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本站 kntvc.com 永不收费 天天更新

首页  »  另类其它  »  我與老婆的幾個丈夫

2019-09-28 18:07:19     激情小说     檢舉

分享 收藏 (395)

??(一)和老婆結婚快二十年了,我真的被她的浪勁折服了。記得和她認識是個偶然的機會,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還有一個星期就要過春節了,她的父母到我家玩,我們兩家父母是同學關係,經常走動,但相距比較遠,那個時候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所以很少見面,我也從沒聽說過他家的小孩子的情況,隻認識他們的大女兒,比我大五歲,談話中說起來他們的二女兒在省城上技校現在放假回家了,叫我去他家玩,認識一下二妹妹。其實我一點也不想去,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就喜歡我的一個女同學了,那個女同學非常漂亮,相貌直逼西施,追她人的很多,我家也去提過親,但沒成,我自己見了那個女同學就心慌,從來沒有大膽的追過她,但我看得出她對我很好,就是家裡不同意,因為那時候,我爸爸的右派帽子才剛摘掉(和這位女同學的情況我想另篇小說寫她,我現在和她經常在一起,她曾寫了一片我們的愛情小說發到一個廣州的報社,可惜沒發表)。我想我媽是故意叫我去的,一個勁地催我去見二妹妹,說起來,我那時才19歲,真的對這些事很迷茫,雖然,我11歲就開始手淫了,那時一天最多能手淫5次,也看過不少小說,像三言兩拍我12歲就看過了,我對女人有著強烈的好奇,可是真的沒碰過女人。經不住老媽的起鬨,也不好意思拒絕我媽的同學(我叫劉叔),就騎上自行車隨著劉叔兩口子到他家去了。誰想這一去不要緊叫她賴上了,娶了個騷老婆!唉,有時不相信命運不行,冥冥之中,命運早就安排好了。到了劉叔的那個不像樣的家,其實那個時候大家都很窮,她的家更窮,因為他有六個女兒,雖說在農場當頭頭,但人太耿直,家裡窮的響叮噹。那個農場坐落在縣城較偏遠的農村,家屬區是一排排青磚壘成的瓦房,叫排房。劉叔家住在最北面的一排邊上,也沒院子,各家都用樹枝之類的圍起來作為院牆了。那時她的大姐剛結婚沒有半年,我去的時候她就在大姐的新房裡,新房和劉叔的家在一個排房。我推開新房的門,看到大姐正在和一個穿著深的天藍色的校服的女孩在說話,大姐坐在床沿上,那個女孩站在旁邊,背對這門,我猜一定是老二了。我喊了一聲大姐,她答應著,驚訝地站了起來,因為她想不到我會到她家去,聽到聲音,那個女孩轉過身來,吃驚地兩眼定定地看著我,像呆了一樣!我不是自信,那時我是很帥的(當然現在也沒變),1米75的個頭,寬寬的額頭和肩膀,穿著藍色的套裝和暗紅色的皮鞋(我那時已經技校畢業工作2年了),我想我的外觀吸引了她,後來她告訴我,那瞬間她像失去了魂,對我一見鍾情!我對她的感覺沒有那麼強烈,覺得她轉頭的一瞬間,眼睛大而明亮,那個側面特像我愛戀的同學,所以我對她還有點好感。大姐把我忙著介紹她,說的是小名,大姐那時並不知道我的學名,她一下反應過來,笑嘻嘻地喊了聲「哥」,我就答應了一聲「二妹」。這也是這生中她唯一的一次當面喊我叫哥,後來她說,從見我第一眼她就認為我是她的男人。看得出來她是個有個性的女孩,有1米65高,留著短髮,戴著八角的和衣服同色的沒沿的帽子,眼睛大而亮,一看就是那種小家碧玉型的女人,說不上很漂亮,但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能吸引住男人,因為穿著棉衣比較臃腫,看不到身材怎樣?。大姐給我拽了個凳子叫我坐下,給我介紹她妹妹昨天剛放假回來。我問在哪裡上學?二妹笑眯眯(可以說是色迷迷合適)說在省城高級技校,我覺得不錯,因為我是在地區的技校畢業的,當時覺得她很厲害考上了省技校,誰知道是機械這個破專業。既然都是在技校上學的,聊的話題就投機多了,大姐見我們聊得很上勁,就說有事走了,我們在屋裡聊了一會,她妹妹來喊我們去吃飯。晚飯後,天就快黑了,大家坐在一起看電視,那個時候電視是很少見的,我家連電都沒有,別說電視機了。我家住的那個地方離有電的公社駐地就一里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年沒安上電,那個時候真是落後。看了一會她說場裡有彩色的電視,咱們去看吧,我當然高興地答應著隨她走出來,實際上她的意思是把我調出來玩而已,我覺得她是那種很有心計,又大方、熱情的女人,而我比較內向一點。我們一路上隔著十幾公分沿著場裡的土路向東走,聊著她學校的事和我工作的事。原來她學習很好,而且是班幹部,我說怎麼這麼大方!聊著聊著越來越熱乎,她竟慢慢的地向我靠了過來(當時我真是幼稚,這正說明了她不是處女了啊,否則一個處女怎會這麼主動吶,特別是那個年代,我愣是不知道。),我們下了土路來到麥場上。這時候月亮還很亮,周圍都是麥垛,麥場周圍的田埂上一排排的楊樹光禿禿的站在哪裡,靜悄悄的,偶爾聽到狗叫的聲音。她站在我的面前,我低著頭看著她,她仰著頭瞪著明亮的眼睛看著我,聲音柔柔地說:沒想到天上掉下來一個帥哥哥。我說是嗎?你也是個靚妹妹啊!她高興地笑起來,大眼睛眯成裡一條縫,說:我以後叫你名字吧,喊哥哥不習慣,我沒哥哥,從來就沒叫過,我說行啊。後來她說從見了我第一眼,就把我當男朋友後了,絕對不會再叫哥的,所以就給我改口了。我想見面還沒有4個小時啊,發展的到夠快的啊!我們找到麥捆挨著坐下,說著說著她親熱地將胳膊攬住了我的胳膊,我雖然很詫異,但心裡熱乎乎的,和她聊到快10點的時候,我說咱們回去吧,時間長了家裡找。第二天早起來,我洗完了臉,看到她從我後面過來給我遞上了毛巾,剛要轉頭找,梳子遞了過來,我感到很有意思,心裡也熱乎乎的,本來是來玩的現在變成很暖昧的了,感覺她想和我接近。吃完早飯,我告訴劉叔我想回去,因為快過年了,得回家幫忙幹活,她吃驚地看著我兩眼濕潤起來,她媽一看不對勁,就勸我多住一天吧,剛認識了你二妹妹就走,她一定傷心的。