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玄幻武侠  »  牛大醜風流記(70)

2019-08-31 21:50:49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168)
(七十)低谷
? ? 大醜舔干春涵臉上的淚,輕聲問:“大老婆,你怎麼哭了?哭得我心裡好難受。”春涵說:“沒什麼。最近常想起我的媽媽。可沒有你什麼事。”
? ? 雖然這麼說,大醜當然明白她是掩飾真情。他親親她的臉,說道:“你媽媽不在了,還有我呢。我就是你的大樹。有什麼煩惱,你都跟我說。我會解決的。”
? ? 春涵哼一聲,說道:“別吹牛了。我的煩惱你能解決嗎?就拿眼前這事來說,她一來,你就和她鑽被窩。把我放在何處呢?我哪兒是你的大老婆,你分明當我是玩物。”
? ? 大醜連連道歉道:“春涵,真對不起你。我實在不想那麼做。可我也是沒法子。”
? ? 春涵不出聲,過了好一會兒,才嘆息道:“其實我不該怪你。她畢竟是你的原配。我只是後來的。我是第三者。若說錯,也是我的錯。”
? ? 大醜說:“你別這麼說,你這麼一說,我心裡更難過了。你們都沒錯。是我一個人的錯。”
? ? 春涵捂住大醜嘴,輕聲說:“好了,咱們不提這事了。就此拉倒。我問你,你剛才跟她干得為什麼那麼大聲?她那叫聲我都聽到了,看她文文靜靜的,叫得那麼浪。”說到這兒,春涵的聲音小到快
沒了。顯然是很羞澀的。
? ? 大醜說:“不把她馴服了,我怎麼出來看你呀?”
? ? 春涵說:“看來我還得謝謝你了?”
? ? 大醜說:“謝就免了。只是你知道我的心就好了”。
? ? 春涵說:“你的心我早就知道了。一顆如假包換的色心。”
? ? 大醜苦笑道:“大老婆,你老是損我。損我能讓你高興的話,你就損吧。”
? ? 春涵也覺得自己處處帶刺,便溫和地問:“剛才那一腳還疼嗎?”
? ? 大醜說:“怎麼不疼,差點沒要了我的命。你快給摸摸。”
? ? 春涵搖頭道:“我才不摸男人身上,怪髒的。”
? ? 大醜說:“大老婆,你給摸摸吧,你一點都不疼我。”說著,不由分說,拉起春涵的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春涵無奈,輕輕地給揉揉。
? ? 大醜忽然想起小聰的話,便問:“春涵,你是處女嗎?”
? ? 春涵一愣,才說:“早就不是了。中學時候就失身了。你問這個無聊的問題干什麼?”
? ? 大醜說:“我不信。你一定在騙我。”
? ? 春涵哼道:“騙你干嘛,是給人強奸的。當時很慘的,我當誰都沒有說過。你可別泄露給別人。否則,我不輕饒你。“
? ? 大醜說:“既然是這樣,讓我來好好疼疼你。”說著,一翻身,壓在春涵的身上。整個嘴印在春涵的紅唇上。這突然襲擊令春涵不知所措。稍後,她掄起巴掌,想再給他點教訓,只是想到剛才那一
腳踢得夠疼了,氣已經出了。因此,這一掌就沒下去。
? ? 大醜不知死活,厚著臉皮占春涵的便宜。一張嘴在春涵的臉上親來親去。兩只手在春涵身上留下斑斑的犯罪的痕跡。兩只乳房被大醜握在手裡,有滋有味的玩著,兩粒小奶頭很快便興奮得挺立起來
。後來一只手遛到下邊,隔著小褲衩在敏感部位上點擊著,抓弄著。這一切努力,使春涵的性欲迅速上升。
? ? 不知不覺,她張開嘴,讓大醜占便宜。大醜好得意,含住春涵的香舌不放。春涵被逗得全身發燒,下邊忍不住流出泉水來。把大醜的手指都弄濕了。大醜抬起頭來,把手指放在嘴邊舔一口,誇道:
“大老婆,你的水好香呀。”
? ? 春涵罵道:“你這人真惡心,真下流。我怎麼會看上你。”
? ? 大醜說:“那還用問,當然是俺老牛家伙事大了。”說著,拉她手來摸肉棒。雖說隔著內褲,那硬度與粗大也叫春涵心驚肉跳的。這東西她不陌生了。上回她便碰過。
? ? 大醜脫光自己,又在春涵春情蕩漾之際,把她也扒個精光。然後趴在春涵身上,張嘴含住一粒奶頭,一只手在另一只乳房上摸著。含得那麼貪婪,摸得那麼色情。春涵的喘息聲越來越大了。本能地
抱住他的背。
? ? 大醜抬頭,央求道:“大老婆,讓我進去吧。我好想跟你做真夫妻。好吧?”
