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玄幻武侠  »  如意狼君

2019-08-29 16:52:43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477)
一夕花开花落,一招九转乾坤,满月迷茫翻云天,红尘遍洒覆雨仙。
这就是姚淑兰此刻的真实写照,侧依在血天君的怀里,她满脸羞红的不敢去看这个让她刚才快乐无比的男人。
虽然背着穆龙,竟然和血天君突破了这一步,可是姚淑兰却丝毫不后悔,反而对他的表现,大加赞赏,只是藏在心底的赞赏。
“淑兰姐,如果哪日我离开穆家庄,你可愿意随我一起?”
血天君手指捏着姚淑兰的耳垂,轻声问道。
姚淑兰咬了咬牙,眨着一双媚眼,娇声道:“人家要是跟你走,岂不是要背一个骂名,在说,念慈还是你的老婆,你还要娶欢欢为妻呢,我跟着算是怎么一回事。”
这点上,姚淑兰说的算是不错,可是血天君是什么人,这点关系要是处理不当,那可真是白瞎了他这么多年,从神雕世界闯荡到这风云世界,所遇女人,无一例外,只要看上他的,他看上的,还管什么关系。
轻搓着她身前的圣女峰,血天君一脸认真道:“只要你答应,我带你远走高飞,谁会知道你在这里的事,除非你舍不得穆龙。”
“我……怎么可能舍不得那个死老头,我与他早就没有感情,要不是遇到你,我真以为自己这下半辈子,就要孤独到老了。”
姚淑兰立刻娇真急道。
她最恨别人在自己面前提起穆龙,可是血天君的提及,也是担心她自己还依旧和穆龙有着情感,那他血天君,也只能算是她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了。
沉思了一下,姚淑兰接着说道:“天君,我愿意跟你走,可是我的两个女儿,现在还没婚嫁,你就算娶了欢欢,那小小呢,我不希望看着她,找不到一个如意郎君。”
“如意狼君,呵呵,淑兰,若是不嫌,我一并娶了她们俩,你说如何?”
血天君轻声笑着说。
姚淑兰脸上一怔,随即摇头道:“不行,你也太贪心不足了,她们不一定对你有心,在且,我和你这关系,你让我如何跟她们说,要是以后生活在一起,我们又怎么面对?”
血天君凝声道:“这点你就放心吧,我能让你爱上我,就能让她们也爱上我。”
“你……真是野心勃勃。”
姚淑兰也不好打击他的高涨情趣,想到自己两个女儿若是真跟他交好成亲,那日后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说,在一起时,却要道貌岸然了。
贴近姚淑兰,血天君朗声笑道:“我不管野心勃勃,连这个也勃勃了。”
顺着他的眼神一看,姚淑兰惊叹不已,因为此时血天君腿根,那个让她过了一番如生如死快意的凶器,竟又胀大了起来,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的狰狞表面,更是青筋暴露。
“坏人,又想欺负人家……”
姚淑兰嘴上说着,竟扭动着娇体向下而去。
血天君笑眯眯的看着她的颈首到了自己小腹之下,只见姚淑兰媚眼如丝的抬起瞟了他一样,娇声道:“可不许偷看,闭上眼。”
在下一刻,血天君闭上了眼睛,却感到凶器被温热所包围,不得不说,姚淑兰是个很具有魅力的女人,这不光是指她的外表,也在宣示着她作为一个女人,是如何在短短一炷香后,学会了颇多取悦男人的招数。
“淑兰姐,你的小嘴可真不错。”
在姚淑兰摇头吞吐不已时,血天君睁开眼,看着她鼓起的两腮,调笑道。
姚淑兰嗔怪道:“哼,还叫人家淑兰姐啊。”
“老婆……”
“夫君……”
两人似是在互相调侃,只是相互称呼了一声,血天君已不禁忍受她的主动,伸手将她向怀里一拉,翻身覆压了上去。
只听姚淑兰嘤咛一声,双手紧紧的扣住了血天君的肩头,因为此刻血天君的凶器已扎入了她那深深的粉缝之内,让她好不快乐。
一场汗彻淋漓的激战,在三个时候后告一段落,姚淑兰穿好衣物,随着血天君一起步出了这偏房,两人刚到屋外,就看到院子里,站着的颜盈,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姚淑兰和血天君。
待姚淑兰走到她面前时,颜盈惊诧的打量着她的全身,一脸羡慕娇呼道:“天呐,淑兰姐,你好苗条了哦。”
“哪有啊,比起妹妹你的苗条,我还要差得远呢。”
姚淑兰谦虚的娇笑道。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变化,足以让熟悉自己人感到震惊,那原本还有些宽肥的腰,简直成了盈盈一握的柳腰,而那双有些状的腿,也变得芊细修长了。
颜盈撅嘴瞪着血天君,轻斥道:“表弟,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可是你表姐,你都没有这么快让我塑身,淑兰姐是你岳母,你就特别照顾她,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知道她在撒娇,姚淑兰轻笑道:“他是不好意思用他那特别的塑身之法啊。”
但是这句话一出口,姚淑兰就后悔了,想到自己会塑身变得苗条的原因,她脸唰下的红了,要是让颜盈知道自己和血天君,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一定会笑话自己。
血天君也是一脸认真道:“是啊,表姐,我对淑兰姐能使用的方法,在你身上使用似乎很不合适啊。”
“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颜盈挑眉说道,眼神盯住了一旁脸红的姚淑兰。
只见姚淑兰连忙摇手道:“当然没有了。”
颜盈娇嗔道:“我刚才都没睡着,听到一种奇怪的叫声,这里竟然有只猫在叫春啊。”
“你……”
姚淑兰刚想辩驳,但是她发现自己上当了。
“我什么啊?淑兰姐说我,是不是那只猫其实就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姚淑兰已伸手堵住了她的嘴。
而她感到颜盈这么说,其实早该想到,她不会睡着,或者刚才自己和血天君在屋里那个的时候,这颜盈一直在门外偷听,亦可能偷看。
一想到自己和血天君的事可能败露了,她更是心虚的不敢去看颜盈。
颜盈可是抓住一点把柄就不会放弃,加上她已看出血天君和姚淑兰,已突破了那层关系,不然血天君不会那么胸有成竹的站在一边。
“别瞒我哦,我表弟是不是很厉害?”