我無可奈何地說:那好吧,其實我真想回去,快過年了,我想回去看看我的同學,雖然隻能偷偷瞄一眼。大姐把鑰匙給了她,去幹活了,我隨著她到了大姐的屋裡,她酸溜溜的問我是不是有女朋友急著要回去啊?我當然說沒有啊。她說那你就多玩兩天吧,你看我自己在這裡,又沒人玩,和她們聊不一塊去。昨天她告訴我她是在奶奶家長的大的,和姊妹們不熟悉,我隻好說行了。她坐在床沿上,我坐在她的旁邊,我們就這樣斜著身子,熱情地聊著,不知道她怎麼會有那麼多話,不停地說著,我就隨聲附和著,有時和她調笑幾句,這也是她以後紅杏出牆的一個原因,她總是有說不完的話,而我不喜歡說話,她就說寂寞找人聊天。說著話她就把我的手拿了過去說給我看手相,看了一會手相自然就拉起手來了,我摸著她嫩嫩的小手,她癢癢的直叫喚,叫我老實,她的手真是好看,又小、又白肉乎乎的,手指修長,可以用十指尖尖似白蔥來形容,我忍不住放在唇邊,親了一下,她臉紅紅的,用另一隻手摀住嘴,嘿嘿地笑,看得我下邊翹的老高,好想把她壓在身底下,努力地控制自己沒動手。她把手抽出來,看著手說:我也非常喜歡我的手啊,那是我的驕傲,大家都說我的手漂亮。我說:你還有什麼驕傲的地方啊?她說:不告訴你,你以後會知道的!我把她的手拿過來,仔細地看著,把袖子往上擼擼,看看了她白嫩的胳膊,我忍不住的吻下去,癢癢的她直叫:別親了,癢癢死了。用手指著我的鼻子,不老實,不是好人!我嘿嘿地笑了。她打了我一下,撲在我的懷裡,我心裡一激靈,一股熱血湧上了心頭!沒想到,才不到24小時她就投懷送抱了。我把她抱在懷裡,低頭聞著她髮香,幽幽地說:你真香,真美。她?起頭來,眼睛亮亮地看著我說:要是能永遠在你懷裡就好了,你不會嫌棄我吧,我長得不美。我看著她白白的臉蛋,彎彎的眉毛,現在想起來她真像台灣的那個尹能靜的模樣,我想我的腦子已經被這個小美人沖昏了!我猛地低下頭,嘴唇印在了她的唇上,伸出舌頭舔她的唇,她張嘴迎接了我(我當時怎沒想到,這簡直就是妓女啊!),後來我真的暈了,這是我的初吻啊!雖然我愛我的那個女同學已經七、八年可是我們從來沒在一起過,我隻是遠遠的看著她、她看著我,彼此的心怡而已!而我的初吻給了這個才認識十幾個小時的女人,唉,命運真是捉摸人!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壓在她的身上,她明亮的眼睛含羞地看著我說:你激動地都暈了啊,我好感動!我趴在她的身上,吻著她的嘴和眼睛,無法表達我的思想了,我心裡有那女同學的影子,而嘴在吻著她,我說什麼哪?我感覺下邊快爆炸了,她也感覺到了,用手摸了摸我的下邊,色色地說:你真壞,才認識多一會啊,你就把我俘虜了,我都快叫你壓死了、硌死了,你下來吧。說的我臉紅紅地從她身上翻了下來,她側過身來,把臉埋在我的懷裡,喃喃地說:你的味真好聞,我真想聞一輩子。我摸著她的頭髮沒有吭聲。她說:難道你不願意嗎?我符合你的標準嗎?我搬開她,認真地看著她紅紅的臉,心裡很感動,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在懷裡,能考慮什麼哪?隨口說到:你真的很美啊,我很喜歡你!你哪?她抱著我的頭,吻在我唇上說:從昨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覺得找到了歸宿,我願意一輩子給你遞梳子梳頭。哈哈,真的有意思,是她遞梳子給我梳頭,而不是我給她梳頭,這叫我很感動!我把她翻過身去,想再次壓上她,她把我推開說:別了,你看你,她臉紅紅的…..,我說怎麼了?她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說:你那裡都快爆炸了,再壓上來我怕難逃你的敵手,你也別憋壞來,咱們說點別的吧!我隻好答應她。她翻身坐了起來,伸手拉我起來,從兜裡拿出來一個花手帕遞給我說:我給你的禮物,你別忘了我啊!我高興地拿過來,放在鼻子上聞著,原來她早有準備啊!我說:我沒有什麼送你啊?你就以後吧,你別忘了我,你看到它的時候希望你能想起我,我就滿足了。我衝動地把她攬到懷裡,把她勒的差點喘不過氣來,她默默地叫我抱著,一聲不吭。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我告訴她,我明天得回去了,快過年了。她緊緊地摟著我,不出聲,我低頭看看,她在流眼淚啊,我趕緊拿出那個手絹,給她擦淚,我說你怎麼哭了?我不想叫你走啊,你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你!我說:才認識兩天就捨不得我走了,你要在學校遇上比我好的,恐怕早就忘了我了。她哭著推開我,罵我壞蛋沒良心,我愛你不捨得你走,還這樣說我。我連忙道歉,把她抱在懷裡,柔聲的說:我和你開玩笑的,我也舍不得你啊,你說是吧,我都把初吻給你了!她說:我也是啊,我不想叫你走。那我們明天再說吧,反正不能在未來的嶽父家過年吧。她嘴一瞥:你美的吧,誰是你老婆啊?我忙說就是你啊!她撲在我的懷裡,雙手打在我身上,嘴裡喊著:美死你!美死你!我趁機摟住她,把她重新壓在底下,吻她的嘴和脖子,她身體抽動著,緊緊地抱著我。鬧了一會,聽到有人敲門,她妹妹喊:二姐吃飯了。我們趕緊起來,匆忙地答應著,她理著頭髮戴上帽子,一塊開門出去吃飯。吃完飯,我們照樣看了會電視,她還是邀請我去看彩電,小妹妹喊著要去,被大姐攔住了,那時她小妹妹才4歲的樣子。我們出了門仍然望東走,走出不遠,她就主動地靠上來,挽著我的胳膊,我們像親熱的小夫妻一樣走在土路上。這兩天,天氣真地很好,明月高照,稍微有點北風,但我們並不覺得冷。實在沒地方去,還是來到了麥場,找了個避風的地方坐下來,我抱著她,毫不猶豫的吻了起來,她氣喘籲籲的,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屁股一撅一撅地,看到她明亮的眼睛在閃著春光,似乎並不滿足如此,但我不敢進行下一步的動作,她摸著我的胸脯,嘴裡喃喃地說:你真壞!