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故事之幸福的紅杏母

2019-09-28 18:06:35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102)

我的父親原本在一家工程公司工作,是國營企業,不過那時似乎都是國營的
,父親文文弱弱的,可是父親的測量技術相當的好,教出的徒弟無數。母親在同
一個公司做會計。父母的認識到結婚是那時的傳統,介紹人介紹的。
母親從小出生在一個家教挺嚴的家庭,到現在我都挺怕外公外婆的。母親自
然就被他們培養成了一個恬靜的女孩。母親在認識父親前也被介紹人介紹了幾個
,可外公都不滿意,直到父親的出現。父親老實的樣子,良好的技術,按外婆的
說法,肯定是個對老婆好的男人。於是父母結了婚,轉過年就生下了我。
可在婚後母親才發現,父親是個老實到懦弱的人,雖然技術一流,也帶出了
無數的徒弟,很多徒弟都慢慢的超過了父親,走上更重要的崗位,而父親卻年復
一年的呆在一線。為此母親沒少埋怨父親。
記得我5歲那年,單位建起了新房,按照規矩父母雙職工,肯定能分到一套
,而且負責分房的人事科科長也是父親以前的徒弟,結果父母居然落選了,母親
氣極了,拉著父親就要去找那個科長理論。
父親卻說什麼也不去,只說大概是比我們還需要房子的太多,等下一批吧,
而且說了也不一定管用。母親被父親的性格驚呆了,於是自己去找了那個科長,
後來聽院子裡的人傳言,那個科長垂涎母親的美麗,在母親找他談的時候,動手
動腳的。父親聽後也只是嘆了口氣對母親說,早說不用去的。
過了幾天,父親教過的一個徒弟,聽聞衝到那科長家裡狠揍了頓他,然後離
崗出走了。當時大家都在背後說那個科長肯定又在卡別人,結果好了被揍了吧,
我9歲那年,公司按照省裡的決定去一個剛升為地級市的城市去發展,結果父母
雙雙入選。
那天我聽見父母關上臥室的門在裡面大吵了一架,其實就是母親在埋怨父親
,說什麼別人都是一個男人去,女方還是帶著孩子留在省城,這樣孩子的學習跟
以後的生活還是在省城。這次居然讓我們一家都搬去,父親怎麼不去反映情況。
見父親實在沒反映,母親都提出找外公去解決,最終被父親攔住了,於是我們一
家搬到了現在住的城市。
13歲那年,國家決定讓部分人分流下崗,父母在同一批。母親沒有再找父
親吵了,只是默默的流了一晚的淚。第二天就開始去找工作。父親顯然沒從下崗
的打擊中回覆過來。他怎麼都想不通自己的技術已經很好了,怎麼還會被分流下
崗。
沒過幾天母親就找到了一份工作,還帶回了一個人,張力平。張力平是父親
以前的徒弟,也是那個打了人事科科長後離職的人。離開省城後,來到這個城市
,在朋友的幫助下落下了腳。後來幾經波折居然開起了建築公司,張叔一個一米
七近一米八的大漢,性格爽朗,很有親和力。
或許正是張叔的性格,在市裡混的是如魚得水。很快就成了市裡的著名企業
家,市裡好多工程都在張叔的公司裡做。跟市裡的頭頭腦腦也是稱兄道弟的。這
次母親去人才市場找工作的時候,在路上遇見了張叔。張叔聽見我家的情況,當
即聘用了母親,還極力想聘用父親。結果父親不知是還沒從下崗的遭遇中恢復還
是別的什麼原因,拒絕了。
母親開始在張叔的公司裡上班了,工資比在原單位高了好幾倍,家裡的生活
