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成人小说  »  【寻好书】【邪神门徒】

2019-08-31 21:50:31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143)
彩灯高悬
是一个清朗的晚上,碧空如洗,澄静的苍穹,缀满了闪烁如钻石的繁星。微风轻吹,树影婆娑。
该是有一个甜梦的花月良宵。
不错,在一幢巍峨的屋宇内,不正是张灯桔彩,人声喧哗,时而传出一片笑语之声么?
看,门口那大红的喜联,鞭炮的余烬,好似正在进行着一件莫大的喜事呢!
对了,今夜正是滇北怒江派掌门人,九天神龙华明轩嫁女的月子。那幢气势不凡的高大屋宇,便是他的宅居。
院门之内,此刻正传出阵阵哄笑,下人们端酒送菜,往来不息,每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片喜色。
当然,今天是小姐大喜的日子,到了如此众多的武林中成名露脸的好汉。况且,新姑爷又是黔省巨富侯百万的公子,老爷的得意门生。
室内,笑语之声更浓,猜拳行令之声不绝。一切都是显得无比的美满与融洽。
但是,在一片浓密树荫之后,正悄立着一个身材削瘦的青年。
他,默然的向大厅内望着。
只见他双手紧扯耆自己的头发,尚不时传来一阵哽咽之声。
假如你是聪明人,你便会听出这呜咽的声音,含着绝大的痛苦,又是在极端的压制下透出。
彷佛这年青人那颗赤心,正在绞扭着!撕裂着!
蓦然,年青人将头微微仰了起来。
借着厅内明亮的灯光,我们可以清晰的瞧见这年轻人的面孔。
但是,他令我们吃惊了,因为,这不是一张清秀挺逸的面容,而是一付可以称得上“丑恶”二字的脸孔。
只见他面容上,布满了高低不平的疤痕,尚生有不少的黑点,最使人不能直视的,抑是那恐怖而青紫的肤色。
此刻,他痛苦的,凝视看大厅内辉煌的***、喧哗的人声。
他那对与整个面容极不调和的大眼睛,竟充满了闪烁的泪光。
他喃喃的自语道:“这就是人生的真谛?这就是期冀的结果?”
他嘴角,自嘲的扭曲了一下,悲哀的想着:“师妹,你……你难道毫不晓得我对你真挚的感情?你难道从来不明白我对你的爱心?但,你平时又为何一直对我这么好?如此关注我的一切!你在玩弄我?抑是在怜悯我呢?”
一张娇艳如花的面孔,在他的脑海中浮起,那倩影是如此美丽绝俗,神韵是如此温柔高雅。
灯光的反射下,年青人突然在身前的一湾溪水中,看见自己浮在水面上的脸孔。
他,痛苦的呜咽一声,双手蒙着脸,嘴中继续呢喃道:“是了,我是如此丑,怎配得上娇美如仙女般的师妹?怎及得上翩翩浊世的师弟?”
“他们,一个是清丽如花,一个是秀逸不群。对的!他们才是一双,他们才是门当户对……”
年青人双手放开,那对清澈的大眼中,又倏然射出一股怨恨的光芒,他默默想道:“但是,我虽配不上师妹,师父却不该不顾门规,不叫我与师弟比试所学,却独做主张,将下代掌门人大位,当众宣布传于师弟……他这么做,难道是对的么?我虽长得丑陋,难道就不能接掌怒江派么?丑陋的人,必是永在人下么?”
他痛苦极了,也怨恨极了,双手指甲,已深探的陷入肉内。
突然,大厅内又何出一阵哄笑之声,一个清瞿仓老的口音响道:“阿福,快去寻找江少爷,今天是小姐大喜的日子,怎的他却不来陪客!”
只见一个身材矮胖的下人,已匆匆自内走出。
那人四面张望了一会,又向这丛林前走来。
那青年人暗一咬牙,忖道:“罢了!我便出去……也好叫我现现眼,衬出今天的新姑爷是多么英俊!”