颜盈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张口问了出来。
姚淑兰嗔怒道:“盈妹妹,玩笑归玩笑,不要太过分了。”
显然被颜盈一直追问,姚淑兰是害怕自己和血天君的事,传到自己的女儿和下人耳朵里,那时自己在穆家庄,那可真是臭名昭著了。
颜盈见她真要生气了,忙陪笑道:“我的好姐姐,我在跟你说笑呢,不许生气哦。”
见两人欢快的聊着天,血天君看了看天色,来这里已有三个时辰还多,若是再不回去,穆念慈定会开始怀疑,自己来这里到底在做什么了。
待血天君刚一离开,颜盈拉着姚淑兰的手进了房间里。
不明所以的看着颜盈,姚淑兰疑惑道:“拉我进屋做什么?”
颜盈一脸神秘的娇声道:“淑兰姐,你可真打算让我表弟,娶了你的两个宝贝女儿?”
“你……刚才果真偷听了……”
姚淑兰惊讶道。
“是,我一直都在窗外,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不瞒姐姐,其实我和天君之间的关系,也和你一样。”
颜盈毫不隐瞒的说,但是和血天君表姐弟的关系,她是不会在解释的。
姚淑兰挑眉道:“什么叫和我一样啊?”
颜盈媚眼一挑,娇真道:“还不是在床榻上喽,倒是姐姐比我的招式多还好,我表弟可是捡了个宝啊。”
“别笑话我了,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望妹妹能为我守口如瓶。”
姚淑兰刚绷紧的心,也舒缓了开来。
让她心底震惊的是,颜盈和血天君两人,竟也有这层关系,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在古代,表姐弟之恋,到处都可见。
颜盈点了点头,认真道:“姐姐莫怕,我颜盈虽不是什么英雄豪杰,却是个守信的人,你和天君的事,我羡慕都来不及呢,怎么会出卖你,这也足以证明,我表弟的魅力大嘛。”
“呵呵,他的魅力不仅大,还有下面那个也大的出奇。”
姚淑兰放开了,也开始说起了笑。
脸上露出微红一笑,颜盈附到她耳边轻声问道:“姐姐,你可是答应天君,要把欢欢和小小,嫁给他啊?”
姚淑兰摇头苦笑道:“我做不了她们的主啊,其实你和我都知道,天君是个好男人,让女人忘不掉的男人,能有这样的如意郎君,那是我两个女儿的福气,可是这也要顺其自然的,若是两人不喜欢天君,我就算从中作梗又能怎样呢。”
颜盈点了点头,对姚淑兰的话也是很肯定,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没有缘何来爱情……
穆龙一去皇城,晚饭时,整个桌子上亦只剩下了血天君一个男人,姚淑兰和颜盈与穆念慈和欢欢、小小。
席间,穆欢欢不时的看着自己娘亲的苗条身材,暗想她到底是怎么塑身的,只是和血天君在前几日洞房的事,让她与血天君已经几日没言语了。
似乎看出她的想法,颜盈故意提起了此事:“淑兰姐,今日塑身成功,你可要少吃些,别又增胖了哦。”
“切,好话不说,偏说坏话,天君,我这样难道不能大吃大喝吗?”
姚淑兰看向血天君笑问道。
血天君想了想,摇头笑道:“岳母大人,我这塑身之法是永久的,并没有副作用,就算你在日后天天山珍海味大鱼大肉,也不用怕,在回复到以前的样子。”
“夫君,你是怎么让我娘变得这么苗条的啊?”
穆念慈这时娇声问道。
血天君摇了摇手指说:“秘密,不可外传,晚上回去在告诉你。”
姚淑兰连忙也搭腔道:“对,秘密,让天君回去,跟你在床榻上在说吧。”
“娘……”
穆念慈撒娇的娇呼了一声,她没想到,不苟言笑的姚淑兰,竟调侃起了自己。
这也是血天君对她的承诺,不止认她这个女儿,同时也对她的态度改观,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看待,显然现在的姚淑兰就是这么对待穆念慈的。
饭吃到一半,姚淑兰已吃饱,放下筷子,突然看着穆小小和穆欢欢说道:“你们也老大不小了,娘亲想了一夜,是该为你们俩找婆家了。”
穆小小脸上一红,她是个乖巧的女孩,从未想过谈婚论嫁,加上这几日老是在夜里,被隔壁的血天君和穆念慈行房之声所侵扰,她竟不想嫁给别人。
“娘,我才不愿这么早出嫁呢,等我自己找到好的,在说。”
穆欢欢娇声说道。
姚淑兰轻斥道:“这说的什么话,早晚都要嫁,娘为你们想好了,和念慈一样,也为你们来个比武招亲,怎么样?”