我似乎受到了鼓勵,一手摟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摸上了她的胸,她既不反抗,也不吭聲,我的膽子大了起來,就從棉襖的下邊伸進手去摸到了軟軟的一塊肉,她馬上軟軟的靠到我身上,呼吸急促起來,我靠,還沒動彈,她就軟了,真是敏感啊!我挑逗著她的小乳頭,她氣喘籲籲說:不行,你別動了,壞蛋!我快受不了了。我就停下來,手還放在她的懷裡,她仰頭看著我說:你真是個小流氓,才認識你多一會啊,你就這樣!我好愛你啊!她可愛的模樣,看得我真想把她吃了。時間真快,一看表快十點了,就催促她回去睡覺,我不想陷入太深。她猶豫著還是從我懷裡起來,我們回去了。我住在他們家一排的一間屋裡,那屋的主人,回家過年去了。我剛睡著,就聽到輕輕的敲門聲,我打開門看到她披著棉襖搓著手站在門口,我趕緊把她拉進屋裡,吻上她,問她為什麼不睡覺,跑來幹什麼啊?她說好興奮睡不著覺來和我說話,我趕緊回到床上,鑽到被窩裡,因為我是穿著襯衣褲,那時天氣比現在冷多了。我看她很冷,就把她拉到床上,叫她把腳伸進被窩裡,她不好意思,但實在太冷了,就伸了進來,就這樣我躺著,她坐著聊天,過了一會,我問她冷不冷,她說很冷,我摸她的手,真的很涼。我說你進來暖和一下吧,她猶豫了一下,臉紅了起來,迅速地鑽進了被窩,我把她的棉衣脫了下來,她害羞地叫我摟著,身子還在發抖,我猜她現在一定很激動。我吻著她的嘴,手不停地摸著她的身子,真是可以用滑潤、柔軟來形容,當把手放在乳房上的時候,我竟發現她沒穿乳罩,我說你的奶子好軟、好大啊,她狠狠地打了我一拳。我揉著她的乳房,縮進了被裡一口含到了乳頭,我又舔、又吸的,她緊緊抱著我的頭,身子一陣多嗦,腿一夾一夾的,嘴裡哼哼起來,她真是敏感,我騰出一隻手來,望下摸,她動著身子隻說癢癢,我把手伸進了她的內褲裡,她趕緊拉我的手,可是我的嘴猛吸了一下她的乳頭,害的她忙去推我的頭,我的手趁機摸到了她的私部,好家夥!竟然流成「黃河」了,我使勁吸著她的乳頭,她癢癢的直叫喚,嘴裡喊著使勁咬咬,我癢死了,我趁機用腳蹬下了她的褲子,當她發現的時候下身已經赤裸了,她喘了口氣說:壞蛋你想強姦我啊?我說:這可是你送上門的怎麼是強姦!她緊緊地抱著我的頭,然後將我從被窩裡拽出來,臉紅紅的看著我說:我覺得我沒看錯人,我願意給你,你要對我好,永遠!我看著她堅定的眼睛,心裡有些發毛,她是準備好了的,可謂是破釜沈舟了,而我心裡總拋不開那個影子,想著我初戀的女友,但在嘴邊的肉不吃,又心裡不甘,就點點頭。她吻上我的嘴,喃喃地說:我愛你,我給你,我要永遠跟著你!她把我的襯褲用腳蹬下來,我被她的大膽舉動搞蒙了,任由她動作,然後,她躺正身子,我看著她,紅紅的臉,閉著眼睛,胸口一鼓一鼓的。我趴上她的身子,用手撫摸著她光滑的皮膚,柔軟、細膩,腰細細的,臀部很大。我摸著一個乳房,吸著一個,用腿將她的腿分開,用手摸了一下她的下邊,濕了一大片,我說怎麼辦,褥子都濕了,她將褲子用腳?出來,拿出褲頭墊在了屁股下邊,我當時想她真聰明。我把硬邦邦的陰莖往她的私處狠狠地頂,可就是找不著口,看來她是等不及了,拿著我的棒棒,塞在她陰道口處,我一使勁,輕鬆地就進去了,感覺滑滑的、暖暖的、緊緊的好舒服,我顧不上許多,拚命地往裡鑽,幹的她哼哼的叫,不一會就兩腿纏在我的腰上,身子一拱一拱地,發出了大的叫聲,我是第一次幹女人,當時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我覺得她一定很舒服,所以就拚命的幹,在我快射精的時候,她又一次抱緊了我,發出了動人的叫聲,我在她的叫聲裡射了出來,我們軟下來,她親吻著我,臉紅紅的。我們就親啊,摸啊,沒一會,我又將陰莖插到她的逼裡大幹起來。就這樣,我們一個晚上幾乎沒住下直幹到天快亮了,我們怕別人發現,穿上衣服,然後,出去沿著小河沿散步。當天我沒有走,因為實在留戀幹她的感覺。當天晚上,她又偷偷地溜來了,我開開門,她就毫不害羞地脫了衣服鑽進了被窩,我們激動的又吻又摸,我吃著她的奶子,使勁的揉著,她叫我用牙咬,才過癮,底下的水非常的多,她哼哼地叫著,就像發情的的母豬一樣,我將發燙的陰莖猛地插了進去,她叫聲大了起來,不一會就到了高潮,我真是想不到,她這麼熱烈,感覺她陰道鬆鬆的,不像昨晚那麼緊了,水太多很滑,我那時很幼稚,根本不知道,隻有婦女才會這樣。仍然是幹了一個晚上,我都被自己的精力旺盛感到驚訝了,本來早上剛幹完,她走路都有點瘸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但我沒聽到她說疼過,真是欠幹。稍微睡了一會,她把我叫醒,該起床了,我又把她的乳房狠狠地吃了一通,才穿上衣服起來,結果我看她走路都不成溜了,她狠狠地瞪著我:看你把我弄得,罰你抱著我。我上前,抱著她,親著她,她將奶在我胸前使勁地蹭著,看來她的乳房仍然很癢。吃完早飯,我向劉叔一家告辭,她送我到了很遠,才戀戀不捨地回去,一遍一遍地叮囑我給她寫信。過了一個月,我在單位接到了她的信,說她懷孕了,怎麼辦?我那時在別的縣城工作,離省城很遠,就叫她找比較好的女同學同她去打胎,那個時候可不是玩兒的,未婚先孕是非常丟人的事,學校知道了一定要開除的。幾年以後我才知道,那個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如果是我的她早就跑我那裡去了,那能這麼便宜我!後來她告訴我,在見我之前,他的學生科主任看上了他,託人把她介紹給他兒子做媳婦,說是可以把她留校,她心動了。主任兒子也在那個學校當老師,可是她不喜歡主任的兒子,嫌張的不好,但在幾次約會後,她經不住撫摸和誘惑,就和主任的兒子幹上了,但他那個太小,不能滿足她,她就直埋怨。她放假回家之前還和主任的兒子幹了,沒想到見到了我對我一見鍾情,又被我的那個吸引住了,我的那個有17釐米長,4釐米粗,也能幹,她離不開我了。那次是她男朋友帶她打的胎,在主任家裡養的小月子,其實同學、老師都早把她當成主任的兒媳婦了,因為主任有點關係,所以也沒人管這事。她對我熱情不減,每星期都滿著男朋友給我寫信,遠方的我什麼都不知道,還憨憨地等她。可是我很想她,就告訴她過五一去看她,她著急地說不要來,她到我那去,後來,我不聽她的,就去了…….