? ? 春涵說:“不要,不要,我不要。”
? ? 大醜不想罷休,將龜頭在那嬌嫩的穴口頂著,一衝一衝,企圖鑽進那道密縫。那裡的水已經把龜頭給潤濕了。泉水好滑好熱。大醜覺得觸覺極好。想必裡邊的感覺會更美。
? ? 大龜頭不顧一切,向裡衝去,就在那千鈞一發之際,春涵猛地一扭屁股,把龜頭甩離正軌。大醜不解,問道:“寶貝兒,你怎麼了?”
? ? 春涵柔聲說:“牛大哥,你下來好嗎?我還不想干那事。你要愛我的話,就聽我的。你要逼我的話,我死也不從。”
? ? 大醜連忙翻身,躺她身邊。親親她的嘴兒,笑道:“大老婆,我聽你的,我不會逼你的。你知道,我一直是愛你的。上回咱們在一個被窩,我也沒有逼你。你不想做的事,我不會強求你的。”
? ? 春涵主動摟住大醜,歉意地說:“大老公,對不起你,又叫你失望了。我不是不想跟你做,也不是不喜歡你,只是我還沒有做好失身的思想准備。你給點我時間好嗎?”
? ? 大醜說:“我早說過了。我什麼都聽你的,你的話就是聖旨。”
? ? 春涵微笑道:“這還差不多,這才是我鐵春涵的大老公呢。”
? ? 大醜疑惑地問道:“什麼叫大老公?老公就是老公,還有大小之分嗎?”
? ? 春涵反駁道:“既然老婆有大小之分,老公當然也有了。”
? ? 大醜又問:“你說你喜歡我,我真不明白你喜歡我什麼呢?我好像沒什麼能吸引你的。”
? ? 春涵笑道:“原來你身上有不少優點,像善良,真誠,坦白,熱情,正義感。現在嘛,可不好說了。好像就剩下這根東西是優點了。”說著,握住大醜的家伙一陣套弄。
? ? 這話說得大醜直笑,被她摸得也挺爽。乘著兩人高興,大醜說道:“春涵,哪天你也給我舔舔這東西,別老用手捏好嗎?”
? ? 春涵一聽,放下肉棒,罵道:“你變態呀,讓我做那麼髒的事。”
? ? 大醜一笑,說道:“大老婆,這都什麼時代了。口交也是很常見的了。算了,我以後慢慢教你吧。現在咱們睡覺。來,我抱著你睡。”
? ? 春涵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用你抱著。我自己不會睡覺嗎?”