穆欢欢和穆小小同是露出了疑惑,因为这比武招亲,怎么和穆念慈的一样。
穆欢欢不依道:“娘,我才不愿被比武招亲,要是碰到一个武功好的,长得却丑陋的男人,你女儿这一辈子幸福,岂不是要毁了。”
“呵呵,欢欢所言极是,岳母啊,这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血天君知道姚淑兰是打着什么算盘,在这里比武招亲,自己岂不是又要拿上第一。
姚淑兰看了血天君一样,那脸上的表情,好像在说,这么便宜你,你还不领情。
穆欢欢丝毫不买血天君为自己说话的好,而是嗤之以鼻道:“我爹不在,这事还是等他回来在商议吧。”
见她如此执意不肯,姚淑兰也不能强迫,但是她在饭桌上提及此事,也是受颜盈蛊惑,她也想知道自己两个女儿,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要是真是血天君,她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吃晚饭,血天君与穆念慈先一步回了自己的房间,颜盈也离开了。
偌大的饭厅,下人收拾着碗筷,姚淑兰摇着才塑身成功的苗条身材,走到了内庄的花园里。
“娘,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把我和大姐嫁出去?”
不一会,穆欢欢追了上来,看到姚淑兰坐在花池旁赏花,她脸上露出不悦,追问道。
姚淑兰笑看着穆欢欢,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石台,娇声道:“来,坐下再说。”
穆欢欢坐了下来,还是一脸的不悦。
“欢欢啊,娘要问你,你心目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不是娘想急着催你嫁出去,而是你和小小,年纪都不小了,在这么拖下去,对你们都不好。”
姚淑兰感叹着说。
在古代,女子都是十八九岁就出嫁,而像两人到了二十多还不出嫁的,实在少的可怜。
脸上现出一抹晕红,穆欢欢娇真道:“娘就是想把我和大姐赶出穆家庄,我才不愿出嫁,就想留在娘的身边。”
嘴上说着,穆欢欢靠在了姚淑兰的怀里,心里却在暗暗想着血天君,她这几日都快疯了,每日一到深夜,她总会听到穆念慈那欢愉的声音,一想到血天君和穆念慈所做之事,她的小腹就是一阵燥热。
从对血天君有些厌恶,到一天不见他,都想念他,一句话不跟他吵起来,穆欢欢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虽然没有情与爱的经验,可是穆欢欢知道,自己对血天君,已经产生了爱。
“傻孩子,你迟早要离开娘的,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我看看是不是在庄里,给你物色一个。”
姚淑兰抚着她耳边的秀发,说道。
穆欢欢呢喃道:“人长得要好,对我,对娘和爹,还有大姐都好,武功也要好,这样能保护我,就算已经结过婚的也没事。”
姚淑兰轻笑道:“你不是在说你妹夫吧,怎么我感觉你在说他一样。”
“哪有啊,娘,你别乱说好不好。”
被说中了心事,穆欢欢脸上更红了。
“还没有,娘最了解女儿的心事了,看看你红的脸蛋,都快赶上猴子屁、股了,你还想瞒你娘我啊。”
姚淑兰俯视着她脸上的羞红,直说道。
穆欢欢做起身,娇嗔道:“娘,就算人家喜欢他,又能怎么样,他都是念慈的夫君了,我可不想被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说我勾引自己的妹夫。”
姚淑兰眼中闪着精光,认真道:“你可真的喜欢他?”
穆欢欢是个直性子,她的话一出口,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有时大大咧咧,可是穆欢欢比穆小小,要精明了许多。
“是,女儿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有一种感觉,我真想那比武招亲的新娘是我。”
穆欢欢毫不隐瞒自己心中埋藏的想法,在姚淑兰面前,她唯一可以倾诉的人面前。
姚淑兰点着头轻笑道:“欢欢,娘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梦想,但是还得靠你自己使把劲。”
穆欢欢挑眉惊喜道:“年轻,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了,为了你的幸福,我怎么会骗你呢。”
姚淑兰心里坚定着想法,她不想看到自己的二女儿遗憾终生,想到血天君的为人和他异于别的男人的持久和霸道,欢欢跟着他,只会享福。
“啧”一声,穆欢欢激动的在姚淑兰侧脸亲了一口,一脸欢喜的直感谢。
有了计划,就等着机会,姚淑兰知道穆龙是个保守的老家伙,要是他知道,自己要把欢欢下嫁给血天君,定会不答应。
只有几天的时间,姚淑兰回到房中,就开始了思考,若是直接告诉血天君,这事他自然会答应,却少了一些惊喜。
“姐姐,怎么一回来就愁眉苦脸的?”