慢慢好了起來,幾個月後經不住母親和張叔的勸,父親也進到了張叔的單位。家
裡一下子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零用錢的越來越多了。
父親到了張叔的公司,顯得很不適應,經常趁張叔來家吃飯的時候對張叔說
這裡不行,那裡不合規矩。張叔笑了笑沒說什麼,母親卻不住的在一旁為公司辯
解。父親與母親的關係也越來越冷。兩人經常好幾天都不說話。張叔幾年前就離
了婚,從當父親的徒弟時就經常來家裡坐坐,自從父母都進了張叔的公司,張叔
來家裡的時間也越來越多。
張叔經常打趣的對父母說,原來就一個人,到哪都是下館子,師傅來了可算
是有家了,能經常吃到家常菜,下次一定要交夥食費。父親說我們一家現在多虧
了你,你來就是了,就是多雙筷子的事。母親也很是感激張叔,每次張叔來都做
好多好吃的,那時我最盼望的就是張叔來家吃飯。
張叔是個挺細心,挺幽默的人。原來父母在家時,家裡除了各人做事的聲音
,就是電視聲。可張叔一來,家裡就熱鬧了。張叔經常和父親聊聊天,經常跟母
親說說笑。每到這時我都覺得心裡暖暖的。張叔一走家裡就又恢復了平靜。
15歲那年,對男女之事有了好奇之心,特別是有次在同學家偷看了他父母
的珍藏,錄像裡那糾纏在一起的肉體,對那時的我的衝擊可想而知。回到家後,
就想看看父母是怎麼做那回事的。每天睡覺後都留意父母的動靜。可惜十天半月
的他們好像都不同房樣的。
直到有一天,終於看見母親洗完澡後對父親說早點睡,心想今天應該有看頭
了。早早的上床裝睡,不知多了多久,聽見我的房門被打開,父親走到床前幫我
蓋了被子,然後出去了,當父母主臥室的門關上的那一刻,我輕巧的從床上翻下
來,走到父母臥室的門口。
八幾年的房子門都是一塊塊木板釘成的,中間都是一道道的縫。從縫裡望去
,母親躺在床上,床邊是柔和的燈。父親脫光了衣服,露出乾瘦的身體,胯下那
話兒低垂著。父親順手關上了燈,引起了母親的不滿。
房間里拉上了窗簾,什麼都看不見。只聽見父親的喘息聲,和床的搖動聲。
過了半天母親低低的呻吟聲才傳了過來。一小會,父親哼哼了幾聲,床搖聲停了
。母親嘆息了一聲,房間裡就安靜了。
聽了這一回,我對錄像上歐洲女人的大叫聲,產生了懷疑。靠,鬼佬就是喜
歡瞎叫,可父母的聲音也太小了吧。帶著失望,我上床睡著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再也沒去偷聽過父母的床事,一方面是索然無味,另一方面
是次數太少。家裡生活的改變,讓我有了多餘的零花錢,認識了幾個狐朋狗友。
慢慢開始了逃課,打架,追小女生的學校生活。直到16歲的那年夏天,我
上了本市的一所中專,中專的生活就是逃課,打遊戲,玩通宵的美好日子。每週
領到生活費後就在學校過上5天。可生活費經常是不到3天就用光了。張叔依然
經常來我家,時不時的給我點錢。日子過得挺瀟灑的。
那是7月的一天,下午照例逃課後,跑到遊戲機室準備混上一下午,掏掏口
袋才發現居然又沒錢了。今天才星期三,能找到父母要錢的藉口都用光了。不過
還好,張叔上次給的200元被我放在家裡的《十萬個為什麼》裡。父親去了下
面的縣裡監督工程去了,母親一般要6點才回家。我看了看表,才4點不到,於