心念一转,年青人已缓步而出。
那矮胖下人急急上前道:“少爷!老爷叫我找你呢……!”
他一见自己寻找之人,面上泪痕犹自未干,不由心中恍然。
他叹了口气,说道:“少爷!你也别难过了,事已至此文有什么办法呢?天下美丽女子正多,以后还怕找不到对象吗?”
年青人寂然一笑,说道:“阿福,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别说了,我配得上人家么?”
他说罢,黯然低头,急步向厅内行去。
那矮胖下人,也轻轻摇头,一声叹息……
年青人行至厅门,强烈的灯光混着热烘烘的酒菜香,使得他微微一窒。
在人声嘈杂中,他一低头便想找个阴暗的位子坐下去……陡然,一个苍劲的声音唤道:“青儿!到为师这边来!”
他一听口音,便知师父在叫唤,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默默走去。
厅中人声忽然静了下来,千百双眼光像千百支利箭似的紧盯着他,窃窃私语之声,四处可闻。
他强忍着一股愤怒与自卑揉合的怨气,来到一个身材高大,面色红润的白发老人面前。
那老人,正是当今怒江派掌门人,名震黔滇的九天神龙华明轩。
只见他双目向年青人面上一扫,又向四座众人一抱拳道:“列位高朋好友,这位便是老朽不成器的大徒弟──江青!”
年青人赧然落座,眼光一扫,却发现自己这桌上正有四、五位俏丽的少女,正厌恶的瞧着他!及至与他目光一对,又齐齐不屑的移转一旁。
这名叫江青的青年,心中一阵绞痛,强烈的自卑感涌上心头,他正待借离去,蓦然,一阵热烈的掌声扬起,尚夹着众人的欢呼:“新人来了!新人来了……”
跟着,就是一片夸耀、赞美的声音。
江青心中一酸,这与他适才进厅时,是两个多么鲜明的对比啊!
“这世界上,原来就是这么冷漠无情?人人都喜欢锦上添花,恶于雪中送炭……”
他耳内,忽然听到同桌少女的断续低语声:“唷!这封新人多漂亮哟!你看侯师兄今天字的衣服,蓝缎子长袍……套雪白的绸衫……多英俊,哼!那似咱们面前这个人见人厌的丑鬼。”
江青面上泛起了一阵痛苦的抽搐。此刻,新姑爷侯英,挽着娇美艳丽的新娘,也是九天神龙华明轩的掌珠——华小燕,正向众人拱手敬酒,脸上一片喜气洋洋。
江青心中又是一阵绞痛,他双目一扫,只见师父——华明轩正手捋长须,满面老怀弥慰之色。
他正得意的,对身旁一位老人说道:“沈功兄,这一对小儿女还不错吧!可惜亲家未能及时赶来,却送了一大笔聘礼……哈哈……”
江青心头一阵难过,他自己是如此渺小,如此不受人重视,谁会记得他呢?
他,望着这喧哗的大厅,又望望自己孤寂的身影,他再也坐不住了,悄然起身走了。
背后,尚传来九天神龙华明轩的声音:“英儿我平素就喜欢他……所以,这怒江一派掌门人……不传他传又谁呢?”
厅中,起了一阵恭喜之声,又淹没在一片狂热的掌声里。!~!
古洞怪客
夜深了,带着丝丝寒意,这幢巍峨的大厦中,此刻***全熄,已是酒阑人散,众人想已进入了甜蜜的睡乡……冷寂中又带点儿凄清。
忽然,墙头上闪出一条黑影。只见他,四处略一张望,又极为矫健的跃身而下,轻悄得没有一丝声息此时,周遭沉寂异常,只有单调的更鼓声,衬和着远处几声凄凉的狗吠……静!出奇的静,静得有些怕人!