颜盈还未安睡,看着姚淑兰进到屋里,坐在了椅子上一声不吭,立刻询问了起来。
姚淑兰摇头笑了笑,叹气道:“还不是为我两个女儿发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是两个丫头,死活都不肯出嫁。”
颜盈娇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算什么事,她们没找到喜欢的,当然不想出嫁了。”
“盈妹妹,姐姐最知心的朋友可就是你了,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帮我琢磨琢磨,该怎么办。”
姚淑兰不想隐瞒颜盈,便想到要告诉她实情。
拉张椅子坐到了她对面,颜盈一脸期待道:“姐姐请说吧。”
姚淑兰娇声道:“其实你和我猜的都不错,欢欢和小小,对天君可都有些爱慕,可是你也知道,女孩子家,总不能主动吧,而且这穆家庄,从未有哪个男人娶小妾的,要是她们都跟天君在一起,在庄里,也会被人笑话。”
颜盈一听,嗤笑道:“哪有这样的,有能耐的人才娶三妻四妾了,想夫君,不,是天君,他日后可不是一个只会武功的武夫,能跟着他在一起,那是任何女人三辈子也修不来的福气啊。”
“呵呵,你把他夸得都快成万人迷了。”
姚淑兰嗔笑道。
看着姚淑兰脸上的红晕,颜盈挑眉娇真道:“我可没有说谎吧,难道淑兰姐,跟他在一起后,脑袋里还可以装下别的男人吗?”
姚淑兰一怔,随即低下了头,她被颜盈说中了,自从和血天君有了同房之乐,她就感到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血天君,想着他那巨大的凶器,可以填补满足自己。
“姐姐,这事你向天君说也不好,那就我来替你说,只要你答应,我可以保证,三日之内,欢欢和小小,必然会住进念慈的房间里。”
颜盈打着包票。
听她这种话都说得出口,姚淑兰娇嗔道:“你把她们姐妹当成什么人了,就算是我,也不好意思,和他在一起,身边还有别的女人啊。”
颜盈靠近姚淑兰,一脸娇媚道:“那是你还没尝试过,天君的厉害,可不止这些,他一个人,能让我和你,加上念慈她们三个,一夜都败在他手里。”
“妹妹,你越说越离谱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厉害的男人,除非他吃了什么虎鞭之类的大补之物。”
姚淑兰笑道。
“我说了,你还不信,那就瞧好吧,今晚三更,他还会来,到时你可不许逃走。”
颜盈站起了身说道。
姚淑兰羞怯道:“他怎么还来?”
“因为我邀请他了啊,姐姐啊,你昨晚是舒服了,可是我还没呢,晚上分你一杯羹,我俩让天君留到天明。”
听她这么肯定,姚淑兰顿感害羞,但是一想到他还会来,姚淑兰心里却又翻江倒海了起来。
夜转瞬化黑,三更的锣已敲响,别院到处都静悄悄的。
屋里一张可容纳四人的大床榻上,姚淑兰和颜盈并排躺着,虽然屋里黑漆抹黑的,但是两人谁都没有睡着。
“姐姐,是不是很兴奋啊,我都听到你的心跳声了。”
颜盈转头娇声调侃道。
姚淑兰脸上此时很热很红,但是却嘴硬道:“我才没有兴奋呢,倒是你,翻来覆去睡不着,待会他来了,就先让他收拾你。”
颜盈咯咯笑了起来,她已经说服了姚淑兰,不然这会姚淑兰又要跑去偏房了。
两人屏气凝神的等了片刻,这时颜盈侧身伸手搭在了姚淑兰的腰上,娇真道:“还穿着裙子干嘛,待会还要脱掉,不如现在就……”
“才不要,他还不知道来不来呢。”
姚淑兰按住了她的手说。
颜盈可不理她的抗拒,手掌只是微微一动,早就拥有了内力的她,手心立刻散发出了一种气劲,很轻柔的姚淑兰小腹上游走了起来。
姚淑兰心神一动,一股悸动让她浑身发热,惊声道:“妹妹,你怎么也会这塑身之法?”
“塑身之法?这叫什么塑身之法啊,这是内力,你不会武功自然不懂。”
颜盈随即解释道。
听她一说,姚淑兰顿感郁闷,原来血天君给自己的塑身之法,原来是内力,难道这其中,塑身之法根本就是假的,而他想占有自己才是真的。
“想什么呢?”