? ? (二)坐了七八個小時的汽車,迷迷糊糊地在陌生的省城下了車,出了站口遠遠的看見一個漂亮的女孩蹦跳著向我招手,我環顧四周沒有發現有其他的人,這時那個女孩跑了過來,我仔細地看了看,有點像二妹,她狠狠地朝我胸部搗了一拳,恨恨地說:怎麼不認識我了!我說你是劉倩嗎?怎麼變樣了?在我面前的女孩流著亮亮的、黑黝黝的長發、長長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彎彎的眉毛、豐滿的嘴唇、豐滿白稚的臉?,長長的耳垂上掛著黃色的耳墜,細白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紅線,胸脯高聳,臀部挺翹,穿著白色的襯衣、淺色的褲子、一雙紅色的涼鞋,既嫵媚、苗條、又感覺豐滿、性感,真的像日本影星藤原紀香。她在我身前自轉了一圈,高興地說:我漂亮嗎?看你色的!我說你是變的漂亮了,豐滿了,我都不敢認了,你的臉型都變了,說不出得好看,如果走在大街上我一定不敢認你了!她說:還不是因為你啊,叫我懷孕了,坐月子養的唄!再說上次你見我的時候是冬天,穿著棉衣你當然看不到我的真面貌啊!我想也是啊,生完孩子的女人都變胖了,流過產的女人可能也會變?!我說:你看我變了嗎?她笑眯眯地看著我:你變得更帥了!我看著她起伏的胸脯,知道她很激動。我們上了公交車,我問她去那裡,她沈吟了一下,說:咱們還是去學校吧,把你安排好了,我再陪你到處玩玩行嗎?不過我和同學說你是我表哥,你可不能露餡啊!我說:行,你放心,有這麼漂亮的表妹也不錯。她笑著擰了我一下,狠狠地說:壞表哥,說完大笑起來。我攬過她的肩膀,她趕緊把投靠在我的懷裡。換了兩趟車,快到學校門口站牌的時候,她推開了我,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了,鬆開了她,隨她下了車,我們一前一後地走進學校大門。一眼看去這是一座比較老的學校了,是一扇大鐵門,旁邊有兩個小鐵門的那種,兩個大的門柱上,各掛著兩個白色的大木牌,上面寫著學校的名字,院內有紅磚的樓房,廠房,還有兩排綠樹,中間一排綠化帶將進校的路分成了進出兩條,校園顯得很有生機,不愧為省級的學校!一進大門,看門的老頭就衝著二妹打招呼,小倩回來了,哎,今天領了個帥小夥回來了。二妹笑著說:是我表哥,放假了來玩的,哥,這是王大爺。我趕緊打了個招呼,看來二妹的人緣很好啊,連門衛都打招呼。我們走進去,迎面碰上了三三兩兩的男女同學,他們有的和二妹打招呼,有的匆然而過,老遠的還有回頭觀看的。我說:你們不是放假了嗎?怎麼人還不少?她說:有沒回家加班的。你先到我宿舍認認門,然後你到我班的男同學宿捨去住,有一個老鄉在那宿舍,不過你別和他們亂說話,以免露出馬腳來,等會我去叫你。我說:行,沒問題。我隨著她來到了一個紅色女生宿舍樓前,走進了東邊的樓洞,到了三樓,她打開門把我讓進去。裡邊有兩個高架床,房間打掃得很幹淨。她指著東邊的上鋪說:那是我的舖位。我看到床上整整齊齊的,上面有層花布罩著,好像多日沒住過人。你這幾天沒住這裡嗎?她臉紅了一下,忙說:同學們都回家了,我自己害怕就到我一個老師家去住了,他們對我很好。我答應了一聲,也沒在意。我把東西放下,把她拉過來,想親她一下。她趕緊推開我,悄悄地說:不行,叫同學看見了就麻煩了!我拉上窗簾,回過頭來看她,她臉紅紅的,轉身去關門。我走過去,抱起她,一邊吻她一邊把她放在下鋪上,壓在了她的身上。
? ???(三)趴在她的身上,我仔細地、零距離看著她的臉,有點橢圓形的瓜子臉,彎彎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透露出一種媚,豐滿的嘴唇帶著性感,一張嘴露出了潔白整齊的牙齒,真是人見人愛,怎麼和以前的二妹變化這麼大呀?我感到很驚奇,問她:二妹你是不是給人家掉包了,怎麼變得這麼漂亮了!是嗎?我以前不漂亮嗎?我說沒有現在漂亮。那是你多日沒見我的原因,情人眼裡出西施唄。我嘿嘿地笑起來,嘴吻上了她的唇,她忙張開口把舌頭伸入我的嘴裡,我們津津有味地吃著。我?眼,看著她美麗的臉,親她的掛著耳墜的性感耳垂,她輕輕呻吟起來,我一邊往下吻,一邊解著她上衣的扣子,她雙手捂著臉閉著眼睛害羞地等我動作,我將乳罩向上推露出了白嫩高聳的乳房,似乎比以前大了一圈,大約有36,紅紅的乳頭比以前也大了許多,似乎有我的食指肚大,高高地聳立著。我忙含上左側的乳頭,用舌頭輕輕地舔著,右手不停地玩弄右乳頭,她的哼聲大起來,像要生孩子的孕婦,不過帶著滿足和誘人的腔調。我嘴猛吸幾下乳頭,感覺有水出來,甜甜的味道。我很詫異,忙問:二妹怎麼你會有奶水啊?怨不得乳房這麼大、挺!她臉更紅了:不是你搞得嗎?自從小產後,我感覺奶頭特癢癢,時時揉它、捏它,誰知道它出奶水了,不過很少的。(後來我才知道,男朋友隻要見了她幾乎不住下吃她的奶,包括坐小月子期間,也沒住下,結果給咂出了奶,還不叫她停奶,每天都喝。所以奶水一直沒停,但由於沒奶孩子,所以水很少)我知道她的奶特別敏感,隻要叫男人碰了,渾身發軟,並且奶頭特癢,得使勁地舔、咬才過癮,下邊的水就會像長江一樣滔滔不絕,又清又亮。我使勁咂著左邊的乳頭,她大聲地哼哼著,小聲地說:咬右邊的,太癢了,便說邊哼,臀部不停地向上拱,我知道她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不一會她倆腿狠狠地纏在我的身上,使勁抱緊我痙攣了,然後身子鬆弛下來。她恍惚地睜開眼,媚媚地說:你真壞,叫你吃得都軟了。她過癮了,可是我的棒棒挺的好疼!我一路向下吻,看到她平滑的肚皮仍是光滑滑的,細細的蠻腰,肚臍眼非常地性感,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幾下,癢癢地她快活的叫起來,臀部聳動著。我解開她的褲子上的扣子、拉開拉鏈,將褲子褪下來,要拉下她的花色的小內褲時,她緊緊地拽著不讓動。我趕緊重新壓上去,捧起她的大奶子吃起來,真是管用,她馬上哼哼地叫起來,忘記了內褲的事了,我趁機把她的內褲退下,用腳蹬下來,她笑嘻嘻罵我是流氓。我下來要給她脫鞋的時候,她趕緊提上內褲。我蹲在地上看到她的內褲已經濕漉漉的了。「你怎麼了,想把我的棒棒憋壞啊」。「不是,是時間來不及了!」「我不管,我等不及了」。我脫下褲子,把她按在床上,她猶豫了一會,無可奈何地脫下內褲,我注意到,她的內褲裡墊了一層紙,好家夥連紙都濕的透透的了,真是浪的出奇(可我不知道,那是別人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啊)。