那黑影站在地下。凄然的望着这沉沉的巨宅,他伫立了一刻,始缓缓转过身来,向无尽的夜幕中走去他,正是那饱受人间歧视的江青。
他一面漫无目的的疾走,一面在脑中盘旋的想道:“我现在到那里去呢?唉!我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夜风袭来,有着丝丝寒意,江青双手紧扯着领口,又想道:“此时,自己正在荒凉的山野中行走……但,师妹与师弟必已在那温暖的绣房之中交头而卧,享受人间无比的绮丽,他们会记得我吗?他们能了解我的苦楚吗?”
一股深深的妒意,升上心头,如毒蛇啃啮着他……他恨自己,也恨极了天下的人。
江青仰首向天,发出一阵高吭凄厉的啸声,啸声一住,他一连几声惨然狂笑,人已向崎岖的山路中,疯狂的急跃而去。
他一路狂奔,不辨方向,也不看天色,只是一口气的急奔,好似要把多日来所受的冤气,在这剧烈的奔驰中排泄出来一般。
天边已露曙光,旭阳逐渐东升。此刻,江青奔跑了一夜,早已气虚力乏,双眼有些发黑。
他眼见前面一排树林之下,有一条清澈的溪水,江青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蹒跚的行至那条清溪之旁,俯身下去,尽情的喝了个饱。
抬起头来,溪水中又映出一张丑陋的面孔,他惊叫一声,双手蒙着面孔,肩头不停的抽搐。他痛苦得直想毁了自己。
林端叽喳的鸟语声,在清晨的空气中,显得非常悦耳好转。
陡然,江青却听到一声呼喊“救命”的声音,语韵尖脆,好似自一个少女口中发出!
江青全身一震,一种天生的正义感,使得他倏然的跳了起来,仔细一听,声息又复寂然。
他太息了一双,懒散的颓然坐下,自言自语道:“莫不是我疲劳过度,加以心神受创,而生出的错觉?”
正当他自思自忖之际,一声更清晰更尖锐的“救命”之声,又随风传来。
江青这回可听清楚了,他霍然站起,正待举步——忽而,那溪水中反映出的丑陋面孔,又现入他眼帘。
他默默浩叹,想道:“我这付丑像,若给人看去,恐怕必较那强盗更使人惊恐,罢了!我还管什么闲事呢?”
他脚步一缩。但那呼救的声音,却像利刃一样,紧扎着他的脑际。江青矛盾的徘徊在去与不去的边缘上。
良久,他倏然一跺脚,喃喃道:“也罢!拼着再受嘲弄,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顺手一提身旁包里,自那发声之处如飞跃去。
几个起落,他已转至树林边缘,一片绝顶之上。
江青双目掠处,不觉热血沸腾,怒火中烧。眼前,正是一付令人永远不能忘怀的景像。
只见地上躺着血肉模糊的三具尸体,皆是吃人拦腰斩断,内腑五脏流的遍地皆是。
三株巨木之上,却绑着一男二女。
那男的年约六旬,白髯拂拂,另一个中年女子,看样子好似那老人的妻子。
两人正双目怒睁,满面急怒之色,哀痛的瞧着另一株巨木上,所捆绑的一个及并少女。
那少女美艳的面容,已成为青白之色。此刻,全身半裸,一身丝色袄裤,已被扯成稀烂,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亵衣,肌肤如雪,滑腻晶莹。
三人身旁,赫然立着两个面目狰狞的彪形大汉。
其中一人狂笑道:“嘿嘿!这妞儿一身细皮嫩肉,看得大爷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肚去!”
他的那位伙伴,也看得口涎直流,接声道:“莫老大,咱们俩抽签决定先后,谁也不能先拔头筹!”