是我跑回了家。
到家時都快4點半了,咦!怎麼張叔的藍鳥停在院子裡。看來母親也在,可
身上實在是沒錢了,當時想從家裡的陽台進到我房間,如果我房間門沒開的話,
可以直接拿了錢就走,神不知鬼不覺。家裡住在一樓,院子裡這會冷冷清清的,
大家都去上班了。
我悄悄的走進陽台,在窗口上看了看,窗簾沒關嚴實,透過窗簾果然我的房
門沒開。我悄悄的打開陽台跟我房間的門,幸好我為了能晚上出去玩,把門上都
習慣性的點了潤滑油,不然開門聲肯定會驚到母親的。
我輕輕的關上門,正要去書櫃上拿錢,突然耳邊傳來一聲響亮的嫵媚的,猶
如錄像上女鬼佬的叫聲。
我偷偷的走到房門,從縫裡看了過去。天啊!母親赤裸著上身,跨坐在一個
男人粗壯的大腿上,那男人將頭埋在母親的胸前,看不清樣貌。母親套裝裙子撈
到了腰間,豐滿圓潤的臀部隨著母親的上下波動,撞擊在男人的大腿上,翻起一
陣臀浪,絲襪和純白的內褲掛在右腳上,一隻手摟著男人的頭,另一隻手放在身
後健碩的男人大腿上,用力的擺動那纖細的腰肢。
欲到深處,母親抱起男人的臉深深的吻了下去,這時我才看到那竟然是張叔
。吻了片刻,母親再次大力的擺動,口中呼喚著:「 老公,你真棒,我好愛你
,你頂的我好深。」「要到了,我要到了」 大呼一聲後,母親像是滿月彎弓一
般高高的仰著頭,將背挺的向後彎去。渾身開始顫動。
張叔的大手緊緊的摟著母親的腰肢,頭深埋在母親胸前。過了幾秒母親像是
被抽了筋一般軟了下來,靠在張叔身上,時不時的抖動下。張叔輕輕的將母親平
放到沙發上,整個過程張叔的雞巴似乎都沒離開母親的身體,讓我想看看母親的
陰部都不行。
母親失神的睡在沙發上,張叔像是在親吻一件瓷器般,輕輕的在母親身上撫
摸著,親吻著。可惜的是母親躺下後,我只能從門縫裡看到他們糾纏在一起的下
肢,張叔黝黑的臀部和母親白皙的大腿色差如此明顯,如此的令人心驚。張叔在
緩緩的擺動自己的屁股,每次靠近母親,母親都會發出誘人的呻吟。
慢慢的母親的呻吟聲再次大了起來,張叔的動作也更大力,更快速了,終於
當母親再次發出高潮前的呼喊時,張叔也吼叫了起來,:「 清,我的清,我要
射了~」
母親的手放到了張叔的屁股上,緊緊的抓著,也高呼:「 射吧,射進來,
我要你,我要你射進來。」
母親的腳緊緊的夾住張叔的腰,張叔像是要頂破天地一般,大力的撞擊著母
親,突然直起了身子,屁股收的緊緊的,停住了,臀部在射的時候保持著不動,
就像是雕刻家刀下的雕塑一般有力,有這力量的線條。
忽然再次向前頂了一下,口中像野獸般嘶吼了一聲,在母親的高聲呻吟下,
是那麼的驚心動魄。母親在顫抖,張叔卻一動不動,讓我想到了曾看過的電影,
失敗者在勝利者捅入的刀下無力的顫抖,而勝利者卻保持著捅入的姿勢,感受著
失敗者徒勞的掙扎。
現在的我沒事就鍛鍊身體,特別是對自己的屁股相當在意,每次射在女人身
體裡,都下意思的回頭看看鏡子裡自己的屁股,是不是像那天我看到的張叔,有
著那樣的力量的線條。
良久房間裡都是兩人的喘息聲。過了一會,張叔發力,將癱軟的母親抱了起
來,就像是我第一眼看到的那樣,將母親跨坐在自己的腿上。母親軟軟的靠在張
叔身上,突然說了句:「 別,別出去,就讓它在裡面。」
張叔輕笑著說:「 我也想啊,可你的小鮑魚在推它呀,再說這是我這根大
雞巴第二次射了,再不軟下來你當我是超人?」