颜盈略微起身,黑暗中看着姚淑兰问道。
姚淑兰摇头笑道:“没什么……”
这时颜盈的手突然按在了她的奶子上,感到手心里的硕大酥软,颜盈调笑道:“这么丰腴,可是我表弟天君的功劳啊。”
姚淑兰并未抗拒,反而觉得颜盈的手握住自己的圣女峰,是那么的舒服和刺激,但颜盈这么说,让她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妹妹,你又取笑我了。”
颜盈说道:“这哪里是取笑你呀,不信你看看。”
说完,她便扒开了姚淑兰的上衣,扯掉了她的肚兜,让她那一对硕大的奶子暴露在外,赞叹道:“真是好美啊。”
被一个女人这么看着奶子,姚淑兰是浑身的不自在,但是她同样看到颜盈也光着身子,这倒让她释然了。
“怪不得我表弟会这么喜欢姐姐你,光是这身子,让我看着都口渴啊。”
颜盈娇笑着。
姚淑兰娇真道:“才不是你想的那样,要是比身材,我比妹妹的可差远了。”
颜盈笑了笑,伸手在姚淑兰的奶子上揉搓了一下,惹得后者一阵娇吟……
夜色转瞬即逝,苦等血天君会来的两女早已酣然入睡,因为血天君并未出现,她们知道,这一夜,念慈又有的享受了。
落日的余辉给眼前的城披上了一层金黄色,在城头,一位飒爽的女子站在城墙上,一袭紫衫在风中猎猎做响,只见她面色凝重的望着城内的一切。
良久,她轻轻的叹了口气,露出罕见的小女人的心态,瞬间又恢复到了一代女豪的风采,也许只有血天君和林朝英她们才能让现在武林都惧怕的黄蓉显露女人的本色。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黄蓉带领着血门一众,在五日内,已收服了江湖上的三个大派,更吃掉了两个城,而今天是她要拿下的第三个城。
就在此时,城内一阵骚乱,黄蓉轻轻的皱了皱眉,一顿足,轻飘飘的落下城头,却见城内的守卫一个个傻傻的站在门前。
他们就像是被定身了一样,眼中却含着冷光,盯着打开城门的三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姐姐,这骆城的城主,竟然说我们血门不配他们归降,城主骆方,已经被莫愁诛杀。”
说话的正是猫仙。
为了助黄蓉和林朝英,能快速收服江湖上的势力,血天君派出了极乐界中最强大的阵容,猫仙和仙仙,还有林朝英和小龙女、李莫愁,这些已经可以已一己之力,独当一面的高手。
黄蓉摇了摇头,她不是个随意杀人的主,但是只要不愿归降,不得已,黄蓉会使出手段,让不愿归降的人害怕血门,但是在这几日收服江湖势力,她没有杀一个人,这次她没出面,倒是没想到李莫愁下狠手了。
“夫君说过,不要添杀戮,除非是大恶之人,骆城虽是江湖势力,这城主骆方,却不是奸诈之人,你们速去,让莫愁不要在动手了。”
黄蓉娇声说道。
虽然她是血门门主,但这些姐妹,从不分大小,只是有些无法商量的大事上,黄蓉和林朝英才会定夺拿主意。
待猫仙和陆无双三人再回到城里,黄蓉才叹气自语道:“莫愁啊莫愁,你若是再添杀戮,日后血门必然会成为下一个天下会,那时江湖势力结合,岂不要被群攻。”
收服骆城,仅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当然黄蓉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一个血门的姐妹,而是让城里有能的人继续掌管这骆城,但是日后,骆城的旗号将变为血门,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打着血门的旗号。
而黄蓉每收服一个势力,都会使出硬朗的手段,让那些被收服的势力主人,不敢打着血门的旗号胡作非为,她要为血天君树立一个好的形象,虽然不知道血天君何时才能回到血门主持大局。
穆家庄内庄里,穆欢欢有模有样的学着血天君的出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出招。
“不行不行,你这出招实在太没力道了。”
血天君看着她软弱无力的样子,立刻收回了手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穆欢欢挑眉娇真道:“我是个女孩嘛,哪有什么力道啊。”
血天君凝眉看着她笑道:“那你还想不想跟我学武啊?”
“当然想了,学会武功,我就可以保护自己,你教我简单点的嘛。”
穆欢欢像个小女孩一样,在血天君面前撒起了娇。
摇了摇头,血天君调侃道:“你看你的样子,眼圈都是黑的,昨晚又没好好休息,早上也没吃饭,等你休息好,吃饱了,我在教你吧。”
穆欢欢不依道:“不,我现在就要你教。”
她还是老样子,只是血天君很奇怪,穆欢欢一大早,就吵着要跟自己学武功,可是这一个时辰,她哪是学武功的,简直就是个偷窥狂,一直都在偷偷看着自己。
想到自己这几夜的表现,穆念慈的欢愉叫声,让穆欢欢和穆小小都可以听得到,她们晚上自然不会安稳的休息。
靠近穆欢欢,血天君轻声说道:“我要手把手的教你,才能学得快,这里有那么多的下人,还不能静下心,要不,到庄外的月牙湖,怎么样?”
“你不是有什么歪脑筋吧,我才不敢单独跟你去月牙湖呢。”
穆欢欢语出惊人的说道。
看着她的眼神,血天君暗笑,这穆欢欢明知道自己不是好人,还对自己这么粘着。
想了想,血天君轻笑道:“那好,我把我表姐叫上吧,她早就听说月牙湖不错了,只是我一直没带她去看看。”
一听血天君要带着颜盈去,穆欢欢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因为颜盈在她的眼里,不止是个好姐姐,更是一个知心的朋友。
她能爽快的答应,血天君也在暗暗感谢颜盈,这个女人不为辛苦的为自己着想,一点都不会吃醋,真应该在极乐界中作为一个表率。
此时距离中午还有两个多时辰,穆念慈和姚淑兰、穆小小都留在了庄里,颜盈一知道血天君要带穆欢欢出城去练武,就知道他的计划。
三人结伴出了庄,到了月牙湖旁,虽然此时是白昼,可是偌大的月牙湖,还是很漂亮,迷人的深青色湖泊之水,很是诡异的从没有干涸,而这里没有源头,皆是天上之水灌溉到此,才让这月牙湖在这有着相当的盛名。
“盈姐姐,你看,这湖泊里还有鱼儿呢。”
穆欢欢很少来这月牙湖,因为她不是一个有着审美观的女孩。
颜盈摇着小蛮腰走到湖泊边,娇声道:“还真的有好多呢,哇,还有娃娃鱼呢,天君,快来看看。”
走到湖泊边,血天君也看到了,只是他初次来到这里时,就知道这里有好多鱼儿。
“这一群群的小鱼又称多嘴鱼,据我所知,它们可啄食掉人身上的污秽之物。”
血天君见面前不远游过一群小母手指大小的小鱼,立刻说道。
颜盈四周看了看,故作很热的扇了扇红扑扑的脸,问道:“这里会不会有别人来啊?”