那被称为莫老大的汉子,正在色迷心窍的当儿,闻言嘿嘿的笑道:“也罢!咱们便叫这两个老不死的,亲眼瞧着他们那独生女儿,与咱哥俩风流快活一番。”
说罢,便待伸手向那少女的胸前摸去,那老者已是目毗皆裂的狂骂道:“无耻狗贼,你……你们如此的伤天害理,当心遭天报应啊……”
那位中年妇人亦开口哭骂道:“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奴才,你们要杀就杀罢……我家大闺女又何时得罪了你们……”
那莫老大闻言,冷笑一声,扬掌就给了老人两个耳光,并开口大骂道:“妈的,你这老狗还啰嗦什么?当年我狼山双友尚未成名之际,只为拿了别人十两银子,你这老狗杀才的,便送我哥俩进官,一顿拷打之余,还坐了两年牢!嘿嘿,老天有眼,今日便是你这老狗全家遭报的时候。”
说罢!斜目一眇,又伸手往那少女白玉似的脸庞上摸了一把。
可怜!那姑娘惊吓过度,全身颤抖,竟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个老人,并且急得面如噀血,无助的望着女儿那祈求的双眸。
就在那莫老大手掌再度触及少女面上的刹那,陡然响起一声暴喝,一条银虹已疾射而至。
莫老大吃惊之下,身形急掠而退,那道银虹,如娇龙般一闪,又向狼山双友的老二刺来。
剑势急速无匹,这汉子在猝不及防之下,已闪躲不及。
他面上突罩凶厉之气,身形一偏,双掌竟猛劈来人胸前。
同时,他心中忖道:“哼!你若是不撤剑退后,我虽不免一死,你也活不了!”
说时迟,那时快,但闻“碎”声巨响起处,跟着一声惨叫,两条人影已霎然分开。
一旁的四人,三个被绑的及莫老大急急一看,只见场中已多出了一位面貌丑陋的持剑少年,他此刻左臂软软的垂下,似已受伤。
再看那狼山双友的老二,却是吃他一剑!穿胸膛,正满身鲜血的软软倒下……原来这现身的少年,正是江青。
他适才以一招怒江派谪传剑法中之“七步溅血”疾射敌人时,陡见对方身形微偏,抖掌猛击而来,竟是同归于尽的招术。
他震悚之下,身形快速绝伦的一转,险极的让开前胸要害,剑势却自胁下穿出,透入敌胸。
但是,他自己也吃对方一掌击实伤及肩骨。
一旁的莫老大一见自己兄弟,与来人一个照面便已毙命,不由大吃一惊,但细看来人也是左臂下垂,似亦受伤。
暗喜之下,不由喝道:“老二慢走,看大哥为你报仇了!”说罢,翻臂一抽,只见那一条通体银光闪闪,顶端宛似蛇头的兵刃,已握在手中。
他缓步向江青逼去,口中冷然道:“狼山双友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今天大爷二弟谢飞,既已蒙你成全,我莫蛟这条命,小子,你也慈悲一下吧!”
说罢,手中蛇形兵器急展,一招“天外飞鸿”已劈向江青顶门,左掌挥处,亦已拍出两掌。
江青身为怒江派后辈中,武功最强的弟子,人虽生得丑陋,但却聪慧无比,又肯用心学武,功力亦已不弱。此刻乍遇强敌,自己虽已受伤,却仍坦然不惧。
只见他大喝一声,手中剑挽起一道寒光,恍似经天长虹,迅速无比的刺向敌人。
一上手,便展开怒江派中以镇山的“狂涛剑法”。
但见瞬息之间,二人已交手了五十余招,狼山双友老大莫蛟的功力虽较江青逊上一筹,但,江青因左臂受伤,转动不灵,好些精妙招术不能使出,以致逐渐落了下风。
被绑在树上的三位遭难之人,正焦虑而盼切的望着场中这场惊心动魄的激战,骇得大气却不敢透一下。
他们心中多么希望这位面容丑陋的青年人能战胜贼人,救他们一家生命。
此刻,场中又是二十招过去了,二人腾跃之间,已不知不觉的逐渐并近悬崖边缘。
江青但觉敌人招出如风,式式指向自己命门要害。
他中气已逐渐混浊,功力不济之下,身手也自然的迟滞下来。
看情形,江青失手落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江青望着敌人那狰狞中带有得色的面孔,心中闪电也似的掠过一个念头。
他想道:“自己今生今世,再也没有什么指望,有什么人会使我留懋呢?会有什么人永远再怀念我呢?”