母親輕打了下張叔:「 討厭,在公司就逗人家,人家明明是回來拿東西的
,你就欺負人家。」
這哪裡是怪罪嘛,明明是撒嬌啊。
果然張叔大笑著說:「 誰叫我的清這麼美呢,屁股又圓,裙子還這麼短。
我再你後面看你換鞋的時候,那麼誘人的屁股再我面前晃,內褲都露出來了。神
仙也忍不住啊,再說了小清清的無毛美鮑,就是天天放在手裡玩,天天在裡面射
十次我都覺得不夠。」 說的母親將頭埋在張叔肩膀上,粉拳死命的打著張叔的
胸肌。
兩人在一起調笑了會,母親從地上撿起一件襯衣圍在腰間便站了起來,張叔
連呼:「 蓋什麼啊,家裡又沒人。」
母親說:「 家裡有只色狼,給色狼看看上面就行了,免的還要被欺負,呀
都快5點了。一下午就陪你個色狼了,班都沒上。」
張叔就這麼大喇喇的坐在沙發上,順手點了根煙,眼睛隨著母親的走動轉動
著,滿不在乎的說:「 班上不上的怕什麼,小羅是看到我跟你出來的,敢說你
的話我就開了他,讓你做財務總監,看誰敢囉嗦。」
母親早就走到我看不見的地方去了,滿眼都是張叔健碩的身體,胯下的大雞
巴,低垂著居然還是那麼長,比我跟父親洗澡時看到父親的雞巴要長上一倍多,
挺起來那該多長啊。母親再次從我面前走過,一件寬大的T恤蓋住了所有的美好
,那雙修長筆直的大腿顯露在外面,讓我一陣肉緊。
母親坐到了張叔身邊,小鳥依人的靠著張叔。兩人的聲音小了下來。張叔時
不時的在母親身上抓上兩把,把母親逗花枝亂顫。
忽然家裡的電話響起,嚇到了屋內的三人,母親傾過身去拿起了電話,原來
是父親來的電話,母親趴在沙發上接著電話,白嫩豐滿的屁股從T恤下露了出來
,張叔看了看忍不住摸了上去,母親不由的「恩」了一聲:「 沒什麼,剛放資
料的時候撞了一下,我挺好的,小君小君要明天才回啊。你什麼時候回?」
張叔見母親為了不讓自己打擾她打電話,搖動著美麗的屁股躲著自己的鹹豬
手,玩心大起,一把抱住母親的屁股,吻了上去。母親一下子亂了起來,不由的
哼了一聲。父親在那頭肯定聽見了。
母親連說:「 你還好意思問,昨天家裡的燈泡壞了,我去換的時候,不小
心撞到了床,腿都青了,現在辦公室裡沒人,我拿紅花油搽一下,哦,哦什麼,
你以為我在做什麼。燈?如果不是昨天張總來了,現在家裡都沒電。薛文,你什
麼時候變的這麼疑神疑鬼的了,你的好徒弟每天都來看看我這個單身師母,我做
什麼你怎麼不去問他,你一走就一個星期,要不是人家照顧我。啊!你居然還懷
疑我。」
父親的好徒弟這回正抱著單身師母的屁股舔鮑魚呢,我可憐的父親卻被母親
訓斥。剛剛張叔肯定舔了母親的陰蒂,母親不由自主的啊了聲,可父親卻沒察覺
,依然在電話裡聽母親的埋怨。
「 什麼?你想跟張總說不做外地的了?薛文,你有點出息好不好,我可聽
張總說了,你現在是骨幹,大工程必須你去做,你想回城裡,搞些小工程,薛文
,你現在好不容易拿到總工的職位,你不要了,到時候收入比我還少,你好意思
麼,好了好了明天等你回來再說!」
母親一面埋怨著父親,一面空出來的手摸上了張叔的雞巴,輕輕的擼著,張
叔早就爬到了母親的胸前。此時的我實在是恨門縫太短了,看不到母親一面埋怨
父親,一面和情郎調情的表情,估計一定精彩極了。
說了會母親就準備掛電話,突然母親推開了張叔,大聲的說:「 什麼?你
今天回?等下就上車了?公司小文的車?那不是兩個小時就到了?好好好,我跟
