马桶,轻轻地将头凑上了隔间的空当。
眼前的这一幕让任霞只感觉瞬间头皮发乍,太阳穴血管的跳动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只见表妹撅着雪白的光屁股趴在马桶上,而我则站在秋红身后,双手托在秋红的小屁屁上,我的裤子褪到了膝盖处,裸露着又粗又大的肉棒在表妹的屁股缝里飞速地挺动着。表妹的双手抱着前面的水厢,嘴里还咬着胸罩,两只小脚丫随着我的抽送而一颤一颤的……
任霞这才明白过来,难怪她刚才只看到了一双脚,原来表妹的脚根本就没落在地上。
这时候我和秋红两人都十分的投入,完全没有发觉任霞进来,我更是在秋红身后,挥汗如雨,卖力的抽插着。
任霞无比愤怒,第一反应就是冲进去阻止将我暴打一顿,可是如此直观地看着我的那根硕大的肉棒在表妹的屄口进出时的场景,既让她面红耳赤,又让她忍不住想要看下去。
很快任霞的愤怒就被另一种异样的感觉替代了,一股热流在任霞身体内涌动,一抹红晕泛起在她的脸上,而后迅速向全身蔓延。
她突然感觉到口干舌燥,舌头上面好像燃烧着炭火,羞处一阵阵地酥麻,她的双腿竟然不听使唤地哆嗦起来。
任霞只感觉一阵眩晕,浑身燥热难当,她慢慢地爬了下来,坐在了马桶上,右手不由自主地伸到自己的胸口上搓揉起来,另一只手也滑到了小腹下面,贴着腹部伸到了内裤里,在自己阴唇处抚弄着。
听着我低沉的喘息声和表妹似有若无的呻吟声,任霞的脑子里全是我那根肉棒在表妹阴户内进出时的场景,她不由得加快了动作,忽然全身痉挛似地一阵颤抖,一股暖流从下身汹涌而出……
「啊……」骤然而至的高潮使得她的双腿一软,差点从马桶上跌落下去。
隔壁的我和秋红听到啊的一声动静,立刻惊得停下了动作。秋红吓得小屄犹如蔓藤把我的肉棒紧紧缠住。
任霞被自己的行为弄得羞愧不已,拖着沉重的双腿慢慢挪出了洗手间。
我仔细听了一会好像又没有什么动静,难道太兴奋产生幻听了?秋红小屄内的嫩肉像肉环一样的来回律动,实在忍无可忍,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在秋红的小屄内横冲直撞。屄内的嫩肉越缠越紧。
「啊,受不了了,皮皮,我又要尿尿了。」秋红控制不住的抓掉了塞在嘴里的罩罩,放声高淫。
感到秋红的小屄又急速的蠕动起来,我挺着大肉棒急速的抽插着,龟头冲破秋红的子宫颈那强烈的快感终于累计到了顶点,脑子里轰的一声,忍受不住的开始了激烈喷发,大龟头一阵又一阵的膨胀,滚烫的精液全都打在了秋红的子宫里面。
秋红呀的一声娇呼,小穴被我滚烫的精液打得一阵抽搐,身子都僵住了……屄屄里的媚肉粘膜不断重复地痉挛,拼命的缠住肉棒,子宫口锢住将我的龟头,把我喷出的精液一滴不剩全部吸到自己的子宫深处……秋红收拾好衣服才发觉时间已经很晚了,想起自己刚刚忘记一切的配合我做羞耻无比的事情,那脸上的红霞更是泛滥,渐渐染红了那修长玉润的脖子。
***********************
不一会,我和秋红回来了,任霞看到秋红满脸潮红,心里更是气得牙痒痒的,可是她满腔怒火,却没有发作的勇气,只好一杯杯地喝着闷酒,然后奋然站起身来,甩下了一句:「时间不早了,你们玩吧,我先回去了。」说完,任霞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表姐她怎么了?」我看着带着一脸愠怒之色离开的任霞对秋红问道。
秋红也不知道任霞究竟是怎么了,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点了点头,和秋红对望了一眼,忽然凑到秋红耳边道:「你说你表姐会不会是发现咱们在卫生间做爱的事情?」
秋红顿时俏脸一红,也不免心虚起来,想表姐会不会是在卫生间的外面偷窥自己跟皮皮嘿咻了,要真是那样的话可就太丢人了?
秋红对于负气离开的任霞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也失去了玩下去的心思,便对我说道:「时间不早了,表姐走了,我们也走吧。」「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蓉蓉与秋红走出了包间,我虽然男人面子想要结账,但秋红早已把所有的费用都已经付过了,秋红已经将我当成是自己的男人了,毕竟我家的条件不是太好她也是知道的。
我见她如此热情,自然也不跟她太过客气,那就有些生分了。
三人离开了KTV,先是拦了一辆出租车让秋红先回去,而后我与蓉蓉则是坐着另一辆车回到了蓉蓉家。
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再加上在卫生间里面折腾得累了,一到蓉蓉家,我一头扑到蓉蓉的床上便不想再动了,而蓉蓉虽然没喝多少酒,但唱了一晚的歌,也玩的有些累了,便脱了鞋爬到我身边躺了下来。
我担心蓉蓉的少女魅力太大,现在就算有心化身为狼那也是无力,咪着眼睛道:「蓉蓉,赶紧离我远点,让我眯一会。」
「不,我就是要贴着你。」蓉蓉竟然还抱上我撒娇了。「难不成这小妞今天在KTV被秋红刺激到了,也想要献身了?」
我实在太困,便懒得再理她了,竟然呼呼地睡着了。
***********************
醉酒的人第二天起的都很早,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我便已经醒了过来。迷糊了一会突然觉得不对了,「竟然在蓉蓉家睡了一宿?妈呀,叔叔阿姨没看到吧?」啊呀,白惊吓一场,想到叔叔阿姨这几天都不在家,我提起的心又放下了。
这时我才发现蓉蓉竟是和我抱在了一起,早上因为晨勃而一柱擎天的鸡巴,此时竟然挣脱了拉链门的束缚探出头来,却是昨天晚上我与秋红激战过后,忘记了拉好裤子拉链,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翻身,鸡巴便从裤子里钻出来了。
此时蓉蓉的一只手正无意的放在了我鸡巴上面,也不知道这小妮子在做什么梦,小手碰到了我的鸡巴后,便猛地握得紧紧的再不松手,还在不断的上下套弄,一下子便弄得我的欲火腾起。
一把搂过蓉蓉,伸手探入蓉蓉的衣服里面,摆弄起那那对酥乳上的小小樱桃来。右手也没闲着,探入到了蓉蓉的两腿之间,摆弄起蓉蓉的小妹 妹来。
「啊……」虽然蓉蓉还没有醒来,但是肉体上的刺激却让熟睡中的蓉蓉不由的发出了一声呻吟来。
我干脆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欣赏着小丫头日渐成熟的娇躯:雪白的肌肤,娇嫩的奶子。「咦,这丫头怎么一根毛都没有。」幼嫩无比的阴户朝我挺立着,没有一根毛发,哪怕一丝的绒毛都没有,干净的让人看一眼都想死去。两片饱满的阴唇像包子一样,居然还紧紧的合在一起,白白嫩嫩的,中间有条微微凹下去的小沟。难不成是个小白虎?还是馒头屄?我顿时鸡动了,一下子兽性大发,恨不得立刻就把小丫头给吃了。

相关文章:

上一篇:暴露女友之脅迫

下一篇:妹妹用身體安慰姊夫


搜索更多类似《我的淫生》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