他嘴角浮起一丝凄然的苦笑,他又继续的想道:“若是我为了这跟前危难中的人而死,他们离不见得会喜欢我,但是,至少他们会有一个长久的时间记忆着我……”
就在他心神一分之际,莫蛟已大喝一声,手中奇形兵器“银元厥”己向他腹下扎来。
江青面上闪过一丝奇异的表情,他本能的一闪,血光涌处,对方那“银光厥”已插入他大腿三寸之深。
他倏然引吭大叫道:“老人家,你们快逃吧!”
手臂一抛一翻,掌中剑急飞而出,他已奇快的一把将敌人的颈项抱住,用力一滚,与莫蛟双双翻向崖下。
就在他身形滚落这千丈绝崖的刹那间,他已看到自己抛出的利剑,正将那老者的绳索斩断-更使他永不能忘的是那老少三人,那充满了焦急、悲哀与感怀的眼光。尤其是位美丽的少女双眸中,更现出一片关切的神色。
他满足了,身躯如殒石般落下去……他脑中清晰异常,丝毫没有恐怖。
他想着的,尽是那股关切的眼神,以及那另一个丝毫没有痛苦的世界……几经翻腾,两个身体在空中分开了。江青但见高耸的山壁,急速的向上移去,他,血液急奔,呼吸窒息,只闻耳旁呼啸风声。
陡的,一阵刺骨的巨震,跟着传入体内的,便是无比的痛苦。
他双眸逐渐迷蒙……脑中一阵昏晕。他想:“要去了……要去了……要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江青突觉身上一阵凉冰冰的,他疲惫的睁开双眼,眼前一片黑暗,风声如涛。
他模糊的想道:“这莫非便是幽冥地府?啊!这另一个世界竟是如此黑暗,又这么寒冷……”
四周寂静如死,他一转脸,“咦!怎么上面有着满天繁星?啊!眼前不是那陡削的石壁么?”
江青迷惑了,他不知自己是否已死?他突然用牙齿一咬舌尖,“嗳呀!”
一阵尖锐的疼痛,使得他的神志慢慢的清醒过来。
他详细一看,自己仰卧的地方,赫然是陡壁如削,中间一株覆盖如札的松树之顶。江青慢慢的运气一试,全身蓦然一阵剧痛,四肢百骸都好似散裂了一般。
他失望的叹了口气,仰望苍天,默默无语。
一会儿,江青觉得山风如削,全身寒冷异常,起了阵阵鸡栗。他又是惊喜,又是悲哀:惊喜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死;悲哀的是自己为何不死。
但,他此时动也不能动,更别说想别的办法了!
忽然,江青听到一种丝丝的吐气之声,他急忙四处一瞧,哇!在他头顶不远的山壁上,竟蜿蜒爬下一条,粗如儿臂,腹大尾小的怪蛇。
这蛇摆着那张丑恶无比的三角形怪头,利齿屹屹,其中竟满是红群鲜的物事,看来令人作呕已极。
那怪蛇嘴中作响,红信吞吐中已缓缓向江青头上游来。
只见那怪物已越来越近,距江青头顶,不及一丈,此时他却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
他浩叹一声道:“想不到我江青时乖运蹇至此,今日虽然跌不死,也会丧命在这毒物口中……”
眼见那怪蛇,愈来愈近了,阵阵中人欲呕的腥气,扑鼻而来。
江青心神疲惫,无力抗拒,只是双目闭上,待怪蛇毒牙咬下……突然,一阵风声飒然从他耳边掠过,按着就听“嗡”的一声怪响。
江青急急睁眼一瞧,那条距他已不足五尺的巨腹怪蛇,已吃一根枯枝,活活自七寸之处穿过,牢牢的钉在坚壁之上。
这枯枝射来的角度极为怪异,江青苦于身体转动不灵,也瞧不见枯枝射来之处。
他暗惊此人功力之高绝,直是骇人听闻,不由哑声开口道:“不知是那幕前辈高人?拯救在下,此恩此德江青感激不尽……”
他一语未了,便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自身后来道:“没出息的东西,区区一条‘腹带锦蛇’,便将你吓得半死不活,呸!真是丢人现眼。”
江青闻言之下,不由一阵面红耳赤,他羞愧的答道:“前……前辈,在下江青,因自绝崖之顶失足坠下,身受重伤,故而无能抗拒那怪蛇袭击,晚虽然无能,却也全不至于畏死若此。”
黑沉沉的四周,沉寂了一阵,那苍老低沉的声音又响道:“娃娃,你说说看,为何会自‘阴阳崖’顶坠下?”