? ? 大醜不管她說什麼,一把摟住,便不放手。沒辦法,春涵只好任他胡來了。兩人便光著睡覺了。
? ? 清晨,迷迷糊糊的,大醜被叫醒。原來是春涵在叫他:“快回小雅哪兒去,讓她發現了,對咱們都不好。聽我的話。”大醜沒法,只好穿上內褲。抱住春涵好頓的啃。最後,春涵在他屁股上掐一把
,他才不情願地走了。
? ? 大醜回到自己臥室,小雅還睡呢。大醜鑽進被窩,閉上眼睛,再也睡不著。不知過了多久,小雅又鑽進他的懷裡。兩人又恢復大醜離開前的那姿勢。好像大醜沒離開過一般。
? ? 早上,小雅起床。怎麼叫大醜,他都不起來。小雅沒法,自己起來做飯吧。一出來,衛生間的門開著,春涵正在洗臉呢。她一回頭,見到小雅從大醜房間裡出來,便對她淡淡一笑。這笑本來是問好
的,沒別的意思。小雅卻感到臉上發燒。畢竟自己是個女孩子,讓別人知道自己跟男人同床是很羞澀,很丟臉的事。
? ? 春涵見到小雅臉色很好,光光的,白裡透紅,很滋潤。想必是昨晚灌溉的結果。想到自己昨晚的事,也感到害羞與好笑。但更多的是不是滋味。哪有一個女人願意與別人分享一個男人的。可這個問
題,始終要面對的,躲也不是辦法。
? ? 當大醜起來時,小雅的飯做得差不多了。大醜坐在沙發上,望著小雅在廚房忙碌的情景,大醜很自然的想起小聰來。那是一個令他魂縈夢繞的好女孩兒。自己多想把她留在身邊呀。有幾天沒跟她聯
絡了。也許她現在已經正式上班了吧。說不准正在慢慢把我忘記呢。
? ? 飯菜端上來,春涵過不一會兒,便從門外回來了。這美女是天天出去健身的。不像大醜總睡懶覺。
? ? 大家坐下來吃飯。大醜與春涵的目光一對,春涵便把目光避開,生怕小雅會看出什麼不對來。小雅情緒好極了,胃口也好。一邊吃,一邊宣布,她今天要跟二人到店裡幫忙,當服務員去,體驗生活
。說以後萬一沒有工作做,還可以跟二人打工。
? ? 大醜與春涵都沒意見,都願意她來磨練一下。正說得高興,小雅的同學來電話,告訴小雅一個不幸的消息,昨晚同學們給過生日的那位老師,在昨晚回家的路上出了車禍,現在還在醫院搶救呢。大
家都准備去看看,問小雅去不去。小雅一聽,急了,說道:“我當然要去了。你們等我。”說著,問明醫院地址,匆匆吃了飯,便要下樓。
? ? 大醜與春涵囑咐她幾句,讓她早點回來。大醜又拿些錢給她帶上。小雅臨走,還當著春涵的面,在大醜的臉上親了一下,然後倉促下樓了。
? ? 小雅走後,春涵一臉的不高興。大醜笑道:“大老婆,你又吃醋了。這是好現像。”
? ? 春涵走到他跟前,哼道:“她會親,我就不會嗎?”說著,在大醜的臉上連親幾下。這樣的機會,大醜怎麼能放過?他就勢摟住她,跟她親一會兒嘴才放過她。然後,兩人心平氣和地吃飯。
? ? 飯後,二人來到小店。都想今天的生意一定大火特火。哪知,在店裡守了兩個小時,竟然沒幾個人對昨天的襯衫來電。多數人是很注意,可一聽價錢,都搖搖頭。
? ? 大醜與春涵不解。後來,當有個人再搖頭時,大醜便問他怎麼回事。那人說,你們的價錢也太貴了點。別人家二百六十元就能買下來。這話令大醜與春涵大吃一驚。難道外邊也有了這種貨嗎?廣州
那位朋友不是答應要幾天後才給別人發貨嗎?怎麼這麼快別人家就有貨了呢?
? ? 兩人一商量,由春涵看店,大醜出去走市場。沒過多久,大醜回來,告訴春涵,說好多地方都出現這種襯衫,而且人家的價錢都比咱們便宜。既然如此,兩人也沒法子,只好降價銷售吧。哪知道,
這價錢猛跌,頭午還在二百元以上,下午竟跌到一百元。大醜與春涵眼對眼的瞅半天,都有點急了。
? ? 兩人都清楚,即使現在一百元一件全賣掉,也是個賠。別看你八十元上的,別忘了還有運費跟著。他們這個小店目前賣出的襯衫錢,能夠上運費已經不錯了。那麼這些襯衫怎麼辦呢?只有兩條出路
,要麼寧可賠錢,把貨銷出。要麼停止銷售,把貨存起來。以後再說。不過這樣,會把現金壓在貨裡。只怕連上貨的錢都不夠了。
? ? 春涵與大醜合計這事。春涵皺眉說:“最好的辦法是停止銷售,只是把五萬元都壓在這上面,以後我們怎麼開店呢?要不,只好賠錢賣了,不過,這可是真賠了。”
? ? 大醜半天不出聲,只是望著窗外發呆。其實他也是在思考。他覺得春涵這次有點太冒險了。春涵的出發點也是好的,無非想盡快發財。
? ? 春涵見大醜不出聲,便會錯了意,說道:“大老公,你是在怪我吧?我知道一定是的。都是我不好,你罵我吧,我讓你受損失了。”
? ? 哪知,大醜哈哈一笑,說道:“這點錢算個屁,還不夠人家有錢人賭一把的呢。我雖然沒錢,也不把那五萬當回事。就算這五萬元白扔,也沒什麼。為了我大老婆,我再掏五萬元就是了。”
? ? 春涵拉著大醜的手,苦笑道:“你總是那麼寵我,也不怕把我寵壞了。我跟說正經的呢,你還在開玩笑。”
? ? 大醜正色地說:“我也是在說真話,不是開玩笑。你讓我拿主意,我已經打定主意了。這些襯衫,暫時停止銷售。找個地方,先存起來。等到行情好轉,再拿出來賣,你看好不好?”