我架起她的雙腿將粗硬的陰莖狠狠地插了進去,誰知道就像泥牛入海,猾不溜幾就像日進了一個寬鬆的水囊,泡沫狀的淫水被擠了出來,由於屁股還在床沿上,地上流了一小碗。好家夥,我說:二妹你怎麼這麼多水啊,沖黃河了!洞比以前松多了,我這大吊都打?啊?怎麼回事?她臉紅紅的:不都是你嗎?我流產造成的!(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話,即使我不懂,可是從書上也看了不少了,這個逼簡直比書上描寫的妓女的逼還要大,唯一不同的是還紅豔豔的,我都覺得奇怪了!?我心裡感覺有問題!)不管那麼多了,我將她的腿向她胸前壓下去,一邊吃著她的奶一邊狠狠地插,沒想到我的17公分的大吊在這個姿勢下,也才剛夠到底,好深的洞啊!在我猛吸猛幹下,不到一百下,她就號天號地叫起來,我趕緊用嘴封了上去,就覺得她抓得我後背好痛,屁股一挺一挺到了高潮,而由於她的洞太鬆我感覺不是那麼強烈,總有種將棒棒往一杯裝滿水的杯子了插的感覺,不滿足,但很滑膩,有特殊的感覺,很想打桿子到底,但總到不了。在她幾次高潮後我也忍不住射進她的洞裡。放下她的腿,我汗津津地趴在她的身上,她喘著粗氣,緊緊地抱著我,小聲地說:你真棒,我好久沒這麼過癮了!我把她放好在床上,看著她高聳的乳房,細細的腰,大大的屁股,修長的腿,這是我第一次仔細地觀察我天天想幹的女人,這個把我引入性慾的女人。我不敢想像她是什麼樣的人?這個嫵媚、性感、淫蕩的女人,是個好姑娘嗎?此刻真像一個偷情的貴婦人,光著白嫩的身子,充滿著夢幻般的淫蕩氣息,小饅頭似的白嫩的陰部上長著仔細修剪的,稀疏的毛,一個長長的、紅紅的裂口頂端,長著還泛著紅光的小指肚大小的陰蒂。我從書上知道這樣大的陰蒂是很少見的,這樣的女人一般都性慾高,難以填滿慾望。她的屁股躺著看實在是大,寬寬的超過了肩膀,襯托著她的紅紅的陰部,感覺就像母馬的陰部那麼寬大,在長長的裂縫底下,一個大洞正在合攏,白色的淫液和精液的混合物在靜悄悄的往外淌,這個場景簡直太淫蕩了!她拿開蒙著臉的手,嬌聲地說:看什麼啊,羞死了,還不快點給我擦擦啊!我趕緊問:用什麼擦啊?「到我的床上找,有卷衛生紙」。我爬上床揭開花布看到有卷用了近1/3的衛生紙,外層還有濕了又幹的痕跡。我撕了很厚一打紙,輕輕地擦她的淫部,淫水實在太多,不夠用,又撕了一些輕輕地擦,故意擦了她的陰蒂一下,她身子一抽搐,一股白水又留了出來。她趴起來狠狠地奪過紙,撕了些紙墊在內褲裡穿上,提上褲子,媚眼一瞪我說:壞死了,小豆豆快叫你刮破了,你陪!然後笑著說:色鬼,色迷迷看什麼?快穿衣服去看宿舍、吃飯去。我忙穿上衣服,看著她找了把梳子,梳著長發,然後用花皮筋紮起來,她馬上又變成了前突後翹,端莊豐滿(但決不胖)的姑娘,真是和在床上有天壤之別。我琢磨著這個留著黑色的長發、白嫩的瓜子臉,白白的脖子上拴著紅線、高聳乳房、挺翹圓圓臀部、修長大腿的美女難道是剛才淫蕩的二妹嗎?不過看到她這個模樣,確實能想像到她床上的浪勁,的確太誘人了。也許朋友們說我寫的太誇張了,不過當時她卻是那樣!我說:二妹你胖了有二十斤吧,真是又豐滿、又誘人,人人看了都會動心的!她怔怔地看了我一眼,臉紅紅的,一定在猜測我的意思,「誰說不是啊,不過沒那麼多,胖了有10斤吧,我現在有110斤。自從流產後,我自己覺得變化太大了,原來色鬼們就多,現在更多了,我到哪裡,就有一幫色鬼看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上街了!我說:誰叫你那麼漂亮啊,以後我得防備著別叫人把你偷走了!她瞟了我一眼,臉紅紅地說:就你狗嘴吐不出象牙來!我隨著她一前一後地下樓,出了樓道,她伸頭左右看看沒人,回頭看看我,走了出去,她就像常搞地下活動的「特務」一樣。我們來到她同學的宿舍,喊了聲孫曉,然後,推開門,看見一個亂糟糟的房間,有五六個高床,其中一個床上鋪躺著一個人,二妹又大聲喊孫曉,「睡死了!」,伸手去搖晃孫曉的胳膊,孫曉迅速地抓住伸過來的手放到了嘴邊,二妹趕緊抽了回來,回頭看了我一眼,我裝著沒看見。我表哥來啦,不是和你說了嗎?叫他和你在一個宿舍吧?他趕緊爬起來,「我沒看見,對不起,什麼時候到的?」,我說剛到了一會,你很會享受,現在還睡覺,都快吃晚飯了!他嘿嘿笑著說:放假了沒事,你就隨便找個幹淨的床鋪睡吧,反正沒人,都回家了。我說:好吧,謝謝你!二妹指著一個靠窗的、稍幹淨的床說:表哥你就睡這裡吧,宋文濤還比較講衛生,說完,瞟了孫曉一眼,那我們吃飯去了,孫曉你一塊去吧。「我不去,你們去吧,這裡不鎖門的。」「咱們到哪裡去吃飯啊?」我邊走邊問她,「到校外去吃吧,放假了,學校食堂也沒好吃的。」隨便找了個地方吃完飯,我們一起不遠不近地沿著學校前的馬路散步,路燈都亮起來了。你什麼時候回去,她問。我說請了三天假,4號就得回去了。她轉頭看看我,神情叫我捉摸不透,「那好吧。」明天我上午上班,你自己出去玩玩,下午我陪你去動物園行嗎?「行,我說,別影響你上班。」我知道,他們是一個月上文化課,一個月實習,有給其他廠家幹的活,按件計酬不是白幹的。大約九點左右,我們朝學校返回,她把我送到男宿舍的樓下,和我搖搖手告別。我走進樓道,想了一下,我得看看她到哪裡去?我轉身出來,大步追趕二妹,看她屁股一扭一扭地走進了女廁所一會,出來後往東走,我尾隨著來到了一排家屬院,她來到了2號樓中間的樓道上了樓,我緊跟著上去,在二樓東門她停下來,輕輕地敲門,門開了,一個蒼老的聲音說:你回來了。「是啊,爸。」另一個年輕的聲音不滿地說:你怎麼剛回來?「我不是告訴你我表哥來了嗎?我帶他去吃飯,然後,隨便走走。明天我上午上班,下午帶表哥出去玩,中午我就不回家吃飯了。」我轉到樓的前面,看到一間臥室的窗影上映著倆個人影,二妹的秀髮在那個人手裡撫弄著,兩個人的嘴舔在了一起,接著兩人倒在了床上。我的心猛然一揪,怦怦地跳起來,「媽的,我就覺得不對勁,原來是個偷情的浪貨,怎麼回事?她為什麼對那個老頭喊爸?」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會正上學就結婚了吧?還不到20歲?我心中產生了強烈的震動,怨不得不叫我來,我一定要把她奪過來!此時,看著無限妖嬈的二妹,衝動的慾望使我忘記了無限眷戀的初戀女同學(其實想她也沒用她家根本就不同意),我說怎麼下午不叫我幹,原來有人早幹了,怕我發現!她身體的變化也找到答案了,聯想到她今下午的表情,我心裡像五味瓶被打翻了,什麼滋味都有。我呆呆地看著窗口,一會二妹起來了,手捂著下邊動了動,穿上一件袍子,我估計是睡衣,走了出去,過了將近半個小時,她回來後關了燈。「媽的,未婚就同居,還裝清純,還要永遠跟著我,簡直是屁話。」心中憤憤不平,又無可奈何!