穆欢欢娇声道:“不会,这里最近的就是穆家庄了,我们庄里的人很少来这月牙湖的。”
“你不是想和我表弟学武嘛,那边大树下不错。”
颜盈指着远处的茂叶大树说道。
血天君点了点头,说道:“欢欢,我们去那边练武去吧。”
跟着血天君走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下,穆欢欢心情异常的悸动,虽然颜盈也在这里,但是第一次和血天君这么近距离的独处机会,在庄里根本不会有。
就在血天君刚要起招,教一些防身之术给穆欢欢时,却听她娇呼了一声。
“怎么了?”
血天君诧异的看着她问道。
穆欢欢手指着湖泊边,血天君眼睛立刻看了过去,原来颜盈竟然在湖边褪下了身上的裙子,光着白洁的身子下到了湖泊里。
看到血天君直勾勾的眼神,穆欢欢连忙挡在了他的面前,撅嘴道:“你怎么也看啊,她可是你表姐啊。”
血天君毫不在意的笑道:“我哪知道她要下去沐浴啊,都是你,大惊小怪的。”
“怎么怪我头上了,我只是没想到,你表姐也不在乎,你这个男人还在这里呢。”
穆欢欢脸上显出了红晕,因为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因为要挡住他的视线,而把脚尖翘起,整个人竟似是贴在血天君面前似的。
一股兰香从穆欢欢嘴中传来,血天君笑着大力嗅了一口,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盈盈一握的小腰,穆欢欢一怔,刚要挣脱,却听血天君说道。
“别动,她看过来了,要是知道我在看她,我一定要倒霉的。”
穆欢欢僵硬的表情看着血天君,这么近距离,鼻尖几乎碰到鼻尖,让她的心肝如小鹿一样乱蹦,更闻到血天君身上特有的男人味道。
“欢欢,其实这么近看你,才发现你长得真不错。”
颜盈确实看了过来,其实她是有意为之,但是却不想两人会因为自己湖泊沐浴,而相拥在一起。
听他这么夸自己,穆欢欢娇真道:“难道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很平庸的女孩嘛,还是我根本比不上三妹念慈。”
血天君摇头感叹道:“若是那次比武招亲的是你,那现在我的老婆就是你,而不是念慈了。”
穆欢欢此时心跳怦怦的更厉害,心里十分惊喜,这个男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对自己有点爱慕之心。
眼看着她脸上露出乔红,血天君认真的看着她轻声笑道:“你娘要把你嫁人,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我没碰到喜欢的。”
穆欢欢娇羞的说道。
“那如果是要嫁给我呢?”
血天君不想再等,要是穆欢欢真的有喜欢自己,那今天就该是收了她的大好日子。
穆欢欢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血天君的眼神,一向大大咧咧的她,也有受堵的时候,虽然心里十分喜欢血天君,可是作为一个女子,她又怎么好意思主动。
血天君追问道:“如果嫁给我,你还会不同意吗?”
“天君哥,我……”
她终于抬起了头,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血天君被她这一声天君哥叫的心里软绵绵的,一把将穆欢欢的头捧起,毫不犹豫的将嘴唇深深的印在了她的朱唇上。
穆欢欢一惊,双手抓住血天君的手臂,想要抗拒,可是血天君的手力道很大,根本不是她能挣脱开的。
面前女孩虽然抗拒扭捏,血天君还是很霸道的将舌伸了进去,轻轻的挑开她的牙齿,将舌和她的舌缠绕在一起,深情而贪婪地吸吻着。
初尝亲吻的滋味,只是一会的功夫,穆欢欢鼻中就哼出了美妙,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霸道野蛮的亲吻。
当两人分开唇时,血天君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柔声道:“欢欢,嫁给我吧,我会给你幸福的。”
只有这短短一句话,却让穆欢欢受宠若惊,这个自己爱慕的男人,终于主动的说出了这句话。
“天君哥,我就算答应,可是穆家庄有个规矩,你已是念慈夫君,就不能……”
穆欢欢皱眉说道,话还未说完,血天君已伸手挡住了她要说下去的话。
盯着她的美眸,血天君一脸坚定道:“什么破规矩,在我眼里都是无用的,我只想知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老婆?”
穆欢欢一阵甜蜜的幸福感,双眼俏皮的看着血天君,皎洁的笑容,让她更显可爱。
“那你说呢?”