小君打個電話讓他今天就回,什麼?讓張總回來吃飯?我可跟你說薛文,要請你
自己去請,但是如果今天你敢跟張總說你要回城做小工程,我,我跟你離婚?」
說完「啪」的掛斷了電話。
聲音一下就溫柔了起來,:「力平,老薛一會就回,哎呀,人家跟你說正事。」
張叔:「什麼?老薛一會就回?他不是在縣裡麼?這時候從工地到車站,車
都沒了。」
母親:「是小文的車,你今天派小文去縣裡了?老薛大概8點多回來,你快
穿衣服啊。」
張叔:「小文?我沒派啊,哦想起來了楊總派小文去縣裡接個人,怎麼跟老
薛合到一起去了,真他娘的混蛋,壞老子好事。」
母親:「還有老薛說想回城裡,不下縣了。」
張叔一聽就急了:「這怎麼行,他回來我可不願意,清你跟他離婚吧,跟我
結婚,這樣我就可以天天和美女老婆在一起了。」說完又開始隔著T恤揉母親的
胸部。
母親柔聲說:「你怎麼又提,不是說了,不是我不願意,只是小君現在還小
,父母離婚對他不好,等小君上大學了我就老薛離婚。」停了下,白了張叔一眼
,打開在自己胸前揉捏的大手嬌嗔的說:「誰要嫁給你啊,看你的表現羅~」
張叔想了想說:「不行,小君讀大學還有兩三年,你放心,小君雖然在讀中
專,到時一畢業我就送他去讀大學,可是這兩三年我一想到老薛會摸上你的身子
,就心痛,看到他對你那麼冷淡,晚上還要抱著你睡,我的心就在滴血,恨不得
拿刀砍了他。」
說著搬過母親的身子面對著母親說:「清,你可答應過我不能再讓老薛碰你
的身子。你現在是我的女人,你全身上下包括你的心都是我張力平的。」
母親為難的說:「可他畢竟是我合法丈夫啊。」
張叔苦惱的說道:「那我想辦法,讓他滾的再遠點,盡快滾。這幾天你得答
應我,我的大奶子,特別是我的無毛美鮑,不能讓他碰。」
母親為難的說:「這幾天的話,我試試。可以後呢?」
張叔一拍大腿:「有了,前幾天徐總跟我說想回家養老,加上我還想派人去
X市發展的,把他提一提,然後踢到X市去,再派個能辦事的。讓老薛死在那邊
別回來,過個幾年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就算我這個做徒弟的盡盡孝
心了。」
母親一聽就開心了,臭了張叔句:「 這邊欺負師娘,那邊發配師傅,你還
叫盡孝心啊,壞死了你。」言談間,張叔對父親的不屑,絲毫沒有影響到母親。
母親:「就你鬼點子多,要是早能嫁給你就好了。」說完靠在了張叔身上。
兩人正卿卿我我的時候我悄悄的沿原路出了門,一路狂奔回了學校,母親說
要打電話給我讓我早點回家呢。
晚上回到家,父親已經回來了,張叔也在,估麼這張叔肯定比父親後進門,
做樣子嘛。很快母親便做出了一桌豐盛的飯菜,還讓我謝謝張叔,是張叔陪著母
親去買的菜,桌上好吃的都是張叔買的。我一看好傢夥,醋溜鱔魚片,蟲草燉大
骨,人參燉雞,清炒韭菜。如果今下午沒看到那一幕還沒什麼,現在知道了,這
明明是給張叔補體力的啊。
席上,張叔不停的和父親碰杯,母親溫柔的給我和張叔夾菜,不過我留心一
看,母親給張叔承了幾碗湯了。母親裝作不經意的說:「張總,我聽錢麗說徐總
要走了,是真的麼?」
張叔:「嗯,是啊,徐叔都說幾回了。」
母親:「張總,我們家老薛你是知道的,他這個人就是……」
母親沒說完,父親就趕忙說:「吃飯,公司的是張總心裡有數。」
母親一聽臉色就掉了下來。