※www.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 ? (四)知道了二妹的真實情況,情慾、愛恨、醋瓶子倒了的感覺攪的我一個晚上沒睡著覺,迷迷糊糊塊天亮的時候睡著了。快9點的時候醒過來,屋裡沒人,我胡亂洗刷完,坐在床上想著幾天該怎麼辦?雖然和二妹相識有近4個月了,也發生了幾次關係,但算不算談戀愛哪?我覺得她就像個偷情的有夫之婦,和我之間隻不過相互愛慕直接進入了性愛,根本談不上戀愛,在她的心理也許把我看成了情夫而已,我何必太在意,有可能就把她弄到手,沒可能就當情人吧!人家都稱對方父親叫爸了,我想那個男的一定她也稱「老公」了吧。想起她說過的話,有覺得她也太輕浮了,「要跟我一輩子」似乎也不是當個情人的話啊?真是捉摸不透,如果她是對我熱戀的女人,不會把我亮在這裡的?我想起了一句話:漂亮女人的話不要聽,越漂亮的女人越會說謊。琢磨來琢磨去,搞不明白,畢竟我對女人太不熟悉了,她隻是我第一個女人而已,我走一步看一步吧,也別點透,今天先好好去玩玩,畢竟省府所在地很少來。我走出校門,找了個地方隨便吃點早餐,在外邊隨便轉轉。那是在84年的5月份,還是很落後的,到處破破爛爛也沒什麼好看的,看看快11點半了,就往學校返。到了男生宿舍門口,看到門關著,我以為鎖了,推一下門也沒開,正在納悶,聽到裡面有人走動,門被打開了,是二妹的那個男同學,穿著拖鞋,光著上身,穿著襯褲,把頭伸了出來,問了聲,「是誰?」,我說:是我,我以為門鎖了,沒人。他趕緊縮出了回去,我推開門進去,看到二妹正坐在我住的床上,臉還有點紅,她穿著工作服上衣頂上的兩個扣子還沒扣上,乳罩半漏著,鞋剛穿在腳上。孫曉早爬上了他的床上。見我進去,她聲音有點顫顫地說:表哥你回來了,我今天活不多,早來一會找你,你不在,我累了在床上休息一會,和孫曉說了會話,你到哪裡去玩了?我裝作沒看見,說:出去隨便轉轉,我也找不著好地方。「那你歇一會,咱們到公園去玩,在街上吃飯吧。」我想看她洋相,就說咱們走吧,我不累。她說:行。低頭去穿鞋,我看到她的奶子露出了大半,孫曉正色色地看著。我裝著四周看看,她?頭要起身的時候,才注意到窘態,趕緊站起來拉拉衣服,向門口走。孫曉在後面說:下午玩好。我說:謝謝。走下樓梯,二妹一聲不吭,看來她還沒從窘態中恢復過來,我隻好打破沈默,問她:咱們到哪去吃午飯?我請你吃好吃的,給你補補身子。她回過頭來,瞟了我一眼,臉還紅紅的,「你還很會疼人啊,請我吃什麼?」,「吃你最想吃的,你說吧!」,「我先去宿舍換衣服,我選地方,你請客,都是你叫我虧了身子,我現在一提到流產心裡還害怕!」。我上前拽了下她的胳膊,她停了下來,看看我,「怎麼了?」,我說:「你穿著工作服,也很美!」,她撇了下嘴,「你嘴到很甜!」,她無著嘴笑了,忘記了剛才的尷尬。下了男生宿舍樓走不多遠,就來到了她的宿舍,進了門,我忙把門輕輕關上,把她轉過身來,抱著她,她軟軟地靠在我的胸前。我猜不透她現在想什麼,但我想她剛才一定和孫曉親了嘴,被模了奶子,更可能幹了一次,她現在害怕我問她。我不說話,吻她的嘴,她沒有像昨天那樣熱情地張開嘴,輕輕把我推開說:「我去換衣服,洗一下,身上有點髒。」我放開手,她到門後拿了毛巾、肥皂放在盆裡,轉身出門之前對我說,你坐一會,我去洗洗。看著她出了門,我伸頭看看,她端著盆朝西邊走,雖然穿著工作服,但遮不住她妖嬈的身材,高高的個頭,腿長,顯得上下身比例很協調,屁股圓圓的,由於工作服的關係看不到真實的腰身,但一扭一扭的屁股已經叫人想入非非了,如果再瘦一點去當模特,一定看爆眼球。看她沒進洗涮間,而是進了女廁所,我緊跟著來到男廁所門口,這時整個樓靜悄悄的,估計沒有女生在了,我伏在女廁所門口,想聽聽有什麼動靜,聽到有嘩嘩小便的聲音,然後,撕紙,再往後聽見往盆裡接水的聲音,然後,聽到抄水洗身子的聲音,我估計在洗陰部,我找了一下門逢,終於發現一個很小的縫隙,我從門縫看進去,果然在洗陰部,洗的很仔細,???使了使勁又洗了一次,然後用了次肥皂,衝了下,用手摸了摸,起身換水又洗了洗,把搭在肩上的毛巾拿下來擦擦陰部,站起來提上褲子,轉身要出門,我趕緊輕輕地走進男廁所,躲在門後看她走到西邊的洗涮間,聽見接水聲我快步回到房間。心怦怦跳著,坐在床上心想她為什麼那麼仔細洗哪?我看見她昨晚幹完後洗澡了,那一定剛才那個孫曉幹了,我真是覺得不好理解,從這兩天的情形看她和孫曉一定有關係。那個孫曉長的比我高一點瘦瘦的,不是好看的那種男人,有點邪勁,我沒有什麼好印象,她怎會喜歡這樣的人?不知道她那個「老公」是什麼樣啊?正沈思著,她走了進來,笑了笑放下盆,然後把門關上,找到化妝品要化妝,洗臉後的二妹,顯的很亮,看來是個真美女,不是畫出來的。她拿著化妝品坐到我對面的床上,我說:小倩我幫你吧。她笑著說:你還會化妝?我走過去,坐在她身邊,抱著她,「我一個晚上想你都沒睡好覺,我真懷念在你家那幾天,晚上樓著你睡覺真好,我想永遠樓著你。她不說話,緊緊抱著我,我把她壓在床上,吻她,她張開嘴,我把舌頭伸進去,把被動地被我親著,我去解她的扣子,她也沒反應,任由我給她脫光了衣服,看來她已經準備好了。我說:我想你,又想幹了,她眼看著我,抱著我的頭親了我一下。我伏下身,一手一個乳房,一邊揉一邊吃,她喘氣聲粗了起來,我說:你的乳房真太美了,又柔軟、又有彈性,叫人愛不釋口,愛不釋手。她晃晃我的頭,說:那你就好好享受啊,別以後撈不著了。我?頭看著她,「怎麼了,不想叫我吃一輩子嗎?」,「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我使勁地要了一下,她啊的一聲,我說:叫你記住我的牙痕。「你壞死了,給我咬掉了,以後怎麼喂孩子啊!」。我不管那套,左手揉,舌頭舔,右手伸到下邊,發現淫水早就出來了,我揉起她的陰蒂,中指伸進去亂插一通,她叫起來,「好癢啊,受不了了,你快幹啊!」,我把她抱起來,要從後面幹,他不願意,我硬掰過來她的身子,看她也不想太拗我,撅起了屁股,我看到她紅菊花樣的屁眼下邊,一道長長的口子,正在泯泯地往外滴水,白白的屁股顯的又圓又大,好動人!我猛地將棒棒插了進去,她哼哼著,「使勁啊!」,我邊快變慢,有時候劃圈,兩隻手搓揉她的乳頭,她忍不住了,大聲說:你快點啊,癢死了。