血天君撇嘴轻声笑道:“你怎么还反问起我来了。”
这时穆欢欢转身背对着血天君,捏着衣角,呢喃道:“人家害羞嘛,还有,就算我答应了,可是我娘说,大姐也要出嫁才行,不然我不能比她先出嫁。”
双手环住了她的腰肢,血天君附到她耳边说道:“那也无妨,我们可以先洞房,后在举办仪式啊。”
听他这么说,穆欢欢的心跳得更加厉害,想到这几日血天君和穆念慈的闺房之乐,她又怎么会对洞房没有渴求,可是想到自己就这么答应他洞房,岂不是有点太过随便。
俗话说得好,易扭的瓜不甜,穆欢欢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女人越是很容易被男人追到手,反而不会得到男人的真心对待。
她摇了摇头,娇声不依道:“我才不跟你先洞房呢。”
翻转过她的身子,血天君低头凝视着她的一双美眸,问道:“小小可有心上人?”
“额……好像有吧。”
穆欢欢眼神闪烁的说。
血天君一样便看出了穆欢欢似乎对自己有所隐瞒,一个女人脸上表情的变化,亦可决定她现在内心的所想。
对她的话不是相信,血天君凝声道:“欢欢,对我,你还不说实话吗?告诉我,小小喜欢的是哪家公子哥,回去我就让你娘给牵线去。”
“傻瓜……”
欢欢嘟囔了一声。
血天君挑眉道:“她喜欢一个傻瓜,那怎么行,小小这么漂亮的女孩,不嫁给个好男人,怎么能找个傻瓜呢,这婚事不行。”
穆欢欢脸上露出了喜悦,眨着一双眸子,轻声说道:“我说的傻瓜是你啊,我大姐与我几日同屋,每夜都被你和念慈干扰的不能入睡,从你们第一次开始,我和大姐就每天期盼着,希望和念慈一样,成为你的……”
说着说着,穆欢欢脸红急喘的已说不下去了,但是她的意思,血天君已全然搞明白了。
轻抚着她的小腰,血天君激动的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暗笑道:果然如自己所料,这穆小小和穆欢欢,真的喜欢并爱上了自己,这也难怪她们会有同种想法,要知这整夜都被男女欢愉的声音干扰,在纯洁的女孩,也会自甘堕落,但是也不是对任何人。
三人回到穆家庄已是中午过了,草草吃了点饭食,血天君直接奔着自己与念慈所住的新房走了去。
颜盈已知血天君的计划,很配合的将穆念慈叫到了别院,与姚淑兰以刺绣的借口,将她留了下来。
“大姐,在不在啊?”
在血天君之后回屋的穆欢欢,直接进了穆小小的房间。
她爽朗的声音,血天君在屋里,都是听得甚是清楚。
似乎正在睡觉的穆小小嘤咛了一声,回道:“在呢。”
穆欢欢推开了穆小小的房门,大步跨了进去,正看到穆小小横卧床榻之上,身上只穿着一件粉色小肚兜和粉色长裤。
披头散发的穆小小,此时面露娇红,已睡了一个时辰得她,看到穆欢欢喜笑颜开的表情,顿时笑着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跟天君去学武了吗?”
“这还快啊,中午饭都没赶上热得。”
穆欢欢娇笑着,坐在了床沿边。
穆小小调笑道:“是啊,你都废寝忘食了,从没见你对哪件事这么上心过,是不是跟着俊逸不凡的天君学武,让你很高兴,庄里的那些武师,你可看都不看一眼。”
穆欢欢抿嘴一笑,低声道:“大姐又取笑我,天君哥的武功高,我当然要跟他学了。”
“呵呵,这么快都天君哥天君哥的称呼了,这可不是你的脾气啊。”
穆小小听她称呼血天君为哥,要是前几日的穆欢欢,见到血天君,可是连句话都不想说。
但是穆小小也知道,两姐妹私下可是经常互相袒露心扉,都对血天君有心意,可是这庄内规矩,也让穆小小不敢说出心中所爱。
不管她的调笑,穆欢欢一脸神秘的看着穆小小,娇真道:“大姐,念慈去别院跟娘和盈姐姐刺绣去了。”
穆小小随手拿起裙子,已开始往身上穿着,听她这么说,穆小小说道:“那又怎么样?”
“天君哥自己在房里呢,怎么样,敢不敢随我过去。”
穆欢欢直说道。
“过去做什么?你就不怕念慈知道,你可是她二姐,要是让她知道你对天君有想法,你还怎么面对她啊?”