張叔連和父親碰了一杯,接道:「本來呢,徐叔是負責市內的業務,年紀大
了嘛想回家享享福,咱也不能強留,不過跟市裡的接洽是我跟小劉一直在跑,如
今徐叔退了,小劉肯定要接這一塊的。不過目前各地的市政建設都在紛紛上馬,
我也一直在物色能夠去X市拓展我們公司業務的人。」
說罷停頓了下,見父親任沒接口,母親在一旁氣的差點就發作,忙接口道:「
師傅,說心裡話,現在在公司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只要你願意,我就去會上提,
讓你去做X市分公司的總經理。」
父親聽後,跟張叔碰了下杯,感慨道:「張總,說心裡話,我這輩子最值的
事就是認識了你,其實你不提,我也想找機會跟你提的,可我才來幾年公司,這
麼快就要求當分公司總經理,實在是說不出口啊!」只見父親說完,母親臉上露
出了笑容。
母親給張叔架了筷子菜,那神情就像是在伺候自己老公一樣,然後對張叔說:
「你別聽他的,什麼不好意思,你師傅這人,你不是不知道就是老實,臉皮又薄,
根本就是不敢提這事,要我說啊,你師傅原來就是技術工,技術上是沒問題的,
現在在公司又做了幾年,讓他試試唄!」
張叔立刻接口道:「行,就這麼定了,師傅下個月就動身去X市吧,明天就
找公司的幾個負責人開個會,這事就這麼定了,清姐,你看這樣行吧!」母親聽
後更加的開心了,也不知道是開心自己老公終於升職了,還是開心終於可以天天
跟情郎混在一起了,八成是後者。
母親說道:「這是你們老爺們的事,我可插不上嘴,我啊老老實實在家照顧
小君,伺候伺候你們老爺們就滿意了。」還特意在「伺候」「老爺們」兩句話上
加重了語氣,聽的張叔喜不自禁。父親更是開心,連續開了幾瓶酒,不住的與張
叔對飲起來,很快就喝的不醒人事了。
母親見狀,對我說:「小君吃完沒。吃完了做作業去,記得吧門關上。」
「哦!」我趕緊扒了幾口,就進到了自己屋裡,關上門,打開作業本,耳朵
卻一直留意聽著外面的動靜。只聽見「叭」的一聲,母親小聲說道:「要死了,
你師傅還在,小君也在裡面呢!」
剛剛還跟父親喝的醉醺醺的張叔,這會卻不帶一絲酒氣的,得意的小聲說道:
「怎麼樣?老公厲害吧。以後我們終於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只聽母親說道:「 小聲點,怕了你了,我去洗碗。」
「我也去,我幫你。」
過了一會兩人走進了廚房中。
我打開了錄音機,錄音機裡傳出了朗讀英語的聲音,然後悄悄的透過門縫看
了看客廳,客廳裡只剩下父親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廚房的門緊閉著,估摸著母
親和張叔都在裡面了。突然母親從廚房走了出來直奔我的房間而來,我急忙坐到
了桌前,翻開書本,隨著錄音機裡的朗讀聲,小聲的跟著讀。
母親打開了我的房門,看了我一眼,說:「怎麼這麼早就聽英語了?」
「今天老師交代的,明天要在課上背的,哎呀,你快出去。」
「好好好,我走了,你好好背啊!」說完母親轉身關上了房門出去了。
母親轉身的時候我發現,母親的襯衣背面居然夾到了胸罩帶裡,而母親視乎
沒有察覺。更激起了我的好奇心,當看見母親進了廚房,反手關上廚房門後,我