拚命地向後聳屁股,我感覺那裡面,熱熱的、滑滑的還有精液在裡面,我狠狠地猛衝起來,速度驚人,撞的她大聲地叫,我也不管了,拚命地幹啊、插啊,她拱起了身子,身體僵硬起來,聲音更大了,我又拚命地幹了幾十下痛快地射了進去。我放開手,她一下癱在了床上,反過身來,臉紅紅的、胸脯一鼓一鼓喘著粗氣,乳房高蹺著,淫水吧嗒吧嗒往下滴,我喘著氣看著她,她看著我,似乎想重新評價我,沒有說話。「你真好,幹的真過癮,我愛你!」我說。她伸出手來,我撲上去,壓上她,她緊緊地抱著我。我說:我想喝你奶水,「你別喝了!」,我向下兩手抱著大奶,猛吸左邊的,但水不多,幾乎沒吸出來,「她推開我的頭,別吸了,我嫌有點漲,在廁所擠出來了」,騙誰啊,剛才我都看到了你在幹什麼!我把她拉起來,說「穿衣服咱們去吃飯吧,我還得不你人情啊!」她從床上站了起來,瞪著我說:你還忘了件事。我看她下邊的水已經流到小腿了,笑了笑:你看你怎麼往外吐水啊,都快把自己淹了。她摸了一把摸在我的臉上,哈哈地笑起來,「一會叫你好看!」我說著爬上她的床鋪,拿下紙卷,撕了一些紙,向她底下擦去,她分開腿任由我去擦,我從前向後擦去,在她的豆豆上揉了幾下,癢癢的她快倒下了,趴在我的身上,「你壞死了!不行我受不了了,你再幹一次!」,天!這不到一小時,就幹了兩次了,我估計她最少達到了3次高潮,又想幹了!「那咱下午還去玩嗎?」,「你真傻,出去幹什麼?我陪你在宿舍聊天不好嗎?明天再去吧!我現在癢癢的不得了你要陪我,誰叫你使壞啊!」,「那你不餓嗎?」我問,「和你在一起就不餓了,你剛才不是叫我吃飽了嗎!」,說完笑了起來。我上前,抱起她,身上軟軟柔柔的,並不感覺多重,「你多高?」我問,「不是告訴你了嗎?1.65,不穿鞋。」,「你腰圍多少?」,「大約有1尺9吧」。我離開她一步,仔細地看著她的裸體,「你的胸圍多少啊?」,「你搞調查啊?93。」,站著的她和躺著有很大的區別,她的肩膀比我的窄很多,抱在懷裡隻到我的兩肩窩吧,奶子大大地挺著,非常顯眼,真是個大奶妹,肩膀勻滑,胳膊不粗不細,腰很細顯得屁股大而翹,長發配上美麗的瓜子臉、白白的皮膚,真是個尤物,又苗條、又豐滿,真的難以形容。男人見了不上,那真有病了!她笑罵著捂著臉,「色鬼,看夠了嗎?」,我把她放到床上,給她脫下鞋和襪子,一雙白嫩的小腳漏了出來,腳型很特別,五個腳趾向中間靠攏,形成一個尖,真的又小又白嫩,沒有一點死皮和繭子,「小倩,你的腳太美了,我第一次注意看!你穿多大的鞋?」我讚歎地問道,「36碼的,大家都說我的腳好看,要是古代不用纏足了,我穿皮鞋最舒服了,不擠腳。」,我說:你把腳伸到外頭去展覽,也夠你吃飯錢了。「你壞死了,還有展覽腳的,女人的腳能隨便給人家看嗎?隻有你才仔細看過,別人誰也沒這福氣!」,她狠狠地說,踢了我一腳。我拿過來照她的腳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好想吃它!」,「那你就吃唄!」。我用舌頭輕輕地舔著她的腳心,她哼哼地叫起來,忙把腳縮了回去,「你真吃啊,太髒了!」,我說:不髒,我喜歡。「等哪天我洗幹淨了,叫你吃個夠!」,我說:好啊。我爬上床,趴在她身上,那個下午就沒從她身上下來,玩累了不知不覺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她把我搖醒,「快起來,天都黑了!我得回去了,你隨便吃點飯吧,太晚了,蘇老師等我吃飯不好,聽話啊!,明天我不上班去找你。」然後,她坐起來先捏了捏乳房擠出了幾滴奶,這才穿衣服。我看她迅速地穿好衣服,拿起了口紅等化妝品弄好,紮起頭髮,剛要出門,卻又轉身去端起臉盆,「下邊叫你弄得難受,黏糊糊的,我去洗洗再走。」她出了門,我得意地捂著嘴笑起來,我的戰利品還在那裡邊,叫你的男朋友去刷鍋吧!二妹洗完回來,我們一塊下了樓,樓道黑黑的,沒有一點動靜,到轉彎處我抱緊她,狠狠地親了她一口,她軟軟地靠在我身上,舌頭在我嘴裡攪著,大約吻了一分鍾,「我愛你,我會想你睡不好的,咱們快走吧!」她聲音低低地說,「等我下樓走了你在出來吧,別叫人家發現了。」。我答應著,隨她下樓,看她轉過樓角,我尾隨著。她快步向「家」走,由於走的急,大屁股晃悠的好動人,我的棒棒又挺起來,我決定到跟到她「家」樓下看看,看她上了樓,我快步跑過去,在一樓和二樓的轉彎處,看見她正在敲門,門開了,聽到一個男的問:剛回來,和你表哥玩得好嗎?「,「嗯,還行,累死我了,今天去了動物園幾個地方轉了轉,表哥這能玩,明天還想去書店,商店看看。我還沒吃飯,都快餓死了」,「那你怎麼不陪表哥吃了飯再回來」,「我不陪他吃了,叫他自己吃去吧,我怕你等急了」,然後門「?」的一聲關上了。我下了樓,來到樓前看看,臥室的燈亮起來,看見她隱約地在換衣服,那個男人在摸索她,看她打了一下,兩人出去關了燈。我心裡說不出什麼滋味,慢騰騰地走出校門,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有個小飯店,進去隨便吃點東西就往回走,晚上幹什麼哪?看看表剛8點半左右,在學校到處轉轉,學校是大門是往北的,校園很大,有300多畝左右,最南面是幾個大廠房,我在門口往裡看看,有七、八個人在車床上忙活著,廠房往北隔了一大片綠化帶,就是教學樓,有5、6排,往西走是學生宿舍區,教學樓的東邊,隔了好遠就是教師宿舍區,進大門的右側是辦公大樓,左側是門衛,再往左東南方向就是宿舍區。轉了一圈,沒地方去心裡老想著二妹,就有到她的樓下,躲在樹底下,向上觀察。哎,好好的初戀女友撈不著,現在又遇到這種情況,這是怎麼了?心裡懊惱,醋味十足,唉聲嘆氣的時候,看見她臥室的亮起來,其實這個樓不大,也很舊了,房間也小,站在下邊能看見臥室北牆壁,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見她在衣櫥邊換衣服,一會那個男的身影出現了,兩個人來到了床邊,男的身影一下把二妹壓在床上,一會看見男的起來,關上了燈,隱約聽到了嬉笑聲。我茫然若失地離開,向學生宿舍樓走去。一個19歲的女孩,現在變成了人家的「老婆」,還真會演戲,兩邊哄著,也不臉紅,沒廉恥!我的初吻,處男身給了這樣一個女人,不過她的美貌和肉體真的叫我著迷,該怎麼辦吶?老天保佑吧!