穆小小担心道,心情却不平静了起来。
这几日几夜的折磨,让她从没睡过好觉,几次梦中,都梦到血天君来到了她的房里,很霸道的像占有穆念慈一样,占有自己,但是这只不过是个梦,保守的穆小小,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成为血天君的老婆,和自己的三妹念慈,分享同一个男人。
穆欢欢娇声道:“怕什么,三妹要是知道你和我都和天君哥好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可知道,她每晚都受不了天君哥的索取,大姐,不要说二妹我不是好女孩,我知道男人一旦无法满足,就会到外边拈花惹草,你想看到天君哥,去找别的女人,而抛弃三妹嘛。”
“他……他不是那种人。”
穆小小坚定的说道。
穆欢欢仰头笑道:“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那你今日知道我和他一起练武时,他对我做了什么。”
穆小小一怔,轻声问道:“你们不是三个人一起去的,在月牙湖,光天化日之下,他能对你做什么。”
虽然带着疑问,但是血天君的为人,看起来就是好色且霸道之徒,而且穆欢欢也心中独钟于他,两情相悦,什么事都足可以发生。
这么一想,穆小小眼露惊叹。
穆欢欢靠近她小声道:“天君哥可是个独一无二的男人,他的那个宝贝好长好大好壮观啊。”
“你……”
穆小小没想到一向活泼却又不失纯洁的二妹,竟然会说出此种话来。
这时穆欢欢站起身,轻笑道:“大姐,你怕这怕那,要是后悔也来不及了,我要过去和天君哥聊天去了。”
眼睁睁看着穆欢欢走出了自己的屋子,穆小小连裙带都没系好,就呆愣了下来。
想着穆欢欢刚才所说,可见两人到了山庄外,似乎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这么想了片刻,穆小小在禁不住心里的好奇,系好裙带下了床榻。
轻手轻脚的来到中间的门外,穆小小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靠近门缝,朝里面看了去,因为这厢房不是很大,而且屋里摆着的床榻,正和门缝对置着。
看到屋里的仅有角度,穆小小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差点惊呼出声的她,眼睛瞪大的看着里面的一男一女。
血天君此时把穆欢欢揽在怀里,他的嘴正盖住穆欢欢的嘴唇,强行将舌伸进她的嘴里,强烈地吸吮着她小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紧紧捂住穆欢欢那衣下硕大的圣女峰,不断地紧捏着。
穆欢欢被如此挑撩,兴奋的直想叫,但小嘴却被血天君封住,只能任由她亲吻,于是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却无法挣脱血天君的纠缠。
两人亲吻了许久,血天君撤回头道:“欢欢,是不是很舒服啊,天君哥没骗你吧。”
说完,他又用力地捏搓着穆欢欢傲挺迷人的圣女峰。
穆欢欢似乎被弄痛了,娇呼着:“不要那么用力嘛。”
两人虽是这么平常的对话,但是他们都知道,此时屋外正有一个人,正观看着他们所作的一切,但是穆欢欢也着实心惊胆跳的,她怕和血天君一个控制不好,真的就这么成事了,那想引诱穆小小上钩的计划,就会这么失败了。
只是一会的抚撩,血天君抱着穆欢欢坐在自己的怀里,轻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欢欢,你和小小与念慈三人,各有千秋,我每一个都喜欢。”
“哼,吃着锅里的还望着碗里的,你喜欢我大姐,可是我大姐未必喜欢你啊。”
穆欢欢撅嘴说道,双手微颤着,不知该往哪里放好了。
血天君深深的叹了口气,笑道:“强人所难的事,我血天君是不会做的,再过两日,我就打算带着你们一起离开这里,到时你爹爹,也有你大姐陪着,他也不会太过孤单了。”
这一点穆欢欢起初着实有些接受不了,但是连她娘都要跟着离开穆家庄,穆欢欢也只能欣然答应,跟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流浪天涯,那种滋味比起在穆家庄的日子,要好上了百倍千倍。
“嗯,爹爹就算没有我们,照样也过的会很好。”
穆欢欢点头说道。
“啊……”
但是随之又娇叫了一声。
因为血天君的大手竟已掀起了她的裙子,探到了她的腿根处,她坐在血天君怀里,本就面对着门,此时裙子被掀起,里面的春光和腿根处的大手,顿时被屋外听着看着正入迷的穆小小看在了眼里。
虽然此时很想拿下穆欢欢,可血天君也有另一个打算,那就是不能把外面的穆小小吓走,而是要循循善诱,让她知道,男欢女爱是多么的快乐,那种享受会让她真正尝到做女人的真谛。
于是血天君只是时不时与穆欢欢嘴对嘴的轻啜几口,又或是隔着衣服摸一摸她的圣女峰,而更进一步的动作,则是手掌附在她的腿根倒三角处,上下摩擦几下。
仅仅如此的挑撩,已让穆欢欢浑身如有万只蚂蚁撕咬般的酥麻,她真的有那么一瞬间要忍受不住了,可是为了血天君能一石二鸟,她忍住了心底的那团火,而是继续娇吟着,在血天君骚姿弄首个不停。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那只手在欢欢身上,我会有奇怪的感觉?”
穆小小并着腿左右扭动着娇体,小腹里的一团火焰,让她全身滚烫,而腿根向下流去的热液,更是让她安分不得,怪不得穆欢欢会这么大胆进到屋里去,原来那滋味,确实很美妙,虽然没享受到,可只是视觉上的冲击,都以让穆小小有些不堪忍受。
此时屋里,血天君已俯下身开始吻起了穆欢欢,狂野的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光洁滑腻的面颊上,穆欢欢则是被吻得满脸涨红,娇喘吁吁。
血天君吻上了穆欢欢的双唇,舌尖用力的朝前一拱,就顺利地探进了湿滑温热的口腔中。
“嗯嗯”她稍微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轻轻地躺在床榻上,任凭血天君肆意地用舌卷住了她的自己香舌。
肆意的亲吻,血天君吸吮着从穆欢欢嘴里摄取来的清甜津液,尽情地体会着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
一直吻到她快要窒息过去了,血天君才依依不舍的松了口,让穆欢欢的唇舌重新恢复了自由。
“天君哥,她……她怎么还不上钩啊?”
穆欢欢借着这个机会,侧头在血天君耳边说了句。
血天君轻声笑道:“欢欢,天君哥可要动真格的了哦。”

搜索更多类似《如意狼君》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