? ? 春涵沉吟道:“這樣再好不過了。只是這上貨錢怎麼辦?”
? ? 大醜說:“你不用擔心,包在我身上。一百萬都難不住我,何況這區區五萬呢?”
? ? 春涵深情地望著大醜,說道:“又要找人去借嗎?”
? ? 大醜搖搖頭:“這點錢,不用找人借了。”
? ? 春涵問:“難不成去偷嗎?”
? ? 大醜說:“你以為我是妙手空空嗎?”
? ? 春涵眨動美目,猜測道:“那你最近撿到錢包了嗎?”
? ? 大醜笑道:“錢包倒沒撿到,倒撿到一個大老婆。”說著,將春涵就是一摟。春涵瞧瞧門外,急道:“快放開,抱一下過過癮就行了。別叫顧客看見,會笑話咱們的。你不要臉,我還得要臉呢。”
? ? 大醜放開她。春涵說:“你還沒有告訴我,錢從哪裡來呢。想做我老公的話,得老實交待。”
? ? 大醜問:“你真想知道嗎?”
? ? 春涵點頭道:“那還有假的嗎?”
? ? 大醜低聲說:“晚上,我在被窩裡再告訴你。但你晚上得讓我為所欲為才行。”
? ? 春涵笑罵道:“你這家伙,我看你又欠踢了。昨晚那一腳不疼了嗎?”
? ? 大醜皺著眉,摸著屁股,苦笑道:“你那一腳也太重了點,也不怕我會受內傷。”
? ? 春涵說:“我當然是心裡有氣嘛。想到你拋棄我,跟別的女人親熱,我恨不得衝到你房間裡,把你給揪出來,胖揍你一頓。”
? ? 大醜說:“你知道嗎?你說要搬出去住,嚇死我了,我差點沒給你跪下。你當時是說著玩吧?”
? ? 春涵笑道:“我不是嚇你的。我是真有那想法。你昨晚要不去找我,今天我已經搬出去了。不過,我警告你呀,不能做對不起我的事。否則的話,我會一走了之,這輩子你再也找不到我。我就是這
樣一個人,眼裡不揉沙子。”
? ? 大醜聽得心怦怦直跳,說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把你伺候得高高興興的。讓你欲死欲仙。”
? ? 春涵瞪他一眼,笑罵道:“瞧你這話多邪氣,說著說著就下道了。真是河水不能倒流,狗改了吃……”說到這兒,便不再說下去。
? ? 這時,又有顧客來。又有人問那襯衫的事。春涵又皺眉頭,想想這事,真是來氣。等客人一走,她立刻給廣州那位朋友打電話,想問問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不守信用。
? ? 撥了半天,電話也沒有打通。顯然是關機了。這樣一來,春涵對這位同學竟然有點懷疑起來。但她冷靜之後,還是堅信這位朋友絕不會騙自己的。她不是那樣人。自己不會看走眼的。
? ? 這一天,兩人主要賣店裡原有的貨。銷量還不錯。下午下班時,找輛貨車,把那些襯衫都運回家裡。全都放在原來小聰那屋裡。整整裝了十個箱子。
? ? 晚上,小雅打電話回來,說她與幾個同學回校住了。那醫院離學校近些,明天還要去醫院的。
? ? 晚上睡覺時,大醜拉著春涵進自己被窩。說是要像個夫妻的樣子。春涵知道他不會亂來的,因此,就放心地跟他同床共枕了。
(待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相关文章:

上一篇:女婿的剑

下一篇:偷窺搞我的女博士朋友


搜索更多类似《牛大醜風流記(70)》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