偷偷的走到了廚房門口,透過門縫,看見母親正和張叔在熱吻當中。
兩人動情之時,張叔的一隻手伸進了母親的胸口,在母親豐滿的乳房上揉捏
著,另一隻手伸進了母親的裙子中,在母親的陰部摸索著,母親緊緊的摟著張叔
,良久兩人才分開雙唇。只聽張叔喘著粗氣說:「清,我現在就要你。」
母親嬌羞著:「死像,下午才弄了人家兩回,還要啊,家裡有人。別急麼,
明天,明天我去你那,好好服侍你。」
「啊!討厭又伸進去了,別逗人家的小豆豆啊。」
張叔嘿嘿一笑,從母親的胯下抽出手來,伸出食指,讓母親看上面亮晶晶的
體液道:「你個小蕩婦,下面都出水了,還要等明天,今天我可是為了我們的性
福努力了。你要好好的報答我哦!」說完拉過母親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襠部,說:「
你看今天跟你吃飯的時候我就硬的要命,你不是還摸了麼。好老婆幫幫老公啊!」
母親抓了抓張叔的襠部,嫵媚一笑:「還好意思說吃飯,你那手那麼不老實
逗的人家差點就出醜了。」
聽後我突然想起,難怪今天母親吃飯的時候左手老是放在桌子下面,而且好
像凳子上有東西似的時不時的扭一下,肯定是張叔的手在下面摸了母親,早知道
就掉跟筷子下去看看了。
張叔嘿嘿一笑道:「那不是實在忍不住了嘛,面對你這個大美人,神仙也忍
不住啊,好老婆要不你幫我吹出來吧!」
母親伸手輕打了張叔一下,假怒道:「你個壞東西,就知道說漂亮話,什麼
叫吹呀,真難聽。」
「著就不懂了吧,玉人何處教吹簫的吹,怎麼就難聽了,這麼文雅。好啦快
啦,我的好老婆。」
母親聽後微微一笑真的就跪了下來,輕輕拉開張叔的褲子拉鏈,掏出了張叔
那又黑又長得大鳥來,母親先是仔細看了看,然後輕輕的拿掉幾根粘在張叔龜頭
上的陰毛,再放到鼻子下面聞了聞。擡起頭來對張叔一皺那精緻的小鼻子,說道
:「真臭,不過我喜歡。」引的張叔一陣得意的笑。
母親低下頭來慢慢的將龜頭含進嘴裡,慢慢的用舌頭攪動著,張叔不由的抖
了兩下,一邊撫摸著母親柔順的頭髮,一邊嘆道:「清,你現在的口技真是越來
越好了。」母親沒有答話,只是含著張叔的龜頭搖了搖頭,似乎在說「那還用你
說。」
母親輕含了一會龜頭,便慢慢的張開嘴,緩緩的將頭向張叔靠去,張叔那長
長得陰莖也一點點的消失在母親的口中,可惜還剩五分之一的地方,母親就不得
不停了下來,似乎張叔的陰莖已經頂到了母親的咽喉裡面,張叔被母親的深喉爽
的整個人都靠在了牆壁上,不由的發出陣陣喘息。
過了一會,母親退了出來幹嘔了起來,張叔俯下身子在母親背上拍了拍,在
母親耳邊悄悄的說了點什麼。母親虛打了張叔一下,又擡起頭來繼續用自己的嘴
去服侍張叔起來。這下沒再搞什麼深喉了,只是不斷的前後晃動著頭,時快時慢
,張叔也俯下身來伸出大手,去揉捏母親的玉乳。
此時的父親依然睡在客廳的桌子上,絲毫沒有察覺,廚房裡面淫靡的場景,
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妻子正在為自己的徒弟做著口交。父親睡的依然那麼的深沈。

相关文章:

上一篇:我的美艷後媽與姐姐

下一篇:外語系女孩最淫蕩


搜索更多类似《我的故事之幸福的紅杏母》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