江青答应一声,便躺在古松之上,将坠崖的经过,详细的敛述了一遍……那低沉的声音叹道:“娃娃,你真是命大,须知这‘阴阳崖’高达一百二十丈,崖底尽是尖锐岩石,与无底泥沼,便是老夫下去,也不敢说有把握生还。那什么狼山双友,此刻恐怕连尸骨也找不到了。”
那未现身的老人,似乎在考虑着一件重大之事似的,一时又沉寂了下来。
寒风呼啸中,江青存身的那株老松,又在轻轻摇曳,因而使得他不得不拼出全力,紧紧把着两根树枝,以免失手坠落下去。
忽然,那苍老的口音又响道:“娃娃,我早年便已立誓,今生永远不再与任何生人见面,但……我却好象与你特别有缘,虽然我看不到你,我却知道你是一个含蕴丰富感情,却又视死如归的青年。”
稍停了一会,那声音又说道:“也罢,老夫六十年来,未与生人说过话,今番为了你这孩子,便破例一次吧!”
江青正待回答,只听见“活”的一声轻响,暗中黑影一闪,一条乌黑细纫的绳索,已将江青的身上捆了个结实。
他一声惊呼尚未及出口,但觉身体一紧,人已凌空而起,他暗一咬牙,默不出声。江青身体,此刻忽又如殒石般往下坠落,但才沉下丈许,那奇长的乌绳索,竟出奇的自中间一弯,江青只觉得一股绝大的绵绵功力翻卷处,自己身躯,已“呼”的一声被带落至一个黑黝黝的山洞之内。
他身躯着地时,那人却极有分寸,毫未使他身上创伤受到痛苦。
江青在地下略略喘息了一刻,一打量这山洞的形势,不由暗暗惊愕不止。
原来这山洞凹入之处,正是这如削绝壁的中间,不上不下,便是飞鸟也难得进来。
他吃惊之下,双目已缓缓转向洞内瞧去。这一瞧,更将他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只见这古洞之内,毫无装饰,仅在洞壁深处,一座石磴之上,盘坐着一位全身枯黑干扁的怪人。
这怪人一头雪白的长发,长长的披到脚跟,面目却被那杂乱如草丛似的长眉浓髯遮住了大半。
只见他混身赤裸,仅在下身围了一块破布,这怪人虽然肤色漆黑,两只手却莹白如玉。
他右手小指上,扣了一只乌黑色的小环,那条捆住自己的绳索,便连在那双小环之上。
江青心中暗自惊道:“莫非适才我偌大的身体,被他凌空以内力拖入洞内,怪人就便全凭着他那只小指头么!”
他正在呆楞的想着,那怪人已沉声道:“娃娃,你是否便叫江青?”江青应了一声,是。
那怪人又道:“你师父是谁?属于那一派?”
江青艰苦的向前移了五步,哑声道:“家师怒江派第七代掌门人,人称九天神龙华明轩便是。”。

相关文章:

上一篇:我與處女李老師

下一篇:性愛催眠術


搜索更多类似《【寻好书】【邪神门徒】》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