? ???(五)到宿舍看見孫曉已經睡了,我迷迷糊糊地睡到快8點了,起來簡單地洗涮一下,就到校園裡轉轉,老遠看見二妹妖嬈地走過來,我是等她、迎上她?一個壞想法湧了出來,看她和那個孫曉是什麼關係?我躲了起來,看她從我躲得地方走過去,她今天頭髮沒紮起來披散著,高聳的乳房上穿著黃色的小襯衣,紮在白色的花裙子裡,紅色乳罩若隱若現,臀部翹著,腳上穿著紅色的高跟鞋,是中間沒鞋幫的那種,真的又青春、靚麗,又充滿性感。當她一扭一扭地背著小包進了樓道的時候,我跟著進去,上了樓看到她敲敲門,推門進去,她一定沒想到我不在,也沒想到快9點了,孫曉還在睡懶覺。「咦,人哪?」,孫曉從床上?起頭來,看到她站在屋子中間,「小倩,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要到哪去?」,「我和表哥約好了,去書店看看,他人哪?」,「不知道,我聽到他起來後,出去了」,說著他向二妹招招手,二妹走過去,他從床上伸下身子,他抱著二妹的頭,兩人親了一下,「臭死了,別鬧,叫表哥撞見多不好!」,沒事估計他出去吃飯了,一會來不了。他光著身,從床上下來,我趕緊躲到樓梯口,聽著「?」,門被關上了。我忙跑過去,從鑰匙口往裡看,孫曉正把二妹抱著,倆人在親嘴,小包掉在了地上,兩人親了好半天才分開,看見孫曉的那個高高地翹著,「我的天,好大!」,他的那個比我大很多,又粗又長,紅紅的龜頭泛著亮光,青筋爬滿了陰莖,我平時以為我的夠大了,有17公分長,4公分粗,而他的有近二十公分長,5、6分粗,龜頭像雞蛋大小,怨不得二妹的洞這麼大、深,她這麼喜歡這個不起眼、邪乎的男人。「不行,你趕快穿上衣服,叫表哥撞上就完了」,「我都憋壞了,你忍心嗎?自從你住在他家裡,好長時間才能和你弄一次,你也太狠心了,有了靠山了,把老情人忘了」,「我什麼時候忘了你了,昨天你不是弄了一次嗎?我也很喜歡你,可是你知道的,咱們不適合,你能把我留在省城嗎?我願意和你保持這種關係,說不定將來咱們還能有緣吶!聽話行嗎?」,孫曉不言語了,抱著她又親上了,他騰出一隻手來揉著她的乳房,大吊在她的陰部戳著。我想:壞了二妹一定經不起他的撫弄,她脫不過去這場幹。果不其然,二妹身子軟了下來,哼哼地叫著,手握住了那個大吊,她處於失神狀態,孫曉把她放在床上,把裙子拉了上去,用嘴在陰部猛舔,二妹叫喚著,「不行啊,叫他撞見了怎麼辦?」,「不要緊,我快點就是了!」。我怎麼辦?現在絕對不能進去阻止他,我算什麼啊?他們是老情人了,而才認識她幾天?我如果進去我和二妹就完了,那個小子也不會給我什麼好臉的,如果打起來,不一定會打過他,但又不甘心看著二妹被幹。心裡是七上八下的,心跳加速。就在這時聽到有人下樓的聲音,我忙裝著向東走,那個腳步聲消失在樓下,我輕輕回到門口,看到那兩個人停了下來,然後,孫曉將二妹的小褲頭退到腳脖處,把她的腿?起來向胸前壓下去,那個大吊朝溜著淫水的洞猛插進去,「啊,舒服死了,你的那個好大啊,好過癮,你使勁,快點!揉我的奶子啊!」,屋裡傳來撞擊聲,和二妹舒服的叫聲,我看見那根大吊猛進猛出,根根見底,好過癮,「幹不如聽,聽不如看」 真是不假,我的棒棒高高的豎起來好刺激,兩人痛快地幹了有10分鍾,二妹有了幾次高潮,突然,孫曉停止了動作,大吊在洞裡轉著圈摩擦起來,然後,趴在了二妹的身上,將二妹蜷了起來,二妹兩腿的膝蓋壓在了臉上,大吊仍插在洞裡,淫水和精液泯泯地順著屁眼向下滴,過了一分鍾,二妹才醒過神了,推了推孫曉,「你壓死我了,快起來!」,孫曉猛地拔除已經軟了的大吊,仍然有10公分長,白色的水從大洞裡溜了出來,將下面的蓆子都弄濕了一大片,二妹保持著姿勢沒變,孫曉趕緊到處找了一些紙給二妹擦,她往左反身,從躺著的旁邊站起來,手仍然捂著洞口使勁扣著、擦著,然後又找些紙墊在褲頭上提上褲頭,放下裙子,「看你這個壞蛋,把我衣服都弄折了,怎麼交待?」,「不要緊,我穿上衣服出去,你裝作困了在床上睡覺等他」。二妹伸出尖尖的手指,指著孫曉的頭皮,「你真鬼,幹了人家的妹妹,還騙人家」,「他真是你的表哥嗎?」,「表哥還有假」,「你趕快穿衣服走啊!」她催促著,然後,摸了一把大吊,戀戀不捨地樣子,孫曉把她按下去,二妹把大吊拿過來看了看,親了一下放到嘴裡吃了幾口,又親了親,「好想叫它時時在裡邊啊!」,「那你就嫁給我吧」,「你要嗎?我現在都是人家的老婆了。」,「要,隻要你嫁給我就行」,「嘿嘿,你不怕我是二手貨?」,「不怕,我喜歡你,什麼都不在乎」,「看你美的,那就看咱們以後的緣分吧!」。孫曉從床上拿下褲頭,穿上去,二妹拿著她的大吊親了一口放到褲頭裡,把上衣遞給他,催促著,「快啊,都幾點了,表哥快來了」。孫曉一邊穿衣服,兩人一邊親著嘴,好親熱的場面,看的我醋罈子都快脹破了。我趕緊下樓,往廠區走,過了一會我往回走,老遠看見孫曉從樓裡出來,他朝我招招手走了。

相关文章:

上一篇:對面的老師

下一篇:在家被強暴的女大學生


搜索更多类似《我與老婆的幾個丈夫》的内容

